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213章 圆满(基础+粉红570加更)
    ?、、、、、、、、、、    黑暗中,摸着去解脚趾上的丝绳,她清楚地记得当时是【国色芳华】简简单单地栓了个活结的,为的就是【国色芳华】方便新婚夫妇在去烛下帘后的黑暗环境里轻松就能解开这个活结。可是【国色芳华】这个活结似乎成了死结,她摸到了线头,却没法顺利解开,不由暗自抱怨这古代的夜里可真黑,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晚,黑就是【国色芳华】黑,半点光都看不到。

    对面的蒋长扬半点声息都没有,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国色芳华】伸着脚任由牡丹解,但牡丹就是【国色芳华】知道他在看着她,隔着黑暗在看她。说来真是【国色芳华】奇怪,走到这一步,反而越发觉得对方有些陌生和紧张,还不如平时那么轻松自在。紧张和不安让她把线头越扯越紧,她开始冒细汗,干笑一声道:“真是【国色芳华】黑啊。”

    蒋长扬赞同地“唔”了一声,摸了摸她的头:“别急,慢慢来。”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牡丹听得心口一跳,不自觉地也跟着压低了声音:“我记得是【国色芳华】个活结的,怎么越解越紧?你力气大,要不,你把它扯开?”

    “不行。娘特意交代过不能扯断,这个要收起来好好保存一辈的。”

    “那怎么办?”牡丹有些泄气,总不能就这样系着睡一夜吧?只怕半夜时候脚趾就会疼。这还真是【国色芳华】好笑了,竟然一根丝线难倒两个人。

    蒋长扬轻声道:“我来。”随即将手覆在牡丹的手上,轻轻捧起她的手,放到他的膝盖上,然后找到了线头,小心地摸起来。他的指尖温暖柔和,犹如羽毛轻轻滑过牡丹的脚趾,又痒又舒服。牡丹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来,微微动了动脚趾,低笑道:“论到解线头,你不可能比我更厉害,我都不到的,我倒要看你怎么办。咦,好像越来越紧了。”

    “别动。”蒋长扬握住牡丹的脚趾,轻柔地摩裟了一回。他记得当时两人的脚趾被并在一起时的感觉,牡丹的脚趾又白又嫩,小而圆的指甲就像是【国色芳华】粉红色的半透明贝壳,端端正正地镶嵌在上头,让人看着就想咬一口。他小心地扯住丝线,将自己脚趾上的线紧紧拉过去,尽量让牡丹脚趾上的丝线松一些。摸着好像是【国色芳华】差不多了,他方叫牡丹:“往后收收脚。”

    黑暗里牡丹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依言往后退了一下,丝线刮过脚趾的地方有些微疼痛,可是【国色芳华】束缚感瞬间消失了。她惊喜地摸着自己解放了的脚趾,笑道:“你可真厉害!怎么做到的?”

    “我会天竺人的缩骨神功。”蒋长扬一边笑,一边将丝线从自己的脚趾上取下来,小心地团成一团,摸着仔细收在了枕匣里。

    “你还会油嘴滑舌功。”牡丹握住他的脚趾,摸到一圈小小的勒痕,便猜到了他的法。

    蒋长扬不自在地缩了缩脚:“别,把你的手给摸臭了。”却又忍不住往前伸了伸,渴望着牡丹能再细细抚摸它一回。

    牡丹不觉,只将他的脚扯住,使劲摸了几下:“我就要摸,若是【国色芳华】被臭死,以后人就说我是【国色芳华】蒋大郎的臭脚给熏死的,你就了,就叫蒋臭脚。”

    蒋长扬飞快捂住牡丹的口,嗔怪道:“别乱说。什么死啊活的,不许说。”

    牡丹一边去扯他的手,一边呜呜道:“就是【国色芳华】随便那么一说,又不会真的……”

    “也不许说。”蒋长扬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的唇瓣,顺着她的脸颊一点一点地滑下去,捧起她的脸来,轻轻吻下,堵住了牡丹剩下的话。纵使什么都看不见,牡丹还是【国色芳华】闭上了眼睛,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了蒋长扬的腰上,仰着头贴近了他。

    空气闷热到让人喘不过气来,周围出的安静,仿佛这世界只有他二人。牡丹不但能听见蒋长扬有些急促的呼吸声,甚至能听见他和她的心跳声。牡丹感觉到自己的脸和身上的皮肤滚烫得吓人,一颗心紧紧揪着,舌尖传来的是【国色芳华】熟悉的青草味,可是【国色芳华】鼻端萦绕的却是【国色芳华】有些陌生的沉香味,熟悉而陌生,令人喜悦期待却又紧张害怕。她有些窒息,猛地推了他一把,把脸侧开,无声而大口的呼吸。

    蒋长扬轻轻扶住牡丹的肩头,把她的头轻轻按在他的胸前,轻柔地抚摸她的胳膊和背脊,等待她平静下来。这个时候他反倒不着急了,他要给牡丹一个美好难忘的新婚之夜,让她忘了从前的不美好。

    牡丹靠着他静静坐了片刻,低声道:“我有话要和你说。”

    蒋长扬觉得她的态有些严肃,他虽不知道她要和他说什么,但总归不过是【国色芳华】要对他提要求,这种事情原也常见。便微微一笑:“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你嫂嫂们教你要和我约法章什么的?你不用咬牙切齿的,我一定会牢牢记着的。”

    “谁咬牙切齿来着?”牡丹的勇气瞬间化作了笑气,笑了一回,刚才那种陌生的拘束感消失了许多,她微微有些不自在地低声道:“我从前,一直都是【国色芳华】一个人,从不曾……会疼,所以你不能粗鲁。”

    蒋长扬不傻,听牡丹这样一提,再联系王夫人和他说过的牡丹身体很健康,他就彻底明白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了。只是【国色芳华】从前他也只是【国色芳华】猜测牡丹是【国色芳华】特别不讨刘畅的喜欢,所以被轻视冷落,却没有想到竟被冷落到如此地步。他一时说不出心中的感受,作为男性本能,听到自己将是【国色芳华】心爱的妻唯一一人自然是【国色芳华】欢喜的;可是【国色芳华】从牡丹这一边看过去,牡丹当初却是【国色芳华】多么的可怜,被这样的羞辱……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充满了怜惜。

    他抱紧了牡丹,将脸贴着牡丹的脸,低声道:“丹娘,我不知该怎么说才好。虽然你知道相比你本人,这个并不重要,可这的确是【国色芳华】个想不到的惊喜。他有眼不识金镶玉。”

    他顿了顿,怜惜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要和你说个故事。从前有个人,他定了一门好亲,可当他见到新娘的时候,却被吓得仓皇逃跑,说那女奇丑无比,堪比鬼怪,怎么也不肯和那个女成亲。女家很生气,当场就将女另外改嫁他人,而那女在她后来丈夫的眼中,却是【国色芳华】天姿国色,温柔无双,而且也果然是【国色芳华】天姿国色,温柔无双。所以说,这世间的姻缘,不但讲究缘分,还得有一双识宝的慧眼。没有慧眼的人,不配得到宝贝。我才是【国色芳华】你命中注定的那个识宝惜宝的人。”

    他在告诉她,刘畅没有眼光,不识真宝,她没有错,错过她是【国色芳华】刘畅的损失。纵然她不是【国色芳华】原装牡丹,对悲惨的过去没那么深的感触。可是【国色芳华】,她想到的,没想到的,眼前这个男人都替她感受到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体贴温柔更温暖人心?牡丹的喉头犹如被塞了一大团湿棉花,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国色芳华】紧紧搂住他的脖,主动吻住了他,他应该得到她全部的热情。

    蒋长扬只被动了片刻,就立刻反攻,占了主动。他几乎是【国色芳华】虔诚地解开牡丹的衣带,微微战栗着,欣喜若狂地仔细探她的每一寸肌肤,温柔而热情地吻过她的头发,指头,身体,甚至脚趾。他的温柔和热情就像春天里的暖风轻轻吹过寒了一冬的面庞一样舒服,一样动人心弦。

    牡丹微闭着眼眸,摸着将他的发簪抽出,将双手插入他倾泻而下的长发中,她想象着若是【国色芳华】在灯光下,此刻的他会是【国色芳华】什么模样。怎么想,都是【国色芳华】好看的,怎么想,都是【国色芳华】迷人而充满魅力的。她鼓足勇气,趁着黑夜的遮挡,轻轻替他解了衣带,着他一般,温柔勇敢地探他的身体。

    当牡丹羞怯而闪躲,试探着碰触到他的那一刻,蒋长扬低低地叹息了一声,随即有些粗鲁地按住她有些惊慌想逃走的手掌,教她仔细认识他。他力控制着自己的迫不及待,低低喊着牡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仿佛那样能让他更轻松一些。直到他全身都出了一层细汗,再也忍受不住,紧紧扣住她的十指,翻身阖上,从头开始探她的身体时,牡丹方轻轻合上了眼,静静地等待。

    当彼此的肌肤完全相触的那一刻,他和她都忘了周围的一切,眼里心里只有彼此,耳中只有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声,鼻端只有淡淡的牡丹香和彼此的体香。他的心跳贴着她的心跳,他想要她快乐幸福,她想要他幸福快乐。

    小小的青庐内,暗香浮动,气息缠绵。绽放的牡丹,热情的牡丹,美好无双的牡丹,是【国色芳华】他的妻,他要给她最深的快乐,最好的一切,蒋长扬轻轻含住那挺立的红珠,吮吸怜爱,紧紧托着牡丹纤细的腰肢,将自己最大限地贴紧了牡丹,喘息着低低喊了一声:“丹娘……”

    牡丹已经做好了准备,她默默搂住他紧实的腰,告诉自己要放松,没什么可怕的,其实刚开始是【国色芳华】很快乐的,只是【国色芳华】一瞬,只是【国色芳华】一瞬……过后也很美好快乐。可是【国色芳华】当那一瞬到来的时候,她还是【国色芳华】忍不住疼得发出一声低吟。她紧他的胳膊,紧紧咬着嘴唇,睁大眼睛,动也不敢动。

    察觉到她的痛苦,蒋长扬立即停下来,把手伸到她的嘴里,“咬着我,忍忍就好了。”牡丹轻轻摇头,做深呼吸。蒋长扬不敢有任何动作,忍得满头大汗,他小心地吻着牡丹的眉毛、眼睛、脸颊、嘴唇,一遍又一遍的说:“丹娘,好丹娘,我的好丹娘,你忍忍。”

    牡丹有些朦胧地任由他安慰着,渐渐放松下来,最初的疼痛过去,新的渴望又从心底最深处复苏过来。她尝试着轻轻动了动,还好……耳边传来蒋长扬骤然变得急促起来的呼吸声,他的热气呼到她的肌肤上,无数个毛孔尽数开,除了热,还是【国色芳华】热。她鼓励地扭了扭腰,他低低地喘息了一声,长驱直入,然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下来。

    这是【国色芳华】怎样的感受啊,全身所有的血液都被点燃,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欢乐,牡丹忘了该怎么呼吸,该怎么动作,完全是【国色芳华】凭直觉在随他起舞。可是【国色芳华】她突然间又感觉到疼了,她紧紧扣住他的肩头:“疼,轻点。”

    蒋长扬咬着牙克制着停了下来。他的汗滴落在她的脸上,他像一头困兽,找不到突围的方向,他把他多余的力气都用在了其他地方,他的吻滚烫如火,在她的全身留下一串火红的印记,他恨不得把她揉进体内,成为他的肉中骨,骨中血,就这样,永不分开。

    也许可以由她来。牡丹轻轻推了他一把,蒋长扬一愣,随即万般不情愿地松开她,沙哑着嗓道:“疼得厉害么?我记得好像准备得有药。”

    牡丹摇摇头,小声道:“听说在上面会不疼一点。”

    “真的?”蒋长扬欣喜若狂,立刻抱着她翻了个身,殷勤地替她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期待无比,却又持怀态:“你要是【国色芳华】……嗯,就别勉强。”

    她没做过,可是【国色芳华】她可以。牡丹不语,只是【国色芳华】轻轻吻了吻他的唇,然后包容了他的全部。她是【国色芳华】如此的美好,如此的令人喜欢,蒋长扬犹如置身在云端,忽上忽下,忽下忽上,“丹娘……”他骤然发出一声低喊,猛地撑起,紧紧搂住牡丹,将头紧紧顶在她的胸前,释放出他的热情和快乐。

    其实也没那么难……牡丹带了几分羞怯,又带了几分快乐,捧着他的头,轻轻吻了他的头顶一下。蒋长扬抬起头来,温柔地回吻了她一下,却不退出,只搂着她躺下,将她牢牢锁在怀里,霸道地压着她的腿,不许她动。

    牡丹热得全身是【国色芳华】汗,很不舒服,便轻轻推他:“好热。”蒋长扬固执地不放,抱着她往里,在枕匣里取了帕替她收拾,小声问道:“还疼么?”

    牡丹微闭着眼,有些疲倦地小声道:“好像不疼了。”

    蒋长扬的手顿时慢了下来,他俯身吻住牡丹,小声道:“丹娘,你没有……我还想……这次我来。成么?”

    牡丹觉得自己犹如大海里的一叶孤舟,被海浪推上去,又送了下来,来回颠簸着,她拼命想抓住点什么,却总是【国色芳华】抓不到,哪怕她的手紧紧攀附着蒋长扬的胳膊和肩膀,紧紧掐着他的腰……自己想要什么,仿佛又是【国色芳华】知道的……她彷徨着,期待着,终于,有一道白光从大海上空划过,她得到了她想要的,她微微张着口,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低喊……

    牡丹觉得全身都仿佛散了架,她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一时想到自己刚才的那声喊叫,又羞得不得了。蒋长扬在一旁摸着收拾,突然低低笑了一声。

    牡丹挥手打了他一下,闷声道:“你笑什么?不许笑!”

    蒋长扬忍住笑:“我没笑你,我这是【国色芳华】高兴的。”忍了忍,却又道:“丹娘,以后咱们房里不留人,一到晚上就把人全都赶出去老远,我喜欢听你喊……”

    牡丹大恨,坐起身来掐他的脖:“你再说,我叫你再说!”

    蒋长扬将她圈入怀中,一起躺下,低声笑道:“别怕,咱们是【国色芳华】夫妻,在我面前,你想怎样就怎样,不用压制自己。”

    牡丹搂住他腰,轻轻点了点头:“你也是【国色芳华】。”

    蒋长扬的心中充满了喜悦,牡丹娇小的身静静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一如梦里的情形,散发着暖香,温暖而甜蜜,美好而梦幻,简直有些不真实……他轻轻捧起牡丹的脸,温柔地吻了吻她的唇,低声道:“丹娘,你不知道,我好生欢喜。”

    “我知道,我也很欢喜。”牡丹回了他一个吻,然后沉沉睡去。

    天色大亮,牡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见帐内空无一人,蒋长扬早就不知去了哪里,唯见枕边放了一套干净的里衣,想起今早王夫人要过来看她吃黍臛的,不由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斑斑红痕,不由暗自嗔怪了一声,慌忙将里衣穿上了。正想喊人,又想起这不是【国色芳华】在家里,外头也不知道站着些什么人。便试探着咳嗽了一声。

    帐外传来雨荷低低的声音:“娘你醒了?”

    牡丹听见是【国色芳华】她,心中安定,忙应了一声。雨荷立刻领了宽儿和恕儿提了热水进来,先恭喜过了,然后伺候牡丹梳洗穿衣。牡丹接过宽儿递过的石榴红压金鹧鸪的襦裙,对着镜看了看,还好,布料还厚,透不出身上的红痕:“什么时辰了?夫人来了没有?”

    雨荷笑道:“还早呢,不过巳时。夫人还没来。”

    巳时哪里还早,她原本想第一日起早一点的,现在可好,她只怕是【国色芳华】这府里起得最迟的一个。牡丹见雨荷要去收拾床铺,顿时红了脸,顾不得正在梳头,急抓抓地起身喊了一声:“我来!”

    雨荷脸一红,垂了手退到一旁去。她虽然是【国色芳华】牡丹的陪嫁丫头,却从未经历过如此场面,被她感染,恕儿和宽儿都只是【国色芳华】红着脸抿着嘴笑。牡丹忙忙地上前背对着个丫头收拾床铺,先将那床单给裹了,小心藏过,然后热着脸问蒋长扬的下落:“郎君呢?”

    雨荷正要回答,就见蒋长扬掀起帘走进来,含笑道:“起来了?睡够没有?”

    牡丹看到他,瞬间红了脸,只将头发垂下盖住半张脸,嗔怪道:“怎地也不叫我一声?若是【国色芳华】娘过来,见我还睡着,成什么样?”

    蒋长扬也有些害羞,坐到牡丹旁边,抓起妆盒里的金框宝钿象牙梳把玩:“我是【国色芳华】起早成了习惯的,见你睡得那般熟,舍不得叫你起来陪我受罪。你放心,娘爱睡懒觉,她猜着你也爱睡,会踩着点过来。”

    牡丹一笑:“再没有比你娘更体贴的婆婆了。”

    蒋长扬自豪地道:“那是【国色芳华】自然。”笑了一回,道:“新房那边已经收拾好了的,厨下的黍臛也熬好了,你赶紧收拾好,我们一起过去,邬好叫人来拆帐。”

    牡丹朝他使了使眼色,示意他看床头那包东西,小声道:“那东西,你拿去收好。”

    蒋长扬的脸一红,悄悄扫了装聋作哑的几个丫头一眼,低声道:“怕什么?”口里说着,到底还是【国色芳华】起身演了一圈,半遮半掩地将那床单拿了出去,自寻了个小匣仔细收起来不提。

    却说牡丹这里刚收拾妥当,还未来得及去往真正的新房看上一眼,王夫人就踩着点儿来了。王夫人看着牡丹吃了新妇必吃用黍米和肉末熬成的黍臛,低声询问了牡丹几句,晓得一切都好,欢欢喜喜地陪他二人用了午饭,笑道:“我先回去了,昨日累坏了,你们好好休息。明日你们庙见之后,我再过来吃丹娘做的饭。”

    提起明日二人要一起去朱国公府宗祠里庙见,蒋长扬的脸便有些阴沉。王夫人含笑看了他一眼,笑道:“不管怎样,该完成的礼数一定要完成。你们只管大张旗鼓地去,然后把该尽到的礼节尽到,他们若还是【国色芳华】想不通,那便是【国色芳华】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却又拉了牡丹在一旁低声嘱咐见了老夫人该怎么办:“虽然你们以后不住在一起,但她总是【国色芳华】祖母,四时八节还必须把礼数尽到。并不是【国色芳华】要她说你们好,而是【国色芳华】不能给她们留下话柄。她彼时一定会给你难堪,你和她对着干,但也不要怕她,只要你占着一个理字,就什么都不怕。”

    牡丹点点头:“小事儿我自是【国色芳华】碍不着和谁生气,大事儿我也不怕谁凶。再说了,不是【国色芳华】还有大郎在么,他晓得分寸。您就放心吧。”

    王夫人拍拍她的手:“你们两个我都放心。”

    送走王夫人,蒋长扬牵了牡丹的手往新房里去:“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儒道至圣  回到明朝当王爷  唐砖  明天下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