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94章 上元(一)粉红300加更
    ?、、、、、、、、、、    ,自十四起,到十六止,整整日开放夜禁。彼时灯火耀地,亮如白昼,戏台夹道林立,角抵、戏、杂技尽相演出,鼓乐喧天,热闹非凡。人们合出动,贵同游,男女杂观。却正是【国色芳华】一年中最热闹最狂欢的节日。

    何家这几日特别热闹,简老、方二并宫中几个没什么轻重的内监被定了罪,担了责任。二郎、五郎、六郎尽都归家,发还被封了的铺,只彼时被去的财物只是【国色芳华】回来大半,其余杳无音讯。岑夫人倒也不气,只当消财免灾。

    只二郎在狱中感染了寒,六郎缺牙断腿,又挨了鞭板,行动艰难,伤处溃烂,孙氏拒绝照料他,也拒绝家中人相劝,决绝地夹着包袱自回了娘家,不过一个时辰,孙家大舅就前来要求和,要拿回孙氏的嫁妆。岑夫人见泼水难收,便劝六郎写离书,各得自由。六郎不肯,灌了黄汤下去,解酒装疯撒泼,杨姨娘又羞又气,哭闹了一场,弄得家中人都不高兴。

    为了这些琐事,故而十四这日就只有英娘、荣娘、何鸿、何濡几个与一道出门去观灯。今年却又与往年不同,皇帝特命于安福门外了一座灯树,高二十丈,锦绣绮罗、金玉装饰,上悬五万盏灯。又有余宫女、数名伎、民间年少妇女千余人,尽都衣锦罗,戴珠翠,施香粉,在灯下日夜踏歌,欢乐之至。

    牡丹因与蒋长扬早约了要在此处会面,便领着英娘等人直奔安福门。到得地头,放眼一看,尽都是【国色芳华】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不说是【国色芳华】看灯,道是【国色芳华】人看人也不为过,何鸿几弟兄倒也罢了,仗着年轻灵活,游鱼儿似地挤进去,远远朝着牡丹她们大声喊叫。牡丹与英娘、荣娘却只能是【国色芳华】摇头,光凭她们几个,根本别想挤近前去细看那灯,若真是【国色芳华】想看,还怕被登徒给趁机占了便宜去。

    英娘、荣娘遗憾得要死,咬着指头只是【国色芳华】叹气。忽见顺猴儿笑嘻嘻地走过来,行礼问过了好,便指着附近一处高台,道是【国色芳华】汾王妃、王夫人在那里观灯,请牡丹领了英娘她们一道过去登台观赏。牡丹便大大方方领了英娘等人前去,又叫贵去将何鸿等人领过来。到得台上,只见汾王妃、王夫人并汾王妃的几个儿媳、孙女坐在一处,却不见蒋长扬。牡丹领着英娘等上前行礼坐下,寒暄过后,便心不在焉地四处观望,到处找蒋长扬的影,却总是【国色芳华】瞧不见,不由凭空多了几分懊恼。

    众人坐了一回,汾王妃的长媳,嗣王妃艾氏笑道:“如此枯坐,实属无聊。不如趁着天儿早,往街上行去,四处观游一回如何?”

    众人纷纷应了好,依次下台,后头有人驶出两张大车来,请众人登车。牡丹看时,那车有讲究,不但高出地面许多,更是【国色芳华】四面悬空,只以薄纱遮挡,前后左右视线统统无遮挡,坐在上头正好观灯。便笑眯眯地上了车,与英娘、荣娘她们挤在一处,却见汾王妃身边的丫头莺儿过来请她:“王妃请您过去同坐。”

    牡丹只好下车跟着莺儿去了前头,才刚上车,就被王夫人拉了挨着她坐下,笑道:“我正和王妃说起前些日的事情呢,听贵说,那女人约你明日夜里去观灯?”

    牡丹晓得她是【国色芳华】指的杜夫人,便道:“嗯,说是【国色芳华】崇圣寺的灯好看。”今日一大早,柏香便来告诉她,崇圣寺的灯好看,让她明日务必要约蒋长扬一道去崇圣寺看灯,还说成败在此一举。

    王夫人与汾王妃对视一眼,会心一笑,道:“既然说是【国色芳华】崇圣寺的灯好看,那么我们便都去瞅瞅罢。”

    汾王妃笑道:“以己之心人之腹,说的就是【国色芳华】这种人了。听说她这两日大张旗鼓地到处为你家大郎相亲,夸下海口说是【国色芳华】要替他选一位德才兼备的名门贵女,弄得许多人心中不舒服,都道她是【国色芳华】贤惠得过了头,却也有人动了心思,主动去攀谈的。我是【国色芳华】不相信她如此好心的,依我看来,多半是【国色芳华】和你叫板。看说话有分量的是【国色芳华】她这个继母呢,还是【国色芳华】你这个生母。”

    “这也是【国色芳华】能跳几跳就能争得来的?”王夫人不屑地道:“理她做甚?咱们先看戏场,还按着咱们的来。明日且看她到底想作甚。”

    说话间,到了朱雀街,但见车水马龙,丝竹之声不绝,四处高悬各种彩灯,转花,黄龙吐水,金凫银燕,攒星阁,浮光洞,无数造型精致绝美的彩灯将整条大街照得形同白昼,喧嚣无。汾王妃突然来了兴致,道是【国色芳华】要从头走到尾,慢慢看将过去,王夫人自是【国色芳华】没甚意见。她二人下了车,其他人等自然不好意思再坐车,便都跟在后头,簇拥着二人一同叽叽喳喳地往前行去,看到好笑的,新奇的,便驻足观望点评一回,望见小摊上头有好吃的,也不忘买了尝上一尝,玩得个个眉花眼笑的。

    忽然有人拉了牡丹的袖一把,牡丹回头,正好对上樱桃的笑眼,樱桃朝她暗暗努努嘴,示意她看左后方。牡丹回头望去,但见蒋长扬穿了件石青色的袍,站在一盏大走马灯的灯影之下,望着她只是【国色芳华】抿着嘴笑。牡丹想了想,上前去扯了扯王夫人的袖,示意她看那边。但见蒋长扬焦急地皱起眉头,又讨好地望着王夫人笑。王夫人轻轻一笑,低声道:“早去早回,我只替你看顾你侄们一个时辰,过时不候。”

    得了她的允许,牡丹便悄悄挪出人群,慢慢走到边缘,脱离了大部队。待王夫人等才走出不到两丈远,蒋长扬就大步奔过来,牵了她的手,拉着她一道,快步朝人多热闹处奔去。

    牡丹跟着他疯跑一气,笑道:“人家都在看我们呢,就和两个疯似的。”

    蒋长扬攥紧她的手,笑道:“大家都差不多,谁管咱们?”

    二人牵着手看了一回杂耍戏,手心里头全是【国色芳华】细汗,尽都觉得台上的表演没有任何意思,看着挺无趣的。蒋长扬偷偷看了牡丹一眼,低声道:“怪没意思的,咱们四处走走说说话?”

    这还是【国色芳华】那个秘密说出口之后,二人第一次单独会面。牡丹总觉得中间有一层纸被捅破,见着他就有些不自在。便不看他,只笑道:“我觉得还不错呀。上次节时我就没机会看清楚,明日又要去崇圣寺,后日要陪我娘和嫂她们,眼看着是【国色芳华】没机会看了,让我好好看看。”

    蒋长扬闻言,有些失望,忍了一回,又觉仿佛有爪挠心,便厚着脸皮道:“我有许多话要同你说。咱们那边去。”牡丹回眸一瞧,却是【国色芳华】不远处一条清净的街口,行人稀少,灯光也没这边亮,却是【国色芳华】个约会的好地方,不由心口一紧,慢腾腾地摇头:“就在这里说也挺好,我想看戏。”

    “这里不是【国色芳华】说话处。”蒋长扬见她死活不应,不由恨得咬牙,一转眼瞧见牡丹红了耳垂,假装镇定的样,不由心中一颤,不由分说就扯着她走:“要看这个什么时候不能看?过了今年还有明年,后年,大后年……你专爱和我作对!”

    牡丹的手被他握在掌心,被汗水浸湿,她却没有觉得不舒服,只是【国色芳华】觉得又紧张又欢,她反手握住他,跟着他脚步轻快地转进了那条街。夜色静好,旁挂着的彩灯散发出温暖柔和的光,两两的行人嬉笑着从他们身边经过,空气中散发着兰桂的芬芳。二人低头牵手走着,反倒觉得找不到话可以说。

    良久,牡丹道:“你娘只给我一个时辰,不然就不替我管我侄儿们呢。你不是【国色芳华】要和我说什么吗?还不赶紧说?再不说我要去看戏了。”

    蒋长扬微微红了脸,抬头看着她,眼里亮晶晶的,哼哧了一回,方低声道:“那天我娘偷偷跑去找你,我不知道,过后听说,吓了我一大跳,冷汗都冒了出来。”

    牡丹就晓得他要提这件事,便觉得脸上一热,将头侧开:“那又如何?也没见你急着跑来看看,你就不怕我们吵起来,把事情给弄黄了?”

    蒋长扬干笑:“我那不是【国色芳华】在宫中,也不知道么?我想着她爱睡懒觉,又是【国色芳华】长途跋涉,这样的冷天,怎么也得睡到中午时候才会起床,我回来正好守着她。谁知她会那么早就起了床,早饭都不吃就去找你?”然后脸上带了几分柔情:“正在担心呢,她就和我夸你,说你胆大,不怕吓唬。又说……”

    牡丹见他突然住了声,不说话了,便道:“还说什么了?”

    一抬头就看见蒋长扬含笑的眼睛,她平白从中看出些不对劲来,又羞又恼,抬起脚就狠狠踩了他一脚:“不许这样看我!”

    蒋长扬吃痛,咧着嘴道:“我看你怎么了?十九那日汾王妃就要上你家的门,待到写下通婚书,你就是【国色芳华】我的人,我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牡丹一愣,挑眉看着他:“你说十九那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第一序列  凡人修仙传  南方财富网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