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218章 争执
    ?、、、、、、、、、、    “从来没人为我过如意结。”蒋长义的脸很红,表情很正经。可是【国色芳华】柏香却硬生生从中听出些酸楚的滋味来,她的心底最深处突如其来的柔软了一下。她的喉头干了一下,抬眼望着蒋长义笑道:“您前途远大,以后为您打结的人会越来越多的。等到少夫人过了门,您会越来越……”

    “提这个。”蒋长义苦笑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她是【国色芳华】名门贵女,我怎配得上她?”

    他年轻清秀的面容看上去竟是【国色芳华】那般的愁苦,柏香的母性空前发作,觉得他好可怜,便安慰道:“您是【国色芳华】国公府的公,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国色芳华】官了呀,是【国色芳华】青年才俊……”

    蒋长义抬眼看着天空,无喜无悲,静静地道:“她说我是【国色芳华】灰兔,她倒了八辈血霉才会撞上我。我若是【国色芳华】能……我也不想让她难过……”他欲言又止,叹了口气,轻轻摆了摆头,转身步履沉重地去了。走了约有十来步,他停在一树开得正灿烂的紫薇树下回过头来对着柏香真诚的一笑:“柏香,你是【国色芳华】个好人。真的谢谢你。”微风吹过,几瓣紫薇飘落他的肩头,清瘦的少年郎越发显得有些单薄,可是【国色芳华】也那么的好看。

    蒋长义已经走了老远,柏香还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那颗紫薇树。天很蓝很高,风很轻很柔,枝头上的紫薇花开得正好,她却已经年纪不小了,前途犹自渺茫。

    “柏香姐姐,柏香姐姐。”有个才总角的小丫头一蹦一跳地跑过来,将个白玉似的小瓷瓶递给她:“你的东西掉了。”

    柏香正想说自己没掉过这东西,小丫头已经跑远了。她打开小瓷瓶,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她凑近了一闻,认得是【国色芳华】搽瘀伤的好药,价值不菲。她垂着眼眸看了那瓶一回,微微笑了,宝贝似地将它收起来,并舍不得搽。她知道这一定是【国色芳华】蒋长义给她的,多么体贴善良的好人呀。

    一朵紫薇花,静静地开在了柏香的心里。

    蒋长义躲在远处偷偷看着她,充满了兴奋。一根叫野心的草挣扎着,发狂一般地在他心里疯长,他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

    老夫人哭闹了一回,终于消停下来,在汤药的作用下总算是【国色芳华】睡下了。蒋重疲倦地揉着额头,累得动也不想动。杜夫人倚在窗边,沉默许久,轻轻道:“我听人说,方伯辉与吐蕃一位王特别交好。他也爱经常与突厥和诸城邦国的王公显贵们一起彻夜喝酒。他胆倒是【国色芳华】挺大的。”

    蒋重一怔,抬眼瞪了她一眼:“道听途说,瞎说什么!”随即挥袖起身去。

    杜夫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背影。她清楚得很,蒋重现在最恨的人不是【国色芳华】王阿悠,不是【国色芳华】蒋长扬,而是【国色芳华】方伯辉。私底下的那些事情呢,让蒋重大为丢脸,却无法在明面上表现出来,甚至不能提,若是【国色芳华】想要报复方伯辉,抽了蒋长扬的靠山,就只有另辟蹊径。蒋重会不会去,,她只知道,老夫人的病应该加重了,御史台好像也挺闲的,不能白领俸禄,得活动活动才好。

    做新妇必做的第一顿饭。她把新鲜羊肉和虾仁、冬笋一起剁细了,加入蛋清、香油和盐拌馅,准备包鲜饺。蒋长扬对她的厨艺很怀,哄着王夫人和方伯辉去逗甩甩玩,偷偷跑到厨房里去看牡丹在做什么,唯恐她这顿饭会搞砸。

    牡丹看见他探头,笑指着竹匾上那几十个白生生的饺自夸道:“鲜的,好吃得很。”

    “我还说你打算做什么,原来是【国色芳华】偃月形馄饨。包得挺周正的。”蒋长扬捏捏那饺,又探头去看拌的什么馅:“这样的馅料,倒是【国色芳华】没见过。”

    牡丹快乐地晃头:“你当然没见过。”

    “一定很好吃。”蒋长扬像个孩,守在旁边不出去,扯了一块面团在手里捏:“你多包点,我能吃四五碗,义父也能吃、四碗。”

    当众表演刀技,片片鱼也就罢了,一个大男人在厨房里守着媳妇不出去,还拿着面团捏来捏去,落到下人眼里算什么?再喜欢守着媳妇儿也不能这样。林妈妈相当看不惯,便委婉地撵蒋长扬:“郎君没有其他事情吗?这里头灰大,烟也怪熏人的。”

    蒋长扬装作听不懂:“我这几日没什么事情,也没那么娇贵,不怕灰和烟。”

    林妈妈无奈,只好去对着牡丹轻声道:“人知道他一个大男人往厨房里钻,尽守在媳妇身边,会笑话的。”

    虽然她不以为然,但这就是【国色芳华】世情,不得不替他考虑着,牡丹找事情给蒋长扬做:“你去陪娘吧。不是【国色芳华】说他们过两个月又要回龟兹去了?还有玛雅儿的事情,你要抓紧时间办,咱不能说话不算数。如果时机凑巧,正好让她跟着娘一起回去。”

    蒋长扬笑笑,不再坚持,洗了手乖乖往外头去了。林妈妈笑起来:“多好的人呢。丹娘您这是【国色芳华】苦尽甘来了。”

    牡丹笑道:“人家要说我是【国色芳华】糠箩跳米箩了。适才我听夫人说,过几天汾王妃要包我的园,办个宴会,请的人有些多,想必到时候很多人就会这样说的。不过我也无所谓。”

    林妈妈皱起眉头看向她:“包园?丹娘您还打算收钱啊?”

    牡丹摇头:“汾王妃不是【国色芳华】旁人,自然不收她的钱。”就算是【国色芳华】当初汾王妃第一次领头包芳园,她领了汾王妃的情,收了钱,但过后也送了一株什样锦给汾王妃表示谢意,最后是【国色芳华】皆大欢喜,互相都领情。

    林妈妈却是【国色芳华】另一种想法:“那若是【国色芳华】其他人呢?”

    “那得看是【国色芳华】什么人了。毕竟我这园本来就是【国色芳华】修了来赚钱的……”牡丹话音未落,就被林妈妈反对:“您今非昔比,如果还靠着这个园赚钱,人家会怎么看您?怎么看郎君?若是【国色芳华】有人想去那园里头玩耍,借给他们就是【国色芳华】了。”

    嫁了个当官的,她再做生意就是【国色芳华】丢人了?不但丢她自己的脸,还丢蒋长扬的脸。牡丹心里犹如堵了老大一个包,不由皱起眉头来:“那依你所说,我这一年多来都是【国色芳华】白辛苦了?我里面的名牡丹谁想要,和我说一声,我也白给?收钱也是【国色芳华】丢脸?就算是【国色芳华】我不靠这个赚钱,郑师傅他们一大群人还靠着这个多赚点钱养家呢。”

    “想买牡丹花那又是【国色芳华】另一说。”林妈妈见她不高兴,忙放软了语气,情真意切地道:“丹娘,不是【国色芳华】这么说。你得为郎君想想,总不能叫人说他闲话吧?”

    牡丹叹了口气:“妈妈,你不是【国色芳华】不知道的,这京中谁家没做点生意?庄就不必说了,那许多铺的主人还是【国色芳华】公主王爷们的呢。也没见谁去买东西是【国色芳华】说借的,或者说是【国色芳华】不好意思收钱,怕人嚼舌头就送了的。就是【国色芳华】郎君,光靠那点俸禄也不够他给他朋友们送花销的。”

    林妈妈急道:“那不一样的!人家的出身和您本来就不一样,没人能说得起!而且他们都没放在明面上,不像您,一开始就所有人都知道是【国色芳华】您的,您靠着这个赚钱……想想看,本来想借您的园开宴会,是【国色芳华】件多么风雅的事情,您……”

    风雅,没钱怎么风雅得起来?蒋长扬赏虽多,许多金银器都是【国色芳华】不能变卖的,他当初拿钱替袁十九想法,也是【国色芳华】几个朋友凑起来的,并不是【国色芳华】一口气就能拿出这么多现钱。就算是【国色芳华】王夫人,也还趁着来回龟兹和京中,贩稀罕货来卖呢。林妈妈以前也没提过这些,现在突如其来地这样说,这想法也不知是【国色芳华】怎么就得来的。牡丹认真地看着林妈妈:“我没忘记我的出身,可也没觉得什么地方就不如人。打肿脸充胖,我做不来,这件事我自己会拿主意,你莫要再管了。”

    林妈妈见牡丹虽然这样说,表情却是【国色芳华】淡淡的,晓得牡丹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还想再劝几句,就被雨荷轻轻拉了拉袖,示意她不能再说了,再说牡丹就要翻脸了。

    林妈妈便抿紧了嘴,不再说话。她也生气,她是【国色芳华】一心一意为牡丹打算,巴不得牡丹什么都最好,但是【国色芳华】牡丹却不听她,还不要她管了,到底是【国色芳华】长大了,她老了,没什么用了,想到这里,她又有些伤心。

    一时厨房里的气氛就有些僵硬。牡丹埋着头又包了几十个饺,见林妈妈站在角落里擦眼睛,又心软起来,想了想,便去揭锅盖,准备下饺。饺欢快地下了锅,她骤然惊叫了一声:“烫死我了。”

    雨荷赶紧过来看,牡丹偷瞅着林妈妈,继续道:“烫死了。”林妈妈抹了一把眼泪,快步过来,抓着她的手,果见上头有个小红点,便叫拿鹅油来搽,又道:“自己不会,就别添,现在可好。”

    牡丹趁机抓住她的手,低声道:“妈妈,我知道你是【国色芳华】为我好,但也得切合实际,你也别生气了,我会仔细考虑,和郎君好好量一下,寻一条万全之策的。”见林妈妈的表情好看些了,方道:“妈妈怎会突然有了这个想法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校花的贴身高手  沧元图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南方财富网  韩三千苏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