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244章 卖了(粉红90加更)
    ?、、、、、、、、、、    蒋云清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每次一开口说话,那香味儿就特别明显,这香不同于平常所用熏香或是【国色芳华】佩香。微微一笑:“云清用的这是【国色芳华】什么香?闻着挺好闻的。”

    蒋云清的脸微微一红:“我不比嫂嫂,不懂香的……”就听她身后一个妈妈笑道:“回少夫人的话,我们娘这香味儿也不知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突然间就……”

    那妈妈穿着件枣红色的短襦,配的麦黄色长裙,头上插着仿犀角梳,带了对赤金耳环,皮肤白白净净的,看着似是【国色芳华】个平日得脸的婆。牡丹扫了她一眼,就微笑着垂眼看着面前的茶盏。一个原本并不算美丽的女突然间身体就产生了香味儿,是【国色芳华】一个好卖点。

    蒋云清看了牡丹的表情,猛地竖起眉毛来,低声斥那婆:“闭嘴!什么时候轮到你插话了?”然后回头望着牡丹诚恳地道:“嫂嫂,我平日不懂香,公中给什么就用什么。这次是【国色芳华】因为祖母说我年纪大了,应该注意一下,便给了我两匣五香丸,说是【国色芳华】用的豆蔻、丁香、藿香、零陵香、青木香、白芷、桂心、香附、甘松香、当归、槟榔这十一种的。让我时常含着咽汁,道是【国色芳华】五日口香,十日体香,十四日衣被生香,二十一日下风人闻香,二十八日洗手水落地香,十五日后摸过的东西都香。”她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觑着牡丹的表情道:“到底也是【国色芳华】祖母的一片心意,用着香味儿也还好。我自你们走后的那日夜里才开始用的,现在不到五日,效果就已经很显著,嫂嫂您要试试?”

    “谢谢,我不习惯含香。”牡丹看着蒋云清微笑起来。这是【国色芳华】个人精。一来就表明一切都是【国色芳华】旁人的安排,她做不得主,还训斥了想说假话骗自己的婆,表明她对自己和蒋长扬是【国色芳华】毫无保留的。他们就算是【国色芳华】对国公府有什么怨气,也请不要对着她一个可怜的小庶女发。

    蒋云清被牡丹看得有些心虚,轻轻绕着裙带,小声道:“什么招呼都没,就突然过来,一定给大哥和嫂嫂添了许多麻烦吧?”

    “没有。”牡丹笑问那被蒋云清训斥之后隐隐露出不平之色的婆:“这位妈妈面生,不曾见过。”

    那婆见问她,张口一笑,又想先开口,蒋云清抢在头里淡淡地道:“她姓武,以前是【国色芳华】在祖母院里听差的,日前祖母才赏给我。”又指了旁边一个看着有些没精神,年纪要轻些,一直不说话的婆道:“她姓牛,是【国色芳华】母亲赏的,在我身边已经五年了。”

    那两个婆便都上前给牡丹行礼,牡丹命宽儿领她二人下去吃茶,那牛婆有些迟,却被那武婆扯着袖,拉了出去。孰强孰弱,一目了然。一个刚来两天的武婆就可以作了在蒋云清身边呆了五年的牛婆的主,还试图作蒋云清的主,而且这武婆,自己两次去老夫人房里都不曾见过面,可见原本不是【国色芳华】什么得力的人……牡丹敏锐地从中看出了一个信息,国公府,不再是【国色芳华】杜夫人的天下了。现在老夫人强势抬头,杜夫人退居二线。

    那二人去了,蒋云清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乖巧地看着牡丹道:“大哥适才也和我说了一些,我晓得是【国色芳华】为难你们了,我会很听话的,嫂嫂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绝对不会多走一步,说一句,尽量少给你们增加麻烦。”

    牡丹严肃地道:“你懂事就好。我可以邀请你过去住,但最后汾王妃的决定是【国色芳华】什么,没人能知道,也不敢保证。你说你不会乱走,不会乱说,我也相信你的话,毕竟机会错过这次还有下次,但声誉一旦受损就不是【国色芳华】那么轻易能补救回来的……”她看了蒋云清一眼,见蒋云清若有所思的样,便放缓了神色:“当然,这些都不用我来教你。你冰雪聪明,又是【国色芳华】从小长在公卿之,比我还懂。我希望你能顺利达成心愿,但也希望在出现万一的情况下,你不要怨恨我们。那不是【国色芳华】我和你大哥想看到的结果,我们会觉得很伤心,也就不会再去浪费精力。”潜台词就是【国色芳华】下一次你就别再指望我们了。

    牡丹这是【国色芳华】把丑话说在前头了,蒋云清从小就跟着说好话,名不副实好话也听了不少,还能明白真话未必好听,立刻欢欢喜喜地道:“我就喜欢嫂嫂这样利落明白的性,我都记在心里了。尽人事知天命,福气不是【国色芳华】乱生的,怨不得谁。”然后不经意地把国公府这几日的事情很隐晦地提了一遍:“听说等到七夕后就要去萧家请期,今年咱们家一定是【国色芳华】双喜临门的。只是【国色芳华】有些奇怪了,既然萧家对大哥不好,为何还要这么急?”她算是【国色芳华】为了自己的亲事把杜夫人给彻底卖了,毕竟女儿不同男,只要能有一门好亲事,就算是【国色芳华】解脱了,至于说到以后,没有一个好的开始何谈以后?

    牡丹敷衍了蒋云清几句,绕到书房去寻蒋长扬:“真是【国色芳华】没有想到,她那天还敢都不敢让咱们过去坐坐,这会儿却把府里的这些事情全都告诉了我。看来现在国公府里已然换了天地。杜夫人上这回吊的效果也不明显,不过是【国色芳华】表面上的平衡罢了。”

    萧家干的?这理由真是【国色芳华】充分。莫非萧越西疯了,他妹都还没进驻朱国公府,他就开始群魔乱舞,就不怕这亲事黄了?但蒋重从未使人过来与自己说过这话,相反的还抓紧时间要与萧家结亲,这说明什么?老夫人信不信他不知道,反正蒋重一定是【国色芳华】没相信,而且还要脚踏杜家和萧家两只船,又想利用蒋云清找个下家。蒋长扬将手里的书猛地一合,嗤笑了一声:“全都鬼迷心窍了。”

    到底是【国色芳华】他的亲人,牡丹不作任何评述。因见一旁琉璃盘里摆的葡萄、李都还是【国色芳华】纹丝不动的样,便净手剥了一颗葡萄递过去喂他:“吃一颗。”

    蒋长扬不喜欢吃包括水果在内的所有甜的食物,当下就皱起眉头来:“不要。”

    牡丹也皱眉:“多吃果身体好。总吃肉算什么?”说罢要往他嘴里硬塞,道:“你吃不吃?我辛辛苦苦地剥了喂你,你还敢拒绝?”原来他和她说他不爱吃甜食的时候还以为是【国色芳华】多数男人的通病,过后她才明白,他到了什么地步,水果基本只会尝尝蒸梨,其他一概不沾。她本是【国色芳华】个爱吃水果的,可当着他的面竟都觉得不香了。

    蒋长扬捂着嘴往一边让:“不吃,说不吃就不吃!”

    牡丹便捏着葡萄去追他:“非吃不可!不吃你自己考后果。”

    蒋长扬犹豫了一下,到底停下来,乖乖地张开嘴,像吞毒药似地将葡萄囫囵吞了。牡丹便再接再厉:“再吃一点,别的都可以不吃,就是【国色芳华】果你得着吃。”

    蒋长扬皱眉道:“你不能用这个威胁我。”

    牡丹狡猾一笑:“我用什么威胁你了?我威胁过你吗?”

    她是【国色芳华】没威胁过他,她就是【国色芳华】会说她累了,困了,蒋长扬恨恨瞪着她:“我只吃五颗,多一颗都不吃。”

    牡丹拍手:“好呀,今天吃五颗,明天吃六颗,或者如果嫌这个甜,咱们换另外一种?”

    “他又不是【国色芳华】小孩!命令他吃就是【国色芳华】了!从小就是【国色芳华】这样讨厌的脾气,除了饿肚时以外坚决不肯吃。”王夫人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薄纱披袍,高贵冷艳地在门边一站,装模作样地敲了敲门:“我有没有打搅你们?”

    也不知道适才二人调笑的话给她听去了多少,蒋长扬有些脸红,牡丹却跳起来,围着故作姿态的王夫人转了一圈,指着她头上那朵拳头大小,用紫水晶攒成的盛放的莲花惊讶地道:“好美呀!是【国色芳华】义父送的吧?”

    王夫人得意地一笑:“美吧?衣服也是【国色芳华】他送的。”然后当着二人转了个圈,牡丹给蒋长扬使了个眼色,蒋长扬会意,立刻不停地称赞,在一片称赞声和王夫人的欢喜中,算是【国色芳华】把尴尬掩去了不提。

    蒋长扬因不见方伯辉与王夫人一道,便问将起来,王夫人不在意地道:“到你家那个袁十九,和袁十九说话呢。”然后问起蒋云清来:“听说死皮赖脸地送了个人过来?”

    蒋长扬低声把国公府最近的事情说了一遍,王夫人听得大笑:“一个小姑娘嘛,顺手帮她一把也不怎样。真是【国色芳华】一团乱麻啊,不过活该!肉都吃了,再吊吊脖也不算什么。有没有听过割肉吃肉的故事?我说给你们听,不过丹娘你听了可别以为我以后病了会希望吃你到的肉啊。”

    “你过于刻薄了,阿悠!”一身青袍的方伯辉缓步进来,微微有些责怪地看着王夫人。这一说就要扯到蒋长扬的父亲和祖母,当着他和牡丹的面,怎么也不妥当吧?

    王夫人含笑不语,把头侧开,顾左右而言他:“他们说你送的这头钗真不错,丹娘特别想要,问你可还有多的?”

    方伯辉失笑:“叫我哪里寻去?费了多少年的力,统共就得这一枝。真想要,问大郎要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汉祚高门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万族之劫  汉祚高门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