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353章 末(三)
    ?、、、、、、、、、、    皇后死了,暂停娱乐嫁娶,大都很无聊。恰恰这一年又不是【国色芳华】一个好年,南方大旱,灾情十分严重。京城的老姓最大的娱乐就是【国色芳华】站在街上数流星般朝皇城冲去送急报的驿马是【国色芳华】第几匹,茶余饭后的话题也就是【国色芳华】皇后的丧礼办得如何,又怎么热闹,哪个贵人长相咋样等等。

    的芳园也受了很大的影响,没人买花看花了。雨荷来汇报芳园的情况并核对账目,不胜感慨:“看花就在这几日,往年时节里光是【国色芳华】数人头看花,每日就要进账许多,今年的花眼瞅着更好,谁知却上这样的事情。”若是【国色芳华】不能看花,卖花也是【国色芳华】一笔不小的收入,可惜去年蒋长扬让减少芳园的生意,牡丹又有身孕,芳园并没有订出多少花去,两头都拉不起来,竟然是【国色芳华】折本了。

    牡丹沉着地道:“这种事情也是【国色芳华】没法的,且也是【国色芳华】暂时的,明年情况自会好转。牡丹花折了,就让大伙儿把果树给伺弄好。”既然南方大旱,那么果必然会涨价,不说卖多少钱,拿去礼物送人走亲戚也是【国色芳华】好物。

    雨荷应下,把她给正儿和贤儿做的两双鞋拿出来:“正郎和贤娘一转眼就要走了,这两双鞋是【国色芳华】专做了给他们走的。”

    牡丹含笑接过来看,俱都是【国色芳华】活泼可爱的虎头鞋,鞋底软硬适中,针脚细密,看得出做的人花了不少功夫,便笑道:“偌大一个园管着让你一个人管着,就已经很费心,还要给他们做鞋。恕儿,去瞧正儿和贤儿是【国色芳华】否睡着的,抱过来玩。”

    “还是【国色芳华】雨荷姐姐面大,娘平时是【国色芳华】轻易不抱出来给人瞧的。”恕儿笑嘻嘻地趣了雨荷两句,自去引了乳娘把两个孩抱过来玩。玩了近半个时辰,就有何家派来的婆来问,牡丹和蒋长扬今日是【国色芳华】否能过去吃晚饭?好叫大郎来接。

    这是【国色芳华】昨日就说定了的,牡丹不知为何会特意又让人来跑这一趟,且以往说要回去,夫妻俩也就一起去了,并不是【国色芳华】每次都有娘家人来接。便道:“要去的,待到郎君一回家我们就过去。让大哥不必跑这一趟。”

    雨荷一听,匆忙起身告辞:“芳园那里不得人,奴婢这就回去了。”

    “急什么?我让你住两日谁敢多话?许久没有去看过封大娘了吧?”牡丹笑嘻嘻地扫了恕儿等人一眼,示意她们退下去:“好容易来一趟,就这样急匆匆的,娘也不过去看,是【国色芳华】怕谁把你给吃了?今日就跟我一同过去,省得封大娘说我把你藏起来了。”

    原来贵同雨荷说好的期限是【国色芳华】一年,可眼瞅着就是【国色芳华】整两年了,贵仍然半点消息都没有,雨荷却是【国色芳华】成了老姑娘。由不得封大娘不忧心雨荷的婚事,近一年来尤其催得急。她们是【国色芳华】下人,原也不敢自作主张,可是【国色芳华】封大娘在岑夫人面前却又与常人不同,故而早早求了岑夫人,又请牡丹,一门心思就想给雨荷配个好亲。只雨荷心里有了贵,死活不愿心意,故而竟是【国色芳华】千方计躲着自己的亲娘,长年累月都躲在芳园,匆匆进一次城,做完事情便又跑得无影无踪。

    雨荷为难地道:“我来得匆忙,没给她备礼,去了要被骂。下次再去好了。”

    纯属借口。牡丹一挑眉:“难道你能一直躲下去?她要的是【国色芳华】你去看她,要你什么礼?自家的亲娘,她又不是【国色芳华】不讲理的,你就和她说清楚呗,省得她生闷气。有好些话,外人总是【国色芳华】不能替你们母女讲的。”

    去就去。雨荷咬了咬牙,抬眼看着牡丹,欲言又止。

    还是【国色芳华】问贵的消息。牡丹无奈而同情地轻轻摇了摇头,雨荷的大眼睛里迅速起了一层薄雾,飞快地垂下眼,默然无语。

    牡丹探手握住她的手,只觉她的手心一片冰凉,不由心疼道:“主君曾让人去打听过,有人见过他,却只是【国色芳华】在半年前……”牡丹顿了顿,越发压低了声音,“不过,请人查过,人犯中倒是【国色芳华】没有他的名字。”说过贵是【国色芳华】去报仇,假如他落到官府手里,就一定会有名字记录在案。可也说不准,他兴许没落到官府手里,直接就送命在仇家手里了。

    雨荷垂着头,半晌无声,良久方抬起头来,沙哑着嗓道:“罢了,我再看看罢。”轻轻叹了口气,脸上漾起一个甜美的微笑:“许久不曾伺候您穿衣了,今日就让奴婢替您梳头穿衣罢,可以么?”

    牡丹着实找不到话可以安慰她的,只得佯笑道:“我那天还和她们说,你最是【国色芳华】会配色。现下我就把自己交给你了,要素淡,却又务必要叫人觉着好看,不然我不饶你。”

    雨荷抿唇一笑,取了镜过来,打开镜袱,自精心伺候牡丹梳头装扮不提。宽儿和恕儿听见声响都来帮忙,故意打趣道:“好容易才让娘不嫌我们笨拙了,可雨荷姐姐这一回来,又衬得我们笨拙起来……”雨荷含着笑,毫不客气地指挥她们做事,如此再,总算是【国色芳华】冲淡了雨荷眉间的轻愁。

    少倾,蒋长扬归家,刚进屋换了衣服,何大郎果然就来接人了,竟似着点儿一样。

    蒋长扬吃惊道:“大舅兄今日是【国色芳华】怎么了?以往也没这么兴过,还特意上门来接。”

    牡丹笑道:“我也觉着奇怪呢,先前还特意派了个婆来问,仿佛特别怕咱们不去一般。这要不是【国色芳华】平日就来往得紧,人家还以为我和娘家闹矛盾了呢。”

    正说着,何大郎走了进来,第一件事就是【国色芳华】先把两个孩接过去抱在怀里蹂躏一番,随即压低了声音道:“的确是【国色芳华】有事,李家父想见成风,只是【国色芳华】不方便上门来寻。求了爹娘帮这个忙,虽则不说是【国色芳华】为了什么事,但亲戚面上无论如何都推不得,可爹娘又怕你们为难,我来就是【国色芳华】特意来告诉你们,你们看着办。”

    不管李家求的是【国色芳华】什么,以李家父与何家多年的情谊,从何家人的角来说,自是【国色芳华】希望在不损伤牡丹和蒋长扬的利益下,能帮就尽量帮这个忙,可到底这个事还是【国色芳华】要由蒋长扬去做,少不得要先和蒋长扬说好。

    牡丹闻言,就看向蒋长扬。她曾经问过蒋长扬,假如宁王不能上位,李家父会有什么结局。蒋长扬想了许久,说他也不知道,关键是【国色芳华】看李家怎么想的,打算跟随宁王到什么地步。万一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如果李家人自己的想法不变,别人就算是【国色芳华】想帮忙也是【国色芳华】没法的事情。现在李家主动找上门来,无论如何都要听听才是【国色芳华】。

    蒋长扬也笑道:“不就是【国色芳华】见一面么?先见了人又再说,帮得上自是【国色芳华】要帮,帮不上那也没法,走罢。”可以说,宁王现在的境况绝对不好——自王皇后薨,宁王在灵前痛哭至呕血病倒,皇帝也不过是【国色芳华】让人上门看望了两次,他自己就没露过面,这态与当初景王病倒时的大相径庭。李家父这个时候上门,不过就是【国色芳华】两种可能,一是【国色芳华】替宁王算;二就是【国色芳华】替自家打算。但不拘是【国色芳华】哪一种情形,他都要见李家父一面,尽了亲戚间的这份情谊。

    大郎见他爽快,由不得喜上眉梢,笑道:“我爹就说,成风豪侠,无论如何一定会来!”

    得到妻家人的夸赞,蒋长扬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也分人的,要是【国色芳华】李荇可恶得要命,看他会不会去?

    车到了何家门前,封大娘在门前候着,一眼瞧见躲在牡丹身后的雨荷,只作不曾瞧见,笑嘻嘻地同蒋长扬和牡丹行礼问好,然后低声同牡丹道:“人已经到了的,李家爷俩在书房里由老爷陪着吃茶,请姑爷直接去书房。呃,崔夫人在后头坐着呢。”

    看来是【国色芳华】全家出动了,这还是【国色芳华】那件事之后,崔夫人第一次在自己家里出现,怕是【国色芳华】有给自家道歉赔礼的意思。其实这是【国色芳华】又何必呢,这两家人的关系,原也不在崔夫人一个人的身上。牡丹轻叹了一声,把话传给蒋长扬知晓了,便把雨荷推出来交给封大娘:“她平日总替我管着园,轻易脱不开身,难得来这一趟,你们自去说话,不必跟在前头伺候了。我娘那里,我去和她说。”

    封大娘笑嘻嘻地谢了牡丹,淡淡地瞥了雨荷一眼,低声道:“跟我来。”转瞬瞧不见牡丹等人的身影了,立时就竖起眉毛瞪着雨荷一只大手就揪住了雨荷的耳朵:“死丫头!我看你倒是【国色芳华】给我飞上天去?”

    周围几个小丫头就吃吃地笑起来,雨荷要面,一把摔开她的手,气得脸都涨红了,道:“你再揪我就走了!”

    “咦,果然长翅膀了啊?”封大娘越怒,转头骂一旁看热闹的小丫头们:“看什么看?手里的事情都做好了?”顿时吓得那群小丫头作鸟兽散。

    牡丹远远看着这一幕,不由也跟着笑起来。却见薛氏站在廊下不显眼处朝着她招手:“丹娘,你过来,娘让我和你说几句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掌中之物  回到明朝当王爷  圣墟  超神机械师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