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79 汾王妃回来了
    ?、、、、、、、、、、    秋实倒是【国色芳华】想赶紧跑掉,脱这个是【国色芳华】非窝呢,可他刚挪动脚步,就被清华一大声喝住:“站住!作死的奴才,这是【国色芳华】要去给谁报信呢?”

    刘畅和秋实的小心肝都颤了一下,刘畅道:“我本与人约好今日要谈生意的,现下成了这样,怎么见人?少不得叫他去和人说一声。”想想要叫清华不发声,就是【国色芳华】要叫她不得闲,于是【国色芳华】又发力去拖她:“你只顾管他作甚,我问你的话你还不曾回答!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们就去找你的人评评理,看你自进了我家的门都了些什么!”

    清华本已是【国色芳华】了退堂鼓,见他又扯过来,实在躲不得,又实在害怕,只好虚张声势,他:“刘畅!你敢!你再敢动我一根头发丝试试,我一定去宫里头,我也这张脸了……”

    刘畅“呸”了一声,骂道:“我还不要命了呢!正经的公主娘娘也没你这么不知轻重的……到底是【国色芳华】谁说的?你说不说?不说我定然休了你!”却是【国色芳华】没有再动手了,只暗自盘算,得弄件事,把清华的痛脚抓在手里才好。

    “你敢!我才先出了你!”清华只不说是【国色芳华】谁说的,奋起反抗,她越不说,刘畅越怀与萧越西脱不开干系。

    二人在那里纠缠不清,秋实趁机跑了出去,拐两拐,奔至半途中,远远看见一个像是【国色芳华】的身影与个年轻男说话,随即跟着那男走了。立时迭起脚去追,没追上,打探无门,只好折回去报信。彼时刘畅与清华已经停止练武,只在修炼口才。

    刘畅见秋实回来了,心急火燎要将清华撇开,一问究竟,怎奈清华发现他心急,偏就不放,二人便呈胶着状态,谁也奈何不得谁。几个嬷嬷也不劝,只在一旁袖手看着,谁都晓得这二人是【国色芳华】轻易离不掉的,看着不出大问题就好。

    闹到天将要黑,二人都腹中空空,没了精神,方才借着下人相劝,各各回去。刘畅听秋实报了,气得晚饭都吃不下去,心急火燎地一打听,这才得知二郎、五郎有人插手暂且保下了。保的人不是【国色芳华】别的,又是【国色芳华】朱国公府,立时便想到与杜夫人分不开。一时就有些烦躁,又是【国色芳华】朱国公府,又是【国色芳华】萧家,还答应了他,也不知那死女人到底背后答应了多少人的条件?果然好得很!

    正在咬牙切齿,想赶在天黑关闭坊门前施展下一步行动,又听说魏王府来了人。来的却是【国色芳华】魏王世妃,到底是【国色芳华】娘家人,拐弯抹角地将戚夫人和刘承彩噎了一回,又训刘畅,清华得意得很,刘畅不得已,忍气吞声,一拖错过了最佳反应时机。

    且不说刘畅这边如何成了一团麻,牡丹天微微亮就在汾王府外头候着,守了一日不曾守到,倒是【国色芳华】张五郎和秦娘都分别派人来会过了她。第二日一清早,她又在王府外守候,一边来回踱步御寒,一边低声与贵说话打发时间,不多时忽见一个穿着褐色圆领袍的麻脸汉骑马过来与贵打招呼,审视地看了牡丹一眼,贵忙跟了他立在墙边低声说话。

    二人说了一回,那麻脸汉留在原处,贵过来叫牡丹:“娘,这位是【国色芳华】金爷,这次的事情多得他襄助。万事齐备,只欠东风。”

    牡丹大喜,忙整了衣衫,上前去谢,金爷目光锐利地看着她,还了她的礼,将一叠纸递给她,道:“某已将所托之事尽数办妥,适才已然道与贵知晓,郎君不用多谢,这本是【国色芳华】某欠下的人情。”然后扬长而去。

    牡丹津津有味地翻看着手里的纸张,戏谑道:“虽则得了张五哥他们的襄助,但若非你请动了内卫,也不会如此顺利。你这样能干的人,怎会卖身为奴?你若是【国色芳华】去跟随个王侯将相什么的,不说飞黄腾达,也比跟着我强。”原本是【国色芳华】想将雨荷配与他,但越看贵得力的表现越是【国色芳华】不敢开口了,说不定又是【国色芳华】个装的。

    “这些人看的不是【国色芳华】小的脸面,还的是【国色芳华】将军的情分。”贵笑道:“至于小的,出身本就卑,要说王侯将相,将军可不是【国色芳华】将?护得您周全,将来将军可不会叫小的吃亏。”他欠的,可是【国色芳华】蒋长扬条人命,说不得,说不得。

    牡丹微微一笑,越发想蒋长扬。忽听清脆的马蹄声从街口处传来,紧接着车轮粼粼声响,她立时振奋了精神,回过头去睁大眼睛看着,但见二十多号人马簇拥着一张双马拉乘的大车对着自己这边行了过来。

    牡丹愣了愣,随即狂喜,不假思地迎了上去,大声喊道:“民女何惟芳求见汾王妃!”

    看见有人拦道,便有侍卫上前凶神恶煞地驱赶,贵挡在牡丹面前,牡丹只是【国色芳华】跳着脚大声喊,仗着贵掩护,身形灵活,左冲右突一直往前头去。

    马车停了下来,少倾一个垂髫侍女走过来,审视地看着牡丹道:“哪里来的浪荡!竟敢如此无礼,冲撞王府仪仗!王妃命打二十鞭扔出去!”

    浪荡?牡丹突然想起自己上唇处还贴着的小胡髭,立时手忙脚乱地扯了一把,也不管扯干净没有,只厚着脸皮大声道:“我不是【国色芳华】浪荡!是【国色芳华】王妃自己说我是【国色芳华】她的小朋友,邀我来府里做客的!我姓何,上次是【国色芳华】跟着白夫人去的福云观,烦劳这位姐姐替我和王妃说一声。”

    那侍女早得了吩咐,一边看着牡丹脸上残留的半边胡忍着笑,一边故作严肃:“好大的胆!王妃说了不认得你!”

    牡丹睁大眼睛,一边躲避来拿她的人,一边大声道:“外面人都说王妃体恤下情,古道热肠,常救人于危难之中,我这才来的,如今看来,却是【国色芳华】假的!也只是【国色芳华】沽名钓誉之辈!打了也好,叫我认清了才好。”

    汾王妃在车驾里听见,倒笑了,与身边的侍女道:“还是【国色芳华】一样的胆大妄为,莺儿你去领她进府。”

    莺儿跳下车,喝住揪着牡丹的侍卫,掩嘴笑道:“这位长着半边胡髭,不知是【国色芳华】男是【国色芳华】女的小郎君,王妃问你,你认清楚了又怎样?”

    牡丹听她这样问,心中大定,伸手将另外一撇小胡髭撕下来,老老实实地道:“不怎样,我就是【国色芳华】想引起王妃的注意,听我一言。”

    莺儿笑道:“你倒是【国色芳华】老实。王妃要见你,请随我来。”

    牡丹看了贵一眼,将怀里的纸张尽数递与他拿着,转身随莺儿进去,在一间小小的花厅坐下来候着。

    约莫过了两盏茶的功夫,便有人来领牡丹入内,七拐八弯,入了一间华屋,但见正中蜀锦七彩地衣花团锦簇,上头压着兽头银鎏金香炉吐纳芬芳,四边帐幔低垂,一架素白屏风前设着张美人榻,榻上歪靠着的正是【国色芳华】汾王妃本人。

    牡丹上前行了礼,汾王妃淡淡叫她起身,道:“我原定要元宵节观灯才回,你怎知我今日回来?”

    牡丹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实不相瞒,一直就守着的,昨夜里是【国色芳华】歇在这附近的邸店里,就想撞个好运。”

    汾王妃也不问她到底为了什么事,只问:“为何不让白夫人领了你来?或是【国色芳华】递上名刺等我通传?何必去闯我的仪仗?就不怕被打了扔出去么?”

    “阿馨她身体不好,在养胎,不敢劳动她。等您召见,又恐误事,让兄长受罪。敢大胆闯王妃的仪仗,一是【国色芳华】久旱逢甘雨,喜而忘形,二是【国色芳华】知道王妃心善,不会与我计较。后来大胆说那些话,也只是【国色芳华】听说您忘了我,仗着您心善,故意想引您注意,希望您见着了就想起来啦。”

    “呵……”汾王妃哂笑了一声,道:“小嘴儿挺会说的,我要是【国色芳华】惩你,倒是【国色芳华】我不心善了。罢了,小朋友,你寻我何事?”

    牡丹忙将当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汾王妃道:“你是【国色芳华】说你家是【国色芳华】冤枉的,被人陷害了?”

    牡丹点了点头。

    汾王妃慢吞吞地道:“可是【国色芳华】据我所知,那事儿证据确凿,想要翻案那是【国色芳华】万难,你是【国色芳华】欺我不知实情,特意来引我替你去冲锋陷阵得罪人的?你心疼你朋友阿馨,心疼你的家人遭罪,为何就不感念我也曾帮过你忙?”

    牡丹一时沉默下来,虽然她靠着秦娘、张五郎、内卫、李荇等人相帮,已经将事情大致经过弄清楚了,关键地方有了充分的证据,可是【国色芳华】还需要一个人承头将它揭出来。到底牵扯到这么多人,民告官,就算是【国色芳华】一时告到了,解了一时意气,也是【国色芳华】后患无穷。之所以找上汾王妃,就是【国色芳华】想找一条折中的,对何家最好的解决办法。汾王妃是【国色芳华】蒋长扬信任的人,也是【国色芳华】她能想到的最合适的人,既然不行,那便只有走另一条。

    想到此,牡丹抬头笑了一笑,强忍着想要继续苦求的欲望,朗声道:“王妃说得是【国色芳华】,谁都不容易。谢谢您上次帮了我,这次又拨冗见了我,听我唠叨这半日。为难您了。”说完望着汾王妃深深一礼,便要告退。

    汾王妃见她果然要走,道:“慢着,你既然言之凿凿说你家兄长是【国色芳华】被冤枉的,应该有证据吧?你苦守这几日,空跑这一趟,难道就甘心么?不怨我?”

    牡丹苦笑道:“我会失望,但绝不会怨您。”她从来不是【国色芳华】那样的人,至于证据,没有十足的把握,她怎敢让它出现?

    汾王妃垂眸不语,挥手让她离开。见牡丹离开,莺儿便问汾王妃:“王妃为了她匆忙赶回来,为何见了她又什么都不做就叫她离开?”

    汾王妃泰然饮茶:“且试她一试,蒋大郎千里传书求我,我总得看看他的目光如何,看她配不配。你这样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我真没想重生啊  轮回乐园  斗罗大陆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