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57章 伪(二)
    ?、、、、、、、、、、    杜夫人听得老夫人这句明显带着意气的话,心里暗喜,沉默片刻,低声道:“母亲,今日儿媳还到了杨御史的夫人,她说现在外面都在传前几日那件事,说得很不好听。”

    老夫人越发不高兴,重重地将手里的茶碗一放,道:“不是【国色芳华】已经说清楚了么?是【国色芳华】奴才在作怪,扔的也不是【国色芳华】御之物,东西也都追回来供奉着了。圣上都没说什么,御史台倒有话讲了?”

    这件事老夫人相当生气。东西是【国色芳华】她为了维护她那不容违逆的形象而叫人的,可她没想到里面会有御赐之物,也没想到她的话发出去后,不是【国色芳华】像往常发生类似的事情时那样,众人表面应了顺着她,实际上却会将这种貌似不妥的事情先按下来,过后等她气顺了才又去禀明。而是【国色芳华】真的扔出去了!

    她更不曾想到会有奴才如此胆大妄为,踩低捧高,竟敢趁机侵吞私占御赐之物与值钱的东西。不过也幸好如此,才能找到替罪羊,但最主要的还是【国色芳华】圣上旧情,睁只眼闭只眼饶了国公府,否则她白发苍苍还要入宫请罪,那才是【国色芳华】把老脸都丢干净了。她也有些怨杜夫人,怀杜夫人趁此机会借她之手算计蒋长扬。但她最的还是【国色芳华】蒋长扬,这小阴险恶毒,非但不和她说里面有御赐之物,还激她说出那种话来,用心险恶,真正可恨!果然是【国色芳华】娘种!

    杜夫人知晓老夫人此刻最恨最恼的人就是【国色芳华】蒋长扬,心里少不得也在怀疑和怪着自己,只是【国色芳华】话是【国色芳华】她自己说出口的,找不到理由来责怪自己罢了。于是【国色芳华】不肯说蒋长扬半句不是【国色芳华】,只小心翼翼地道:“倒也不是【国色芳华】那么回事,只是【国色芳华】人言可畏,朝中有多少人眼红着国公爷的圣眷呢,这样放任着谣言越演越烈,实在是【国色芳华】不好。我们忍点气受点气倒也算不得什么,就怕大郎听信了这些谣言,认为我们故意陷害他,心生怨怼,越发与我们生分了,那就不好了。”

    老夫人冷笑道:“他早就对我们心生怨怼的了,还差这一点么?这谣言还不知是【国色芳华】怎么传出来的呢。”

    杜夫人低低地道:“大郎的脾性本就生得倔,这样含含糊糊地下去不好,让外人看笑话,有些误会该澄清的还是【国色芳华】要澄清,别让人钻了空。要让人说我们府里内斗,且不说大郎,就是【国色芳华】对国公爷和忠儿、义儿、云清他们的影响也不好。再说了,虎亲兄弟,上阵父兵,他解除了误会,帮着府里一点,可不比指望外人的好?”

    老夫人沉吟片刻,斜瞟了她一眼,道:“那你说该怎么办才好?”

    杜夫人道:“儿媳想,这事儿本是【国色芳华】咱们的务事,只因牵扯到了御赐之物才会闹大。既然已经闹大,便不能私下解决了,得当着众人将此事和和美美地解决好,叫人再不找到半点可说的才行。”

    老夫人点点头:“怎么解决?”

    “办一个家宴,请的人也多,就是【国色芳华】府里的至交好友和族里的老人们。让大郎来,我当众给他赔礼道不是【国色芳华】。”杜夫人见老夫人的脸一沉,忙急急地道:“是【国色芳华】我没有管好家,才让这些狗奴才们钻了空,出这种丑事,我理应赔礼。”

    杜夫人一认了错,就把责任全部承担了,这件事和老夫人就半点关系都没有了,她还是【国色芳华】慈祥和蔼公正严明的老夫人。有这样的好儿媳妇,老夫人心里非常舒坦,脸上的神色也柔和下来,很领情地说:“好孩,就是【国色芳华】你吃得亏,让得人,分明就是【国色芳华】他不怀好意,不念亲情算计咱们,该受惩罚的是【国色芳华】他!可你为了国公府还不得不给他赔礼下小,实在是【国色芳华】委屈你了。这件事情也是【国色芳华】因我一时嘴快糊涂而起的,我是【国色芳华】年纪大了,要不然我一定要去求见圣上,说明真相……”

    得了吧,这话也就是【国色芳华】哄哄人而已。杜夫人哪里会不知道老夫人的德行,国公府的利益才是【国色芳华】排在第一位的,平日里在家中怎么做怎么说都是【国色芳华】一回事,可如果到外面,不到万不得已,她是【国色芳华】绝对不会舍了她那张老脸,也不会去当着外人指责蒋长扬的。杜夫人一边暗自冷笑,一边感激地道:“母亲待我比亲闺女还亲,我们是【国色芳华】一家人,说不得什么算计惩罚委屈的,只要家和万事兴就好。”她适当地提了提蒋长忠:“忠儿不争气,义儿弱,我惭愧得很,将来这国公府的希望说不得还要在大郎身上,只要他消气,以国公府为重,顾念他的弟妹,我给他赔礼道歉又算得什么?何况……”杜夫人微微红了眼睛,“本就是【国色芳华】我对不起他们母。”

    老夫人先前表情还好看,听到后面那句话时,立刻掀了掀眼皮:“谁对不起他们母了?要说对不起他的人,便是【国色芳华】他那自私自利,泼辣悍妒,眼里只有她自己,完全没有父母宗族丈夫的娘!什么国公府的将来要全靠在他身上?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他这样的行,就算此时圣上被他蒙蔽,终有一天也会被识破,风光绝对不会长久。忠儿和义儿不好?宁欺白须翁,莫欺少年穷。忠儿不是【国色芳华】去军中历练了么?过得几年他总能出个样来!还有义儿,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他既然爱,你也莫再听他爹的话,非得拘着他去弄什么骑射,给他请个好先生,好好补习一下,明年春天让他去参试!将来一一武,互有依仗,哪会不如人?”

    杜夫人先前听得还蛮高兴的,越听到后面心里越沉重,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灿烂:“母亲吩咐得是【国色芳华】。我正想和您量这件事情呢,其实,我早就听说我哥哥家中替孩们请的西席不错,早有打算让义儿去拜师,奈何和国公爷提过一次,他没理我,所以就一直没敢和母亲提。”

    老夫人叹了口气:“你什么地方都好,就是【国色芳华】对厚德顺从!这是【国色芳华】大事,你早该和我商量!你哥哥给自家孩请的西席,想来也不可能差的,又是【国色芳华】亲家,知根知底,我放心,不怕孩过去受气,也不怕给人给带坏了。我允了!他回来要有什么话,你就让他直接来找我!你明日便给义儿备下拜师礼,送他过去。”她想了想,又喊红儿:“去开了我的箱,取两只年老山参出来,送去给孩们的舅母。”

    杜夫人忙道:“母亲不必,礼由我来备。”

    “这是【国色芳华】我的心意。”老夫人和蔼地道:“为着厚德那怪脾气,这些年你基本没去走动,突然有事儿了才去求人,本身就已经很失礼,我这里礼数若是【国色芳华】再不周到些,你难做。”

    杜夫人的鼻腔突然酸了,微微红了眼圈,低头不语。

    老夫人看到儿媳委屈却又隐忍的样,不由暗想,当年王氏若是【国色芳华】有杜氏一半儿的乖巧胸襟,事情也不会到这个地步。她轻轻叹了口气:“这些年委实委屈你了,可是【国色芳华】你嫁过来时就该知道,府里是【国色芳华】什么情况,厚德每行一步,如履薄冰……你放心,将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薄待忠儿。”

    杜夫人吸吸鼻,抬起头来,诚恳万分地道:“母亲休要说这些,儿媳自从嫁过来开始,便是【国色芳华】蒋家妇,一切当以蒋家为重。”

    老夫人赞许地点点头:“你的事情多,你去忙吧,不必陪着我了。”

    杜夫人却又不走,又陪着老夫人商量了一会儿家宴的事情,见老夫人累了,方才退了出去,出了院门后方低声叮嘱柏香:“去问问,老夫人怎会突然想起公读书考试的事情来的?”

    柏香领命而去,杜夫人回到日常处理家事的偏厅,镇定自若地吩咐人给蒋长义重重地准备了一份拜师礼。待到东西准备好,柏香也回来了:“给夫人回话,听说只有上次大公曾经提过,公既然这么爱读书,为何不让他去应试?其余再无人提过,公虽日日去给老夫人请安,却每次都只待不到一盏茶功夫就会告辞。”

    杜夫人面上不改色,暗里却咬紧了牙关,看来蒋长扬这是【国色芳华】要动手了!她沉思良久,稳稳地道:“去把公请过来。”

    听完杜夫人的话,蒋长义傻傻地看着杜夫人不说话。

    杜夫人抿嘴一笑:“哟,傻了?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不想去?”

    “不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蒋长义激动地搓着手,失态地道:“儿只是【国色芳华】怕跟不上表兄弟们的进,丢了母亲的脸。”然后又猛然拍了自己的头一下,掀起袍给杜夫人跪下磕了个响头,只喊了一声:“母亲。”就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杜夫人并不叫他起来,而是【国色芳华】严肃地受了他这一礼,道:“你听好了,既然去了,便不只是【国色芳华】你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国色芳华】代表国公府的脸面,也代表着我的脸面。不求你飞黄腾达,却一定不能失了君之道。”

    蒋长义流泪道:“孩儿谨遵母亲教诲。孩儿自知没有天赋,不能替家族增光添彩,但孩儿一定会好好做人的,绝对不会辜负母亲对孩儿的一片苦心和维护之意。”

    杜夫人点点头:“好,你记着你今日说过的话,莫要让我失望,去吧。”

    蒋长义又给她端端正正地叩了个响头,方才起身退出。杜夫人面无表情地目送着他单薄的背影,端起早已冷透的茶汤一饮而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韩三千苏迎夏  万古神帝  斗罗大陆  超神机械师  南方财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