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250章 所求
    ?、、、、、、、、、、    老夫人如此贬低蒋云清,偏生汾王妃还来了几分兴趣,陈氏也好奇地道:“既然住在这里,为何不请出来一起参加宴会?年纪轻轻的女孩,一个人闷在房里什么?”

    老夫人笑道:“我云清性有些闷,又有些害臊。丹娘先前也说要禀了王妃,让她一起出来长长见识的,可她不好意思出来,宁可躲在屋里看书。”

    根据老夫人在脑海里迅速描绘出一个别样的蒋云清来,性有些沉闷害羞,不喜欢热闹,宁可躲在屋里看书,唯一的爱好是【国色芳华】骑马射箭,身体很健康,还守得住寂寞。若是【国色芳华】对上一个不懂事的夫君,长得不美正好是【国色芳华】优点,能能武,体力很好,不但能陪着夫君玩,将来教育孩也不用操心了。这样的人,无论是【国色芳华】出身还是【国色芳华】其他各方面的条件,都似乎比现在满院到处跑,欢声笑语的女孩们更适合,实在是【国色芳华】值得一看的。

    汾王妃与陈氏迅速交换了一下眼色,回头笑道:“总这样闷着那哪儿行?让她出来,让她出来!”

    老夫人得意地看了牡丹一眼,看吧,阻挡得住么?真是【国色芳华】和王阿悠一样,讨人喜欢的事情不会做,讨人厌的事情惯会做。

    牡丹镇定自若地同宽儿道:“去请娘出来,就说王妃有请。”这样的结果在她的意料之中,蒋云清的事情她无法插手也管不了,但她也绝对不做推波助澜的那一个。

    武妈妈却不这么看,她把这个看做是【国色芳华】牡丹使坏然后失败,她揪着嘴角忍着笑,一颠一颠地跟着宽儿一起去通知蒋云清。到了门口,见宽儿和恕儿说话,她傲慢地抬着下巴道:“你们候着,我进去请娘。”

    蒋云清在屋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矛盾万分,一方面,她想遵守和牡丹的协议,不走不乱说,规规矩矩地等候在房里;另一方面,她又不信任牡丹,特别是【国色芳华】在收到老夫人的指示,恕儿还把她看得死死的情况下,她开始乱了。她对着镜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影,精心装饰过是【国色芳华】比从前受看许多,奈何能起什么作用?一时听见外头武妈妈的声音,她忙收敛了情绪,转过身来,淡淡地看着门口。

    武妈妈笑眯眯地给她行礼:“娘,恭喜您,汾王妃亲口邀请您出席此次宴会。”然后眼斜斜瞟着窗外大声道:“这就是【国色芳华】福气在这里,什么邪魔鬼道都挡不住的!”

    恕儿在外头大声地道:“妈妈休要乱说,咱们这园要真有什么邪魔鬼道,王妃能来么?”

    蒋云清瞪了武妈妈一眼,欢欢喜喜地起身收拾,准备去赴她人生中的第一场盛宴。老远就听见欢声笑语,走得近了,就看见许多衣饰鲜艳,青春可爱的女在花丛中,碧波上,假山旁嬉戏玩耍,远处的丝竹之声和女歌的声音响彻云霄。现在还得那么远就已经这么热闹,可以想像得到宴席场所是【国色芳华】何等的热闹。

    蒋云清抬头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心情格外舒畅。她着杜夫人的样,脸上带着柔和的表情,稳稳地朝最热闹的地方走去。

    当看到那群高踞席、锦衣华裳的金枝玉叶时,她的心漏跳了一拍,脚步也有些发虚。她有些心慌地四处寻找,总算是【国色芳华】在离汾王妃倒远不近的地方发现了自家的祖母和牡丹。在陌生的环境中找到了亲人,这令她觉得安全了许多。她含笑看着老夫人和牡丹,老夫人的表情她说不出是【国色芳华】一种什么表情,好像是【国色芳华】遗憾也有兴奋,而牡丹的,就是【国色芳华】一种悲悯。

    牡丹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好奇怪。蒋云清又看到周围有很多双眼睛探究而挑剔地看向自己,她有些不知所措。武妈妈扶稳了她,低声道:“看着前面笑,嘴不能张得大,微笑即可。看到没有,那位穿绛紫色披袍的就是【国色芳华】汾王妃,穿鸭卵青披袍的是【国色芳华】她的二儿媳陈郡夫人。”

    不是【国色芳华】说还有好几位公主和王妃的么?为什么不和她介绍那些人?蒋云清心里有问,但转一想,又想着约莫是【国色芳华】因为这二人是【国色芳华】主人,所以要特别注意的缘故,也就不甚在意,含着笑朝走过去。

    汾王妃和陈氏认真地量着蒋家这个几乎没有在公众面前出现过的庶女。举止气看着是【国色芳华】不错的,长得是【国色芳华】不美丽,但是【国色芳华】白白净净,身体看上去很健康,笑容有些羞涩胆怯,但整体给人的感觉还不错。

    “好孩,来我这边坐。”汾王妃便招手叫蒋云清过去,一边问她平日爱做些什么,一边拉着她的手细看,果然从她的手掌上看到了一层薄茧。因笑道:“果然是【国色芳华】将门出虎女,很好。”又问:“用的什么香?好闻。”

    蒋云清有些僵硬,最终低声道:“祖母给的五香丸。”

    汾王妃便松开了她的手,回头对着陈氏笑道:“是【国色芳华】个老实孩。爱看书,只怕与你谈得来。”

    陈氏便与蒋云清坐到一旁,低声与蒋云清说话,蒋云清脸上羞涩的笑容和有些慢半拍的反应,小心谨慎的态让陈氏不但不嫌弃,反而更温和,特别是【国色芳华】发现蒋云清果然爱读书之后更是【国色芳华】高兴。

    老夫人看在眼里,心里那一点点不过意也没了,转而想,这就是【国色芳华】缘分,于是【国色芳华】分外高兴,微微挑衅地对牡丹道:“看见没有?咱们云清很讨喜。”

    牡丹也不知蒋云清怎么就得了陈氏的眼缘,便暗暗猜想,这大概是【国色芳华】因为人都喜欢这种看着干净羞涩,对自己没有威胁感的人。特别是【国色芳华】陈氏这样的人,一定不会喜欢一个过强势精明的儿媳。但是【国色芳华】蒋云清知不知道自己的命运?

    老夫人还没高兴多久呢,就有人来凑热闹了,来的是【国色芳华】一位陌生的妇人,领着个年龄和蒋云清差不多的女儿,笑眯眯地上前来与陈氏行礼问好,然后把她身后的女儿往陈氏面前一送,陈氏也就笑眯眯地与那女孩说起话来,那女孩比蒋云清活泼,会讨好缠着陈氏,一起来,蒋云清就显得木讷了许多,还稍稍受了冷落的样。

    老夫人见那妇人的穿着打扮都只是【国色芳华】一般,唯独她那个女儿不但长得如花似玉的,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人才比蒋云清好了许多,立时就猜到是【国色芳华】小官员的妻女,就把她母女视作了敌人,当下脸色就其难看。垂着眼皮想了片刻,淡淡地叫牡丹:“去把你妹妹叫过来,我们有事,先告退了。”到底也是【国色芳华】国公府的女儿呢,怎么能和些小官员的女儿争?就算是【国色芳华】争,也得争得有格调。

    牡丹听说她要走了,松了一大口气,忙上前去唤蒋云清:“祖母说她有些乏累,要你陪她回家,已经让人去给你收拾东西了。”

    这就要走?什么都还没做呢,就是【国色芳华】这座中的人她都还没来得及混个脸熟。蒋云清大为诧异,却不敢多问,笑吟吟地与陈氏告退,显得有礼有节,不卑不亢的。陈氏看着面前活泼得过分了的女孩,倒觉得她更胜一筹。

    老夫人领着蒋云清要走,留都留不住,汾王妃有些意外,却也似觉得不意外,笑吟吟地说了几句客气话,请牡丹替她相送:“你是【国色芳华】芳园主人,又是【国色芳华】我的小朋友,还是【国色芳华】你自家的长辈,怎么看都是【国色芳华】你替我送这个客人最合适不过了。”

    “敢不从命?”牡丹盈盈一笑,和蒋云清一左一右扶了老夫人往外行去。

    眼看着自己隔这热闹的宴会越来越远,蒋云清委屈得要死,差点就没掉下眼泪来。老夫人淡淡地道:“你急什么?有什么事是【国色芳华】能一蹴而就的?今日已经够了。”

    蒋云清一愣,听老夫人的意思,似是【国色芳华】有的放矢,事情已经做了一般。那是【国色芳华】谁?她突然想到了陈氏,还有往陈氏跟前凑的女孩,猛然明白过来,原来家里给自己看的这门亲与汾王府有关。今日这种情况下,自己若是【国色芳华】与那不庄重的女一般缠着陈氏讨好,果然就失了格调,当下也就不委屈了,转而高兴起来,就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蒋云清一定不知道府外的这些事情,牡丹假意问老夫人:“祖母,这陈夫人仿佛不常出门的?上元节时汾王妃领了府里的女眷出游,唯独就没看到她。若不是【国色芳华】她今日跟着王妃过来,孙媳根本不知汾王府还有这样一位和气的夫人。”

    老夫人淡淡地道:“她本来就是【国色芳华】个不爱出门的人。说你,我都没见过她几次。”

    “今日来的年轻女真多呢,先前还有人抱怨说怎么还有不入流小官的女儿。”牡丹别有深意地看了蒋云清一眼。

    既是【国色芳华】给王孙选亲,怎会有不入流小官儿的女儿在里面?蒋云清那根敏感的神经被拨弄了,狐疑地看着牡丹,试图从牡丹的脸上再看出点什么来,牡丹却回过了头,不再看她。蒋云清立时断定,牡丹一定知道什么,但是【国色芳华】碍着老夫人不肯直接告诉她。

    蒋云清眨了眨眼睛,往旁边一歪,跌了下去,老夫人都差点被她给拉下去。老夫人吓得冷汗直冒,指着歪在草丛里捧着脚脖的蒋云清生气地道:“幸好是【国色芳华】在这里,若是【国色芳华】当着其他人的面丢了脸,看你怎么办?”

    第一句不是【国色芳华】问自己的脚怎样了,而是【国色芳华】念着脸面……蒋云清眼泪汪汪地认了错,可怜兮兮地看着牡丹:“嫂嫂,我好疼。”就算是【国色芳华】要被卖了,也要知道买家是【国色芳华】谁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狼与兄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第一序列  大奉打更人  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