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86章 没错(二)粉红180加更
    ?

    84章没错(二)粉红80加更

    谢谢订阅、打赏、粉红、推荐、留言,继续求粉红O(∩_∩)O~

    ——*——*——

    蒋长扬不言,任由小八抓住他的袍子,巍然不动,只淡淡地看着萧越西。他虽然不说话,但态度很明显,有他在,萧越西别想飞起来。

    萧越西不甘心地收回了目光。所有的计划统统被打断,前面所做的一切准备都付之流水,作了无用功。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管真相如何,萧雪溪和蒋长扬也是【国色芳华】没有任何可能的了。可是【国色芳华】要叫他咽下这口气,平白便宜了灰兔子一样的蒋长义,他不甘心萧雪溪也不会愿意但要怎么办?棘手得很。

    萧越西在痛苦轮回挣扎良久,直到萧雪溪身边伺候的人从藏春坞里头出来,低声道:“娘子清醒了。”萧越西方扫了蒋长扬兄弟俩一眼,转身入内。

    萧雪溪裹着件裘皮披风,怔怔地坐在冰凉的石榻上,双目失神无光,涣散没有焦距。她不明白这样可怕的事情怎会落到她身上,不该落到她身上的。就算是【国色芳华】不幸,为什么刚才的那个人会是【国色芳华】蒋长义,而不是【国色芳华】蒋长扬,还被蒋长扬给看了去……她想死。

    萧越西一阵心痛,上前轻轻按了按她的肩膀,叹了口气。萧雪溪猛地一缩,尖声道:“那酒有问题!你……”萧越西吓得冷汗都出来,一把捂住她的嘴,低声道:“姑奶奶,小声点儿,都在外头呢。”

    萧雪溪疯狂地抠着他的手,使劲地挣扎,满脸满眼都是【国色芳华】泪。萧越西心头不好受,生生忍住了手上传来的剧痛,任由萧雪溪发泄。良久,萧雪溪没了力气,软了下来,他还不敢松开手,只低声道:“阿溪,事已至此,你再悲愤也无济于事。你放心,一旦查出是【国色芳华】谁搞的鬼,我立刻就替你报仇雪恨现在我放开手,你别嚷嚷。”

    萧雪溪哭得喘不过气来,抽搐一回,良久方缓过来了,低声哭骂道:“是【国色芳华】谁害的我?不就是【国色芳华】你么?”若不是【国色芳华】他在那酒里头下药,又没本事,让她误饮,她怎会落到这个地步?萧雪溪一时悲从来,又探手去掐萧越西的脖子:“你害我,哥哥你害我。你赔我,你赔我啊,我不依……哥哥,我不依……”

    萧越西有苦说不出,只能使劲按住萧雪溪的手,小声抚慰。他自己最清楚,他要的效果是【国色芳华】自然而然,干净利落的,又怎会用这种下三滥的药?给人一查就能查出真相来,堕了他的名声?

    原计划,他今日要做的是【国色芳华】埋下怀疑的种子——让牡丹醉酒,利用吕方喝醉了酒就会发狂缠人的脾气先弄点不愉快给蒋长扬看看,再利用那副画,让牡丹心生疑虑,重头戏还在元宵节那日。待过了元宵节,这二人间要不生隙也难。只要有了疑虑,有了误会,他再慢慢施展手段,神仙也难将这二人再重新捏合在一起。

    为了保护萧雪溪,所有不太合适的场面他都让萧雪溪提前避开,留给他来处理。可是【国色芳华】今日萧雪溪却因这个提前商量好的退出反而落入别人的圈套而丝毫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该牡丹喝下的酒牡丹没喝下,不该出现的下三滥的药出现了,还被萧雪溪给喝下了。又被人把她和蒋长义凑在一处,而且就在这路边的假山洞里。蒋长义言之凿凿,是【国色芳华】萧雪溪请他来的……

    这些不该出现的事情统统出现了,虽说一定是【国色芳华】有人在背后捣鬼,但也说明自家的篱笆没有扎牢,还是【国色芳华】得怨他自己。萧越西心一阵烦躁,沉声道:“别哭了,蒋三郎说是【国色芳华】你请他来的,可有这回事?”

    萧雪溪声嘶力竭地道:“怎么可能他毁了我,还敢污蔑我,我要他死,我要他死”蒋长义怎么配得上她

    忽见一个小厮探头探脑地进来,低声道:“朱国公来了。”

    朱国公来了蒋重怎会突如其来的跑到这里来?绝对不会是【国色芳华】凑巧。萧越西猛地站起身来:“可知他来做什么?”

    他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贴合着他的安排,一步紧逼一步,将他逼入墙角里,手段卑劣,狠毒无比。但他不知道对手是【国色芳华】谁,这个人有可能是【国色芳华】蒋家的任何一个利益关系人,也有可能是【国色芳华】潜藏在他身边的,表面上是【国色芳华】他朋友,实际上是【国色芳华】萧家的敌人,还有可能是【国色芳华】一些不愿意看到萧雪溪与蒋长扬成就好事的人。一切皆有可能。萧越西越想越坐不住。

    那小厮摇头:“不知道,蒋家兄弟还不知道,此时席公子正设法拖着他,想问您的意思……”

    见或是【国色芳华】不见?若是【国色芳华】见了,萧雪溪和蒋长义的事情基本上就是【国色芳华】对手所希望达成的结果;若是【国色芳华】不见,以后萧雪溪这事儿还要折回头去寻蒋家,到底是【国色芳华】女方,吃亏得多。萧越西又在痛苦轮回了一遍,最终做了艰难的决定:“请他过来。”

    萧雪溪含泪道:“哥哥,我不要我不要我宁愿做女冠去”

    萧越西硬着心肠道:“你好生歇着,我是【国色芳华】你哥哥,能替你争取的我自然会替你争取,就是【国色芳华】我不行,也还有爹爹”言罢不敢回头,大步往外头去了。

    蒋长义还在老地方趴着,蒋长扬立在一旁和牡丹喁喁私语,小八提心吊胆地立在离蒋长扬不到三步远的地方,警惕地盯着周围的人,随时准备跳到蒋长扬身边去求庇护。萧越西咳嗽了一声:“令尊来了。”他看见蒋长扬的脸上露出一丝讶然来,牡丹有些不安,蒋长义的脸色则看不清楚,不过小八脸上却是【国色芳华】露出害怕惊惶的样子来。猜不透。

    不多时,紫衣玉带的朱国公蒋重板着脸大步行来,先看见蒋长扬,再看到他身边明显是【国色芳华】女子装扮的牡丹,想到他一出宫就急匆匆来见这个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女子,心便不喜。又见蒋长扬的表情淡淡的,丝毫没有半点儿子见了父亲后的尊重之意,心更怒,还未来得及问蒋长扬话,就瞧见了地上趴着的蒋长义,一旁站着仇人似的萧家人,不由大吃一惊,问蒋长扬:“这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

    蒋长扬瞟了萧越西一眼,不语,意思是【国色芳华】别问他,要问就问萧越西。

    萧越西也不和蒋重行礼,淡淡地道:“敢问国公是【国色芳华】听说了令公子做下的好事才急匆匆赶来的么?”

    蒋重不知蒋长义这个一向老实乖巧的孩子到底做了什么事,但他直觉这事儿不简单,便道:“我是【国色芳华】有事找我儿成风,听说他往这里来了,这才过来的。敢问萧大郎我家三郎怎么得罪了你?”

    真凑巧。萧越西嘿嘿冷笑,使劲儿踢了蒋长义一脚,道:“岂止是【国色芳华】得罪,我要杀了这个没有廉耻的卑鄙小人”

    蒋长义吃痛,生生忍住了没有叫出声来,只硬撑着抬起头看蒋重:“爹,儿子错了,儿子不该来赴这个宴会,生生害了家里的声誉,让您失望了”

    “你这个孽障说,到底做了什么丑事”蒋重心头一沉,上前去扯起蒋长义来,不由分说,一巴掌就要朝蒋长义脸上拍下去。蒋长义早猜到事发之时会挨这样一顿,便也不挣扎,只闭了眼准备承受。蒋长扬往前一步,抓住蒋重的手腕,淡淡地道:“先问恰竟蓟垮楚了再打也不迟。”然后问蒋长义:“你有什么话还不说清楚?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蒋长义一听这话有内容,仿佛是【国色芳华】帮着他一般。按理说,蒋长扬该恨他的,可是【国色芳华】蒋长扬似乎愿意帮他,这样的机会怎能放过?他便叫小八:“拿那张纸条给国公爷看。”

    小八这才背过身去,翻起几层衣襟来,在亵裤夹袋里摸出一张纸递给蒋重。蒋重皱着眉头接过去,却是【国色芳华】寥寥几个字,就是【国色芳华】约蒋长义在这里见面。笔迹娟秀,看得出是【国色芳华】女子手笔。

    蒋长义这才满脸羞愧地缓缓道:“我因多饮了几杯,不胜酒力,怕失态丢丑,便往外头来打算醒醒再回去。突然就有人用这纸包着一粒石子扔到我脚边。我拾起来,见是【国色芳华】萧……萧家娘子的笔迹,想到她在宴会上待我很是【国色芳华】亲切,便壮着胆子往这里来,一来她果然在这里,她待我很好,我一时鬼迷心窍,没把持住,我们……”

    萧越西听不下去,一声断喝:“上面具名了么?你怎知晓是【国色芳华】她的笔迹?”

    蒋长义犹豫很久,方道:“我以前看到过她写的诗词,先前在暖亭里头也看到过一张画,印象很深,所以认得是【国色芳华】她的。”

    萧雪溪在里头听见,忍不住扶着墙壁站起身来,哭骂道:“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给你写过纸条?你也配?分明是【国色芳华】你在我酒里下药,趁我昏迷,污了我的清白……”

    蒋长义痛苦地道:“明明你以前见着我,待我就一直挺好,先前待我也那么好,大家都看见了的,刚才你也喊我蒋哥哥……我……罢了……都是【国色芳华】我的错”

    萧越西脸红耳赤,狠狠瞪了身边小厮一眼,那小厮忙往里头去,低声相劝,萧雪溪低声抽泣起来,却不出声了。

    蒋重一时心思百转,事到如今,萧家这亲必须结,不结以后便是【国色芳华】仇人。便握着那张纸条板着脸对着萧越西道:“若是【国色芳华】这孽障的错,我必然叫他偿命,只是【国色芳华】他喊屈,是【国色芳华】否先取那画儿来瞧瞧?我好叫他死得心服口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三寸人间  斗罗大陆  汉祚高门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