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215 长者赐(一)
    ?、、、、、、、、、、    杜夫人忍住笑,皱起眉毛忧心忡忡地道:“母亲,这样不好吧?他们刚成亲,正是【国色芳华】蜜里加糖的时候,要不,等上几个月又再说?这桩亲事无论如何也是【国色芳华】圣上同意的,这样人说起来,也站得住脚,您看如何?”

    老夫人阴沉着脸哼了一声:“就你好心。长者不敢辞,圣上也是【国色芳华】讲孝道的!难不成要那个孽障无后不成?”杜夫人提醒的几句话都算是【国色芳华】犯了她的大忌讳了,她平生最恨的就是【国色芳华】诸如王阿悠之类的事事都想随心所欲,总想压着男人一头,还把男人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另外,何这样的人,不过是【国色芳华】机缘巧合才得了这桩婚事,她不感激涕零,低头伏小,难道还想仗着这样一个名头作威作福么?怎么可能!

    杜夫人听她已然坚定了信心,无论如何都是【国色芳华】要给蒋长扬这个人的,便也不再说话,伺候她用了汤药就退了出去,并不过问她要派谁跟着蒋长扬和牡丹回去。

    老夫人静坐了一会儿,命红儿:“你去长春阁那边把老汤接过来。”想这老汤,本是【国色芳华】她当年的心腹爱将,深得信任。只是【国色芳华】这些年身一直不好,便不在前头来伺候了。但如此关键时刻,她郁闷已久,就算是【国色芳华】不能和老汤量,也要说点悄悄话散散心才是【国色芳华】。

    不多时,头发稀疏,牙齿稀拉的老汤由红儿扶了过来,颤巍巍地行了礼,在老夫人赏赐的锦墩上头坐了,笑道:“老夫人可是【国色芳华】有什么烦心事?说给老奴听听,老奴为您解忧一二。”

    老夫人扫了红儿一眼,红儿晓得这是【国色芳华】要说私密话,忙倒退着出去,将门掩上,将其他丫鬟支走,自己正想躲在门下偷听,又听老夫人高声喊道:“红儿,把门开,过气闷。”这明摆着就是【国色芳华】要防所有人,红儿却也只得依言而行,自己走到远处坐下,替她二人把风。斜刺里见杜夫人房里的丫鬟松香了个头,晓得松香是【国色芳华】奉命来打听消息的,便朝松香努努嘴,示意她看里头。松香心领神会,立即躲了开去,自去向杜夫人禀告不提。

    杜夫人吩咐柏香:“听说老汤最近风湿严重得很,晚上你把我匣里头收着的那瓶药酒给她送过去。”这老汤,这些年可没少拿她的东西,有道是【国色芳华】拿人手软,吃人嘴软,她就不信老汤不一五一十地将老夫人的话说出来。

    到得晚间,柏香果然取了药酒,也不提灯笼,独自前往长春阁。到得长春阁,老汤已然躺下,听说是【国色芳华】她来了,忙忙地起身披了件老夫人赏赐的半旧素罗披袍,扶着小丫鬟出来,笑道:“姐姐怎么有空过来?”

    柏香将红绸包着的酒瓶递到她手里,笑道:“夫人听说妈妈最近风湿有些严重,特意给您寻了让这瓶药酒来。听说是【国色芳华】御医配的,里头的白花蛇可是【国色芳华】最好的。本来白日就要送来的,只是【国色芳华】听说妈妈不得闲,所以就拖到了夜里。倒是【国色芳华】打扰妈妈休息了。”

    老夫人虽然也时常有赐,可怎比得杜夫人出手大方,每次给的都是【国色芳华】绝佳上好料?老汤多年混迹大宅的人,自是【国色芳华】知晓什么人得罪不得,什么事可以适当放水。当下便感激涕零地道:“这真是【国色芳华】及时雨,老奴这躯,怎当得夫人如此挂怀?”便要对着那药酒行礼,请柏香:“烦劳姐姐替我将这礼带回去给夫人知道。”

    柏香冷眼看她对着一个酒瓶作,掩口笑道:“妈妈真是【国色芳华】实诚人儿。”

    老汤行了礼,把小丫鬟打发出去给柏香煎茶,自己拉着柏香坐下来,笑眯眯地打量了柏香一回,笑道:“姐姐好人才,依老奴说,就是【国色芳华】配个公卿也不为过的。”

    柏香心口莫名一跳,嗔道:“你个老妈妈,没事儿拿我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小丫鬟,贱婢,怎能配得上公卿?”

    老汤笑道:“这可不一定,得看个人造化。红儿那丫头,可不就是【国色芳华】马上就要交好运?脱了籍,过得一两年,若是【国色芳华】肚争气,生个一男半女的,不是【国色芳华】坐等着享福?”

    竟然是【国色芳华】红儿!柏香心里一时升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杜夫人许诺她的前程什么都看不见,反倒是【国色芳华】这丫头,平白就捡了漏。明面上是【国色芳华】老夫人的人,背里头又是【国色芳华】杜夫人的人,脚踩两只船,端的好手段。老夫人要她去大公那里,不可能不给她知晓,她倒好,一直就不来与杜夫人说,是【国色芳华】怕坏了她的好事还是【国色芳华】怎么地?

    老汤见柏香那表情,一猜就知道她发酸了,当下笑道:“老奴当时也说,夫人身边的姐姐们人才也不错,一只羊是【国色芳华】放,两只羊也是【国色芳华】放,不如多选一个,也好有伴。可是【国色芳华】老夫人说……”说到这里笑了一回,轻声道:“老夫人说怕夫人舍不得。说起来,再有老夫人这样体贴儿媳的婆婆真是【国色芳华】不多。柏香姐姐呀,你真是【国色芳华】可惜了。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那位又是【国色芳华】不会生的。”

    柏香听出了些不一样的意思来,其实老汤就是【国色芳华】告诉她,老夫人不信任杜夫人了。当下匆匆辞别了老汤,埋着头就往前走。走到花园里头,突然撞着个什么东西,避让不及,踩着裙一个趔趄就扑了下去,本以为要跌一大跤,谁知那东西也闷哼一声跌下去,她恰巧地摔在那东西上头,紧接着脚踝处就是【国色芳华】一阵钻心的疼。

    柏香忍着疼,伸手去摸那东西,却是【国色芳华】个人,黑灯瞎火的,她也瞧不清是【国色芳华】谁,只道是【国色芳华】个什么丫鬟或者小厮,一边从那人身上爬起来,一边破口大骂:“天杀的,黑灯瞎火的你蹲在这中间做什么?要死了!”却是【国色芳华】把适才听到红儿前途光明,自家前途黯然无光的委屈全都发泄到这人身上了。

    那人闷声不响地扶着她起身,低声道:“柏香姐姐,得罪了。”却是【国色芳华】蒋长义。

    “……”柏香呆了片刻,匆忙行礼下去:“公,奴婢眼瞎了,冲撞了您,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奴婢计较。”

    蒋长义柔声道:“都是【国色芳华】我的不是【国色芳华】,怨我挡了。”又体贴地问柏香:“姐姐摔疼了哪里没有?”见她皱着眉头,当下便道:“定然是【国色芳华】伤着了,前边有个亭,我扶你过去,让人取灯笼来看。”

    柏香平时里看不上这个唯唯诺诺,没什么存在感的公,就是【国色芳华】他定了萧家那门好亲事以后,也只是【国色芳华】觉得他是【国色芳华】吃屎的运气。此刻她却觉得蒋长义的好性实在是【国色芳华】难得了,若是【国色芳华】换了这府里其他任何一个主,此刻她就没这么好运了。当下带了几分感激,道:“奴婢适才冲撞公,已是【国色芳华】该死。怎敢再有劳公?奴婢就在这边坐着,请公回去叫个婆去寻到松香,让她来接奴婢。奴婢感激不尽。”

    蒋长义点点头,转身要走。

    柏香想想又喊住他:“公,您适才在找什么?”她倒是【国色芳华】聪明,这会儿一会想,当时蒋长义可不就是【国色芳华】弯着腰在找东西?只是【国色芳华】不知他为何连灯笼也不打一个。

    蒋长义犹豫片刻,低声道:“大公送了我一个玉佩,掉了。我不敢惊动其他人……”

    公日不好过,只怕就是【国色芳华】大公送了他东西,也怕夫人知道不高兴的。这样的东西掉了,自然是【国色芳华】要偷偷的寻。柏香想了想,便道:“是【国色芳华】个什么样的?”

    蒋长义笑道:“是【国色芳华】个羊脂白玉锦云纹,大概有这么大。”言罢也不多说,自去了。

    柏香不过等了盏茶,就见远处有灯笼过来,却是【国色芳华】松香带了人来接她,掀起裙,褪了鞋袜一瞧,左脚脚踝处一大块乌青,看着不像是【国色芳华】扭的,倒像是【国色芳华】磕在石头上头或是【国色芳华】被石头砸的一般。便打着灯笼找了一回,却见上干净得很,休要说石头,就是【国色芳华】草棍儿也不见一根。当下暗暗称奇,却也没往心头去,到底是【国色芳华】摔了一跤,兴许是【国色芳华】刚好撞上蒋长义的骨头也不一定。

    想到此,柏香便猜蒋长义大概也被她撞得不轻,旁敲侧击地一问,就连松香都不知道是【国色芳华】蒋长义使人去唤的,只说是【国色芳华】守园的婆去叫的。当下心头就有了点意思,觉得蒋长义这个人心真是【国色芳华】善良难得,想得周到。不然若是【国色芳华】叫人晓得她和蒋长义有这瓜葛,杜夫人那多的性只怕是【国色芳华】不会让她轻松。便暗里吩咐人下去,说是【国色芳华】自己掉了东西,悄悄儿替蒋长义寻那块玉佩不提。

    待回了院,柏香顾不上脚疼,先就去见杜夫人,添油加醋地说红儿是【国色芳华】早就知情的,却故意瞒着不来说,言下之意是【国色芳华】说红儿见有高枝可攀,生了旁的心思。又恨老夫人不肯让杜夫人这边出人,不然就凭杜夫人对她的信任倚重,怎么也该是【国色芳华】她。于是【国色芳华】又将老汤的话撩了杜夫人一回,自家添了一句,说老夫人嫌红儿身份低微,以后还想从娘家选个贵妾来,听得杜夫人面沉如水,到上床都没说话,只把蒋长忠人送来诉苦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万古天帝  万古天帝  半仙  我真没想重生啊  大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