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202章 婚前PK(二)粉红390加更
    ?    202章婚前PK(二)粉红390加更

    第二更送到。(∩_∩)O~

    ——*——*——

    吕方呆呆地看着面前那几株什样锦,丹凤白做的砧木枝繁叶茂,长势喜人,两株接的赵粉、白玉、洛阳红、二乔,两株接的大金粉、似荷莲、红莲、黄huā魁,寸余大小的huā蕾饱满无比,尽都破绽lùsè,已然可以瞧见里头的嫩嫩的粉sè、无暇晶莹的白sè、夺目的红sè、娇艳的浅红、浓艳的深红、耀眼的黄sè。可以想象得到,huā开之日是【国色芳华】何等的美丽动人。

    他见过什样锦,也曾亲手接过,但从不曾做到过这样多的品种,长势这般喜人,接得浑然一体,还能同时开放的效果,吕方有些想哭。他几乎是【国色芳华】含着泪看着牡丹,颤巍巍地指着旁边几株huā蕾还小的牡丹huā:“这也是【国色芳华】?”

    牡丹点头:“这些都是【国色芳华】中晚huā品种。”

    一株是【国色芳华】洛阳红做砧木,接了胡红、蓝田玉、姚黄的中huā品种;一株接的昆山夜光、葛巾紫、银粉金鳞,又一株接的豆绿、紫云仙、盛丹炉,都是【国色芳华】晚huā品种。早huā、中huā、晚huā,前前后后一个月的时间里都有huā看。“哎,哎,哎,真是【国色芳华】太绝妙了。我怎么就一直想不到呢?”吕方jī动得只是【国色芳华】拍脑袋,围着那几株huā来来回回转圈,弯过来弯过去的看,一时欢喜,一时沮丧,渐渐发起了痴。

    牡丹看得好笑,与李huā匠一同退到树荫下去喝茶,由着吕方在那里发呆发傻。雨荷进来小声道:“外头有人说要包园子。看着那气势不是【国色芳华】寻常人家。”

    “他没看到门口的牌子么?”牡丹疑huò不已,芳园虽然到现在还未正式开业,可在早春时节就有人来包过园子,却是【国色芳华】从前在李满娘搬家时认得的几个女孩子,要在这里做春宴。

    她免费安排她们玩了一回,带着她们乘船顺着桃李林沿着溪流而下,看桃huā流水,李huā纷飞。周八娘好厨艺,做的家常菜让一众贵族千金吃得赞不绝口。后来又有雪娘领了她几个亲厚的姐妹过来游了一回。待到桃huā、李huā谢了之后,园子里的其他huā木都还未成气候,观赏价值不高,加上牡丹huā也进入关键时期,牡丹防着有人来捣鬼,便不轻易答应人来,都是【国色芳华】委婉拒绝,要留到牡丹huā会一鸣惊人之后才正式开业。

    可是【国色芳华】因为不好总拒绝人,她便在门口写了个牌子,表示园中huā木未丰,不便待客。牌子挂出之后,果然清净了下来,不再有人来问。没想到今日又有人来,还气势不凡。

    雨荷皱眉道:“看着倒像是【国色芳华】什么贵人家里的管事,气势逼人得很。非要包园子不可,已是【国色芳华】和贵子歪缠了好一歇,这会儿嚷嚷着要您出去呢。”

    牡丹皱了眉头:“我去看看。”

    忽见吕方回头笑道:“我也去看看。”

    牡丹挑了挑眉,他管的闲事越发多了。

    吕方笑得人畜无害:“我家在洛阳也有这样的园子,更遇到许多这种客人,我有经验。让我去看看,若是【国色芳华】侥幸将人给顺利打发走了,就当是【国色芳华】我将功折罪,也没有白白看了你的huā。”

    牡丹微微一沉吟,便作了一个请的姿势。吕方也不客气,竟然当先走在了前面。

    雨荷看不过,和牡丹咬耳朵:“丹娘,他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这是【国色芳华】反客为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园子是【国色芳华】他家的。”

    牡丹悄声道:“且看他到底要怎样。”便疾步跟上,再看吕方的神情,竟然是【国色芳华】凝重无比。她的心头突地跳了一跳,不期然地想起了曹万荣,眼看着牡丹huā会在即,曹万荣销声匿迹了这么久,也是【国色芳华】该出来蹦跶的时候了。吕方今日出现,虽说有可能是【国色芳华】一心想看她的什样锦,但也说不定是【国色芳华】知道了什么,只是【国色芳华】不好直接告诉自己,便采用了这种方式。

    到得正堂,果见椅子上坐着个穿青sè暗纹锦缎春袍,戴黑纱幞头,着**靴,留着两撇打理得非常漂亮的小胡子,养得油光水滑,神情倨傲的中年男人。那中年男人看见牡丹与吕方一前一后走进来,先看了吕方一眼,有些惊讶,随即直接问牡丹:“小娘子,请问你可是【国色芳华】此间主人?”

    “是【国色芳华】我。敢问阁下是【国色芳华】?”牡丹含笑往主位上坐了,暗想道:按理说,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通常人们看见一男一女走进来,都会习惯xìng地认为走在前头的男人是【国色芳华】主人,会主动先找男人打招呼。可这小胡子不是【国色芳华】,而是【国色芳华】直接略过吕方,就找上了自己,可见是【国色芳华】个知情的。

    只听那小胡子倨傲地道:“敝人姓邹,乃是【国色芳华】闵王府的管事。”

    牡丹的神sè凝重起来,更是【国色芳华】添了几分紧张:“邹管事光临寒舍,真是【国色芳华】蓬荜生辉。不知管事所为何来?”

    邹管事听她言辞恭敬,略略有了一分笑容:“是【国色芳华】来报喜的。我家殿下听说芳园乃是【国色芳华】福缘和尚做的图,又有从袁十九那里买来的奇石万千,更有百种牡丹芍药名品,心中悠然神往之。眼看着牡丹即将盛放,便打算与一众好友前来赏huā,你们若是【国色芳华】招待好了,赏金不会少。”言罢竟是【国色芳华】一副笃定牡丹不会拒绝,也不敢拒绝的样子,直接就将一块金饼放在了几案上,“这是【国色芳华】定金。”

    “这么多?”牡丹吸了一口凉气,金银虽不流通,却不影响它们的价值,这样一块金饼,算来不会少于五两,那便不可能只是【国色芳华】一天两天的价格。若只是【国色芳华】一天两天,实在推脱不得之时她尚可应付,但看这样子,只怕是【国色芳华】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果见邹管事大笑:“这金饼,足足的六两,是【国色芳华】要包十天,从三月十九开始,一直到三月二十九。你也别嫌多,只要贵人高兴,还有厚赏。”

    那她还能参加什么牡丹huā会?说不得是【国色芳华】有人特意撺掇了这什么人借着闵王府的名头来坏自己好事的。牡丹含笑将那金饼轻轻推回邹管事面前,抱歉地道:“实在是【国色芳华】对不住。想来管事适才进门时应该看到了那块牌子。芳园刚刚建起,草木凋敝,没得污了贵人的眼睛……”

    话还未说完,邹管事就勃然变了sè,正要发作,吕方已然往前一大步,紧紧搂住了他的肩头,笑道:“邹管事,竟然是【国色芳华】你我适才看着就像你,可是【国色芳华】眼神儿不好,竟然不敢认看了这大会儿,才算是【国色芳华】认出你来啦”也不管邹管事愿不愿意理他,便死死拽着邹管事说闲话,又问牡丹要买酒菜招待邹管事。

    牡丹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由着他去,只叫周八娘好生整治一桌酒菜上来。等她回来,也不知吕方与邹管事说了什么,竟然将邹管事说得眉开眼笑。牡丹越发认定这其中有猫腻在,敬了一杯酒,让贵子近前伺候,就躲了下去。

    吕方见她下去,便将贵子支开,与邹管事小声说:“曹万荣的办法不好,太过明显,闵王此番也要去品评牡丹huā的,哪里有空来这里游什么园子。届时她一看就知道是【国色芳华】上了当。她可不是【国色芳华】什么省油的灯,万一闹将起来岂不是【国色芳华】功亏一篑?她特别信任我,我已是【国色芳华】看到了那huā,不如一切交与我来做,保管神不知鬼不觉,最后一切如意。您只管坐等拿钱就好。”

    邹管事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不能半途而废的。”

    吕方皱起眉头:“怎么?还不信我?说的是【国色芳华】要让我家的牡丹huā当上huā王,乃是【国色芳华】实至名归,难道我还会坏事?”

    邹管事见他一语道破,遂放了心,笑道:“他们还说你迂腐,要瞒着你。如此看来你倒是【国色芳华】个通透之人,那我便沾兄弟的光了。”忽听得外头脚步声响,二人心领神会地笑起来,推杯置盏,不再提此事。

    却说牡丹在后头等了约有半个时辰,才见贵子来了,道:“吕十公子问娘子要彩帛十匹送邹管事。二人说话小声得很,听不见在说什么。只听见提了几次牡丹huā。”

    雨荷紧张地道:“他们要干什么?会不会是【国色芳华】合伙儿来算计你的?”

    牡丹沉默片刻,沉声道:“给他。”

    过了小半个时辰,前面散了,牡丹去相送,邹管事喝得半醉,一边看着芳园的下人往他车上搬东西,一边对着牡丹道:“既然何娘子这里有事,我便禀明殿下,等牡丹huā会过了又再说。”

    牡丹谢了:“还望着管事以后多多照顾芳园的生意。”

    邹管事指着吕方道:“有十公子替你把关,想来牡丹huā会定然夺魁。”然后打着酒嗝上了马车。

    吕方有些尴尬,张口解释:“我……”

    “不必说了。”牡丹正sè对他行了一礼:“今日之事多谢你了。”

    吕方一愣,神sè突然间轻松下来,哈哈大笑道:“知我者莫如七郎也。”也就不解释所为何事,大步往园子里走去:“我看看你其他的huā儿长得如何。”因见菖蒲长得茂盛,便从小huā匠的手里要了剪刀:“其实我还有另一个爱好,种菖蒲。”一边说,一边飞快地运起剪刀修剪菖蒲,不多时,一只活灵活现的大象就出现在了牡丹面前。

    牡丹看得欢喜,赞叹道:“你这手可真巧太厉害了幸亏没被踩坏了,不然我可看不到了,你还会剪什么?再剪几个来看。”

    吕方只是【国色芳华】笑:“你喜欢什么我就能剪什么,你要什么?”

    忽听有人在背后喊了一声:“丹娘。”却是【国色芳华】好些天不见的蒋长扬。

    []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伏天氏  医道无双  唐砖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