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240 机遇
    ?、、、、、、、、、、    到时,丰乐坊秦娘的宅前头已经停了好几张款式普通之的车,除了这一点以外,与上次她来时没什么区别,一样的安静,根本看不出是【国色芳华】在办事。但牡丹走到大门处,才知并不是【国色芳华】那么容易进去的。不见秦娘下的帖不许进,进去了也有专人领着,直奔秦娘的居处。

    秦娘住的是【国色芳华】一幢两层的小楼,为数不多的几个女客在楼下喝茶吃果,低声说笑,见牡丹进去,都停住了,望着牡丹微笑招呼。牡丹笑着行礼,算是【国色芳华】与她们见过了。待到坐下后,她放眼一看,竟然全都是【国色芳华】年龄与她差不多的年轻妇人,穿着打扮有新潮华丽的,也有普通朴素的,但都显得很有教养,其中有一个稍微年长些,总照顾他人,看着似是【国色芳华】行使了半个主人职责,姓周的妇人,牡丹依稀记得似乎在去年与何志忠时曾经见到过与秦娘在一处。

    因为与牡丹不熟悉的缘故,这些妇人都不再说悄悄话,而是【国色芳华】低声说些吉利话。牡丹不由暗猜,她们应当都是【国色芳华】和她差不多的人,表面上都是【国色芳华】和秦娘私交较好,实际上都是【国色芳华】因为特殊因由。接着就有一位打听她的身份,牡丹谨慎地回答自己姓何,其余一概不提。那些人听了,也只是【国色芳华】笑笑,纷纷说了自己的姓氏,然后也不提别的。

    须臾,阿慧下得楼来,笑眯眯地与众人行礼致歉,表示吉时未到,还要再候些时候。众人便猜是【国色芳华】要等景王来,都笑着说没关系。阿慧便上前去引牡丹上楼,牡丹谨慎地看了其他人一眼,她不想表现得与众不同。

    那姓周的妇人见状便笑:“大伙儿都是【国色芳华】见过了的,只有您来得迟,没见过。”言下之意便是【国色芳华】她无需顾。

    牡丹一笑,也就跟了阿慧上楼。秦娘的房内并没有通常产妇所在那股因为密不透风而产生的味道,空气很洁净。绕过一道素屏风,秦娘躺在一张白檀香木大床上,精神抖擞地望着牡丹微笑,柔声道:“你来啦?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竟是【国色芳华】仿佛知道了昨天的事情,牡丹笑道:“这是【国色芳华】大喜事,既然知道了,无论如何都要来恭贺的。”

    秦娘含笑点点头:“刚才他们把你送的富贵平安给我看了,我非常喜欢。想来,殿下也会非常喜欢。”

    景王自己有嫡,不需要那么多有野心的女人和儿,宠你用你是【国色芳华】福气,安分守己也是【国色芳华】本分。牡丹看着秦娘,但见秦娘眉眼里都是【国色芳华】浅淡的笑容,看着好似非常满足的样。她不由得想,现在是【国色芳华】满足的,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怨恨?

    正说着,一个穿着件宝蓝纱襦,系石榴红八幅罗裙,很胖很壮,皮肤有些发黑的妇人怀里抱着个大红织金锦缎的襁褓从帐幔后头绕过来,笑道:“娘,这孩胃口真好。”

    秦娘的眼睛笑成弯月亮:“阿姐你别总惯着他,小心抱成一个落地响去,放下就哭,我可没精神和他淘气。”

    那妇人道:“这么多人围着,我要抱抱都要说半日,用得着你随时与他淘气么?”语气非常不客气。

    牡丹吃了一惊,难道是【国色芳华】段大娘么?果然秦娘笑道:“这是【国色芳华】我大姐姐段大娘,也就是【国色芳华】卢五的娘。她听说我有身孕,放心不下,特意抛下生意来看我。”然后又笑对着那黑胖妇人笑道:“阿姐,这就是【国色芳华】丹娘了。”

    “听说你很久了,可惜不曾赶得上你大喜。”段大娘方才把新生儿递到保姆怀里,转身与牡丹互相见礼坐下,然后指着秦娘不客气地道:“一辈操不完的心。我曾发誓说再不管她的事情,到底是【国色芳华】又食言了。”言下之意很不赞同秦娘在的事情。

    “阿姐!”秦娘的眼圈微红,表情有些尴尬。

    段大娘叹了口气,道:“罢了,你也是【国色芳华】做娘的人了,我不当着你儿的面说你。”

    牡丹有些尴尬。幸亏段大娘很快就不再说这些让人不自在的话题,而是【国色芳华】风趣地与牡丹谈起旅途中的一些见闻来,又问牡丹何志忠他们可还好?家里的生意如何等等。牡丹也就向她打听江南那一片的牡丹花形势如何。

    段大娘微微笑道:“说起牡丹花来,我此番与一位杭州的老友同行,他是【国色芳华】个爱牡丹花的,打算在那里建个大园。此番是【国色芳华】特意上京中来求名名匠的,你若是【国色芳华】方便,过几日让他去你的园里看看,你看如何?”

    牡丹立刻意识到了其中潜在的机。她曾经梦想过有一天能够把她种的牡丹花输送到大江南北,没有想到这个机会竟然这么快就来了。她立刻笑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在乞巧节以后过来就行。”

    时近午间,阿慧有些焦虑地道:“吉时快到了。洗儿汤已经熬好,厨下酒席也置办好了……”但是【国色芳华】景王还不见来。

    秦娘淡淡地道:“兴许是【国色芳华】有什么要紧事情给耽搁了,无妨,吉时一到就洗儿撒钱开席。”脸上半点不高兴和失望都看不出来。

    段大娘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有些生气地道:“我来主持吧。”

    忽见一位嬷嬷笑眯眯地走上楼来,在门口站定了,笑道:“恭喜夫人,府里让人赏了酒食金帛过来,人马上就到,殿下那边也让人过来传话了,道是【国色芳华】要领着几位好友一道过来,马上就到,让厨下的酒食做得精致些。”

    秦娘表现得很是【国色芳华】欢喜,忙道:“快扶我起来,下楼去接。”说着果真要穿戴了下床,阿慧又心疼又高兴地替她取出衣服饰来,替她装扮。众人忙成一团。

    府里,指的不会是【国色芳华】别处,肯定是【国色芳华】景王妃了。看来秦娘的存在对于景王妃来说,根本不是【国色芳华】秘密,让人赏酒食金帛过来,是【国色芳华】当众了秦娘母的存在,同时也昭示着她这个主母的存在。而景王要领着他所谓的“好友”过来主持洗宴,更好像是【国色芳华】很重视一般。秦娘表现得非常欢喜,实际上真的欢喜么?兴许真正欢喜的人只有景王一个人。

    牡丹觉得好别扭。但这就是【国色芳华】秦娘的生活,她不是【国色芳华】段大娘,没什么权力说道四。要做一个讨主人喜欢的客人,她打起精神来,脸上堆满了笑容,与众人一起看热闹。

    景王妃送过来的金帛酒食很丰厚,除了赏了特制的洗儿钱以外,又另外赏了秦娘全套纯金饰和金泥布料若干,来人说话行事也很客气,当着为数不多的几个客人的面,给足了秦娘面。

    稍后,满脸喜色的景王又被几个男客簇拥着过来,在一片恭贺声中,热热闹闹地用桃根、李根、梅根熬成的洗儿汤给新生儿洗了澡,重新用景王妃赏的小被给裹了,抱给众人看过,说了吉利话,欢笑一回,然后各自入席。

    牡丹心中牵挂着还等着她一道去楚州候府的蒋长扬,待到有人一开头告辞,她就立即起身去与秦娘告别。秦娘的房里静悄悄一片,她本人正坐在窗前往外头看,听见声响,回过头来,脸上习惯性地堆满了笑容,看到是【国色芳华】牡丹,甜笑变微笑:“要走了?”

    看她这表情变化,看来也不是【国色芳华】真的那么开心。牡丹点点头,委婉道:“虽说你身强健,但还是【国色芳华】该注意一点,好好养着,能够不操心的事情就别操心了,身是【国色芳华】自个儿的。”

    秦娘沉默片刻,小声道:“谢你关心了,早些回去吧。殿下适才让人来说,府上那件事,他都知道了,让你们放心。”

    牡丹默了默,道:“我今日来,不是【国色芳华】为了昨日那件事,是【国色芳华】真心来恭贺你的。”

    秦娘盯着牡丹看了一回,突然笑起来,笑容流光溢彩的:“瞧,我先前说以为你不会来了,是【国色芳华】因为怕你们怕了;这会儿说让你放心,你却说是【国色芳华】真心来恭贺我的。咱们有误会。”

    牡丹沉着脸认真地道:“我们没误会。怕是【国色芳华】肯定怕的,趋吉避凶是【国色芳华】人的本能,谁能不怕呢?但恭贺也是【国色芳华】真心的。你忙着,我告辞了。”

    “你慢走。”秦娘行礼与牡丹别过,目送牡丹走出。阿慧从后头绕出来,小声道:“娘,好像何夫人生气了?”

    秦娘摇头:“她不是【国色芳华】小气的人,她只是【国色芳华】想和我说,他家不是【国色芳华】唯利是【国色芳华】图的人,我看低了她。”或者说,是【国色芳华】景王看低了他们夫妇。

    牡丹从秦娘的宅里出来,车行不远,就看到顺猴儿在前面边上站着东张西望的,一看到她的车就眉开眼笑地跑过来:“这边走,将军在东门外头候着呢。”

    没有多少时候,与蒋长扬了面,牡丹将今日的情形说给他听。蒋长扬认真地听着,听她说到与秦娘最后说的那一席话时,显得很是【国色芳华】高兴:“你说得很好,如果我在,我也是【国色芳华】要这样说的。”

    牡丹见得到他的肯定,心里也欢喜:“段大娘说要介绍一位杭州的客商去芳园里头看牡丹花,我答应让他去看,也许会谈成一笔生意,你觉得妥不妥?要是【国色芳华】觉得不妥,我便酌情处理。”到底是【国色芳华】与景王有关的人,做了这笔生意会不会与蒋长扬惹其他麻烦,她不确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回到明朝当王爷  儒道至圣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