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90章 母子谈心(为打赏加更)
    ?、、、、、、、、、、    蒋重见蒋长扬拒绝,心中火更炽,正想出言狠狠训斥他几句,忽听得不远处有人脆生生地道:“公,夫人正在发脾气呢,道是【国色芳华】她远道而来,却不见你备下好酒好菜接她,还连影都不见。让您赶紧回去陪她吃饭,不然不饶您呢。”却是【国色芳华】王夫人身边的贴身侍女樱桃。

    原来已经到了?这么快?他还以为最快也要明日呢。蒋长扬不由喜上眉梢,扫了蒋重一眼,心知他二人必然已经见过面,而且蒋重定然吃了瘪。当下呵呵一笑,朝蒋重抱了抱拳:“我娘远道而来,许久未见,甚是【国色芳华】想,我得先去看看她。您慢走。”

    蒋重眼巴巴地看着蒋长扬绕过他,径自去了,与那来接他的侍女低声说笑起来,发出一阵欢快畅意的笑声,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明显就是【国色芳华】非常欢喜他母亲的到来。不自觉地,他想到了阿悠适才和他说过的那些话,他们母间没有秘密,他们母间的感情好得不得了,可蒋长扬一看到他,就算不是【国色芳华】黑脸,也是【国色芳华】面无表情,更是【国色芳华】从来没有半句闲话。来来去去,事无大小从来不和他说,他要知道其行踪,还得从旁人口里听!弄得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皇帝还特别提醒他,让他偏心,只顾着小儿。

    这算什么父?甚至比不得一个外人。明明不是【国色芳华】他的错,当年不是【国色芳华】他不肯教养蒋长扬,他只是【国色芳华】犟不过阿悠的以死相拼,这才答应了阿悠将他带出去。可他也还指望着,阿悠从来没有吃过苦,不知人间疾苦,放她去,等她四处碰了壁,知道了艰难,就还会回头,他们还可以和从前一样的过日。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国色芳华】,阿悠从来就没有回过头,还把他的儿教成了这个样!难道父成仇,她就满意了?这么多年,经过这么多事,就不见她的心胸开阔一点,还是【国色芳华】一般的记仇!

    蒋重越想越生气,待到门吏开了坊门,就使劲甩了马儿一鞭,任由马儿带着他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狂驰,任由汗湿重衣,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将胸中的那口闷气散发出来。

    蒋长扬含笑听着樱桃叽叽呱呱,不住嘴地和他描述一上到的事情,又说本来方爷是【国色芳华】要夫人别急,遇到雨雪天气就停下来好好整顿再走,可是【国色芳华】夫人不听,就想早点来看公,所以下着大雪也没停下。雪深,马车驶不动,夫人就弃车骑马,这才赶在日落前进了城。

    蒋长扬听得心头暖洋洋的,便随口插了一句:“方爷什么时候来?”

    樱桃一愣:“不知道呢。来之前夫人才和他吵了一架,夫人把给方爷的鞋都绞烂了。不过第二天早上,方爷还是【国色芳华】来送咱们上,一口气和夫人说了十句话,夫人都没理,马车启动时才和他说了一句,回去吧。方爷这才开开心心地回去了。”

    蒋长扬想到自老娘那得理不饶人的脾气,忍不住轻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丫头,你怎知晓方爷和夫人一口气说了十句话?”

    樱桃认真道:“奴婢数着的。他们一吵架,奴婢就害怕,不知该劝谁好,但总得找点事情做,便数他们一共吵了多少句。”

    蒋长扬失笑:“你这个死丫头。仔细夫人知晓,剥了你的皮。”

    樱桃调皮地一笑:“公,适才那国公爷和夫人说了未来少夫人的坏话,夫人这才生了气。你想不想知道?”

    蒋长扬心头一跳,随即道:“他说什么我都不怕。”

    邬骂道:“樱桃死丫头!越来越不知尊卑,有你这样和主说话的么?还不赶紧招来?”

    樱桃白了他一眼:“熊嫂也来了的。昨夜我看见她在磨针,说是【国色芳华】要看看你老人家的皮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又厚了。”

    邬不敢惹他老婆熊嫂是【国色芳华】的,眼看着蒋长扬和顺猴儿脸上的笑容暧昧起来,他脸上挂不住,便骂樱桃:“死丫头!夫人宠得你不知天高地厚,赶明儿让公给你配个大老粗,揍死你。”

    樱桃吐了吐舌头:“只怕不等我被揍死,你已然被熊嫂的大蛮针给戳死了。”随即回头看着蒋长扬,担忧地小声道:“公,您听了别气,那国公爷说少夫人那个,那个……”她有些脸红,毕竟大姑娘家说这个事,还是【国色芳华】有点那个啥。

    蒋长扬的脸色阴沉下来,他摆了摆手,示意樱桃不要再说了。是【国色芳华】什么出身,他没有隐瞒王夫人,唯一隐瞒了的,就是【国色芳华】关于牡丹不能生育那件事。要说有什么会让蒋重拿着当重锤敲,让王夫人生气,也只有这个。

    樱桃见他脸色不好看,立即乖巧地闭了嘴。

    蒋长扬默然进了门,只见四处灯火辉煌,人来人往,仆役们欢天喜地的低声炫耀自己得的赏。与他之前一个人住的时候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到处都很热闹。

    他穿过武康石小径,站在一丛被雪压得弯了腰的竹旁抬头看着不远处的那幢灯火辉煌的小楼,王夫人就在里面等着他去解释,等着他去说服她。他有些紧张,母亲平时很讲道理,很好说话,可一旦倔起来就像一头牛,万一她不答应怎么办?按他的打算,本是【国色芳华】不想和她提起这件事的,等生米煮成熟饭又再说,他就不信她不会喜欢牡丹。可是【国色芳华】这个计划明显被打了。牡丹他是【国色芳华】必须娶的,可他也不想要母亲伤心,那他就必须得有充足的理由说服她。

    蒋长扬背着手,围着那丛竹来回绕了几圈,紧张地思着该怎样说服王夫人,迟迟也没跨出那一步。他想得过入神,甚至于王夫人蹑手蹑脚地摸到他附近他都不知道。

    看这皱眉苦思的小样儿,是【国色芳华】很喜欢那何牡丹那?是【国色芳华】在考虑怎么说服她吧?王夫人撇撇嘴,就近抓住几根翠竹,使劲儿一摇,上面的雪扑簌簌地掉下来,洒得蒋长扬满头满身都是【国色芳华】。王夫人还不解恨,团了一团雪,一把扯住对着她讨好地笑的蒋长扬,揭开他的衣领,尽数塞进他领里头去。

    蒋长扬被冷得打了个大大的哆嗦,他委屈地看着王夫人,又夸张地打了几个哆嗦,却不敢从领里头将雪拿出来,任由那雪化成了水,顺着他的背脊一直淌下去。

    王夫人冷哼一声,扔下他甩手进了楼,蒋长扬忙忙地跟了进去,涎着脸去拖她的手,“娘,亲娘!我好想你。算着你再快也得明日才能到,正算着准备一大早就出城去接你呢,哪晓得你老人家想儿,这么快就赶来了。刚才听见樱桃的声音,欢喜得我和什么似的。”

    王夫人不看他,将他的手挥开:“看不出来。我只看到有人不想见我,一直就在外头绕圈。”

    蒋长扬呵呵一笑,毫不气馁地又拉起她的手:“娘,儿知错了。”

    王夫人不理他,往桌前坐了,径自拿起筷准备吃饭,才看了一眼鸡,她最爱的鸡翅膀就到了她碗里,才看了一眼虾,虾就被剥了皮放到她面前。刚想喝口小酒,温得刚好合适的酒就送到了唇边。

    从小到大,他都很懂事,不会让她操心,但是【国色芳华】这样狗腿,只有有求于她的时候才会做到这个地步。那个女人对他很重要?王夫人抬头犀利地看着蒋长扬,但见蒋长扬一手执筷,一手执杯,纯洁可爱,天真无辜地看着她眨眼睛:“娘,你一来这房平白就热闹起来,你说奇怪不奇怪?”

    二十多岁的人,都可以做爹的人了,还装出这副样来。王夫人有些想笑,拼命忍住了,淡淡地道:“你的意思是【国色芳华】我很吵?”

    蒋长扬笑道:“我就喜欢吵!”

    王夫人撇撇嘴:“得了吧!看在你这么有诚心的份上,暂且饶你不死。”

    蒋长扬立时挨着她坐下来,甜滋滋地喊了一声:“娘……丹娘替你接了两株什样锦,那可是【国色芳华】外头买不到的。”

    王夫人拍了他一巴掌:“臭小!这么大的事情,你干嘛瞒我?害得我今天措手不及,差点没丢脸。”

    虽然她是【国色芳华】用这种方式说出来的,可她其实就是【国色芳华】在委婉地问他这件事。蒋长扬沉默片刻,抬眼看着王夫人:“娘,不告诉您,是【国色芳华】因为儿怕您不肯答应。”

    王夫人冷下脸来:“你打算生米煮成熟饭,逼着我不得不答应?难道你不知道我最恨的就是【国色芳华】这种事情?”

    蒋长扬垂下眼,低声道:“我知道。您记得小时候我有一把小匕么?是【国色芳华】他送我的,我一直很喜欢,睡觉都抱着睡。走的时候,您什么都没拿,叫我也别拿,说咱们不稀罕。我舍不得,又怕您瞧见了伤心,就偷偷藏在怀里。一直走,一直走,您还是【国色芳华】发现了。”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以为您会骂我打我,可是【国色芳华】您没有,您说我是【国色芳华】个傻孩,您已经够伤心了,怎么会舍得我也伤心……既然我喜欢,就留着。”

    王夫人的眼圈突然红了,她定定的看着蒋长扬:“她很重要?”

    蒋长扬认真地看着她,坚定地道:“对我来说,你们一样重要。我舍不得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不开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南方财富网  轮回乐园  斗罗大陆  万族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