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52章 托
    ?、、、、、、、、、、    正要收回目光,忽见两只手探上来,稳稳抱住了玛雅儿的腰,将她一下抱起放在空中晃悠,玛雅儿尖声地惊叫着,笑着,求着饶,手里的胡箜篌却不曾放开过,抓得死紧,根本没有因为害怕而松手去搂惊吓她的男的脖。

    你们在玩弄我,我也在玩弄你们。不知怎地,牡丹的脑里突然想起这句话来,她怔怔地看着玛雅儿。

    玛雅儿没有看牡丹,而是【国色芳华】望着吓唬她的那个人大笑,而抱着她的那个人,穿着黑色的丝质圆领袍配着玉色的里衣,光洁一丝不苟的发髻上插着羊脂古玉发簪,浓眉秀目,唇角含着一丝讽刺的笑容。他抬起微醉的双眼,看似是【国色芳华】在看怀里惊慌尖叫也妩媚得滴水,假得无可挑剔的玛雅儿,实则是【国色芳华】在看楼下的那个人。

    他第一次看见她穿男装。

    她在看这里。

    刘畅使劲往玛雅儿粉嫩的脖上亲了一口,就拥她在窗边,含着玛雅儿的脖拼命地吮吸。见鬼去吧,他才不在乎,不过一具臭皮囊而已。

    恕儿扯了扯牡丹。牡丹转过头,轻轻一磕马腹,不疾不徐地开了东市。

    刘畅越发热情,玛雅儿的笑声越发开怀,可是【国色芳华】谁又在乎呢。玛雅儿不在乎,别人也不在乎,刘畅猛地将玛雅儿推开,跌跌撞撞地下了楼,纵马而去。

    “刘寺丞,刚来就要走么?你个没良心的。”玛雅儿淡淡地扫了他的背影一眼,边娇嗔地喊了一声,边从怀里摸出一块手绢,擦了擦脖上他刚才留下的口水,扬手将那张帕扔到了窗外。然后,她调整了一下姿容衣服,抱起胡箜篌,又到窗台边以同样的姿势坐下,微笑着看着窗外过往的行人,到那看着感兴趣的,亦或是【国色芳华】年少多金的,不时抛个媚眼,再笑上一笑。

    牡丹回到中,问明二郎、五郎、六郎都还未归家。便换了衣服往岑夫人的房里去,杨姨娘正陪着岑夫人说笑。见牡丹进来,岑夫人便让她过去坐:“怎么样?可见着了蒋公?”

    牡丹碍于杨姨娘在一旁,便道:“说是【国色芳华】去了宫里,等了许久,在上遇到了,他说只是【国色芳华】一个误会,已经解决好啦。”

    杨姨娘合掌笑道:“那可就好了,好人有好报。”接着又喜滋滋地对着牡丹挤眼睛:“你回来的上可遇到卢五郎了?”她笑的时候,发上插着的一把金框宝钿的犀角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牡丹见她挤眉弄眼的,不明白她要干嘛,还是【国色芳华】笑道:“不曾。”

    杨姨娘笑道:“他要回扬州了。今日是【国色芳华】来辞行的,他本想见你一面,结果你不在。他从未时一直等到适才,见天色晚了才走的。”她有意顿了顿,道:“他说他明日还要来,让丹娘你在家里等等他,有事儿要和你说。”

    卢五郎自那日替何志忠等人后,牡丹就再也没见过,听说他倒是【国色芳华】会常常去找一下二郎和五郎,但秦娘的消息却是【国色芳华】从来没传回来过。既然是【国色芳华】决定要走了,还非得见自己,那便是【国色芳华】有事相求,并与秦娘有关吧?牡丹忽略了杨姨娘话里话外的暧昧,只望着杨姨娘微微一笑:“谢姨娘提醒。我记着了。姨娘头上的梳真好看,以前没见过。”

    杨姨娘有些不自在,伸手摸了摸,笑道:“前些日,老爷走之前,我过生日时给的。”

    牡丹又赞了两句好看。其实她很清楚,何志忠当时是【国色芳华】给了杨姨娘一把犀角梳,但绝对不是【国色芳华】这把。何志忠在这方面分得清楚得很,这样豪华精致的梳,岑夫人都没有,杨姨娘又怎会有?

    岑夫人扫了杨姨娘头上的梳一把,看看天色,道:“阿杨,孩们快回来了,你去瞧瞧,饭食好没有?”

    这便是【国色芳华】赶人走了,一定是【国色芳华】要和牡丹说卢五郎的事情。杨姨娘没心没肺地对着牡丹比了个动作,笑眯眯地走了。

    牡丹的笑容一直保持到杨姨娘的裙角消失在院门口方才停住。

    岑夫人道:“说吧,什么事儿?”

    毕竟是【国色芳华】嫡母和庶的关系,任何一件事情,都得小心的处理,不能冤枉了人,也不能因此错过了最佳机会。牡丹斟字酌句:“我去香料铺里,原本想请六哥陪我去找张五哥,请他帮忙办件事儿。但是【国色芳华】六哥不在,伙计说,卢五郎去找他,二人一起去酒肆喝酒了。那时候是【国色芳华】申正。”

    可是【国色芳华】卢五郎自未时起就一直在何家。岑夫人的神色严肃起来。

    牡丹接着道:“老掌柜的说,生意还平稳,都是【国色芳华】老客户。我就独自去找张五哥,张五哥说六哥找过他好几次,都是【国色芳华】约去喝酒,他忙,没空喝闲酒,就没去。后来有空了,去约六哥,六哥却不在铺里。听说,六哥最喜欢去东市最大那家胡酒肆。”

    岑夫人抿紧了嘴,抓起瓷茶瓯满满饮了一大杯,用帕擦拭干净唇角后,方缓缓道:“多亏你爹不曾将铺里的银钱过他的手,只信老掌柜,不然要翻了天。这事儿你先别提,只装作不知,他回来必然听铺里的人提起,要来试探于你,你就随便胡诌一个理由就是【国色芳华】了。待我与你二哥、五哥量,先拿实在了又再说。”

    暮鼓响起后,二郎、五郎先行归家,听岑夫人说了六郎的事情,二郎皱眉道:“明日我想法去见见老掌柜,看看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

    五郎道:“我看他最近心情很好,应当是【国色芳华】挣着钱了。”

    岑夫人想到杨姨娘头上的犀角梳,忧道:“此时赢钱还好说,只怕到时候输了钱,便要铺里的主意。虽则铺里收钱点货自有一套规矩,日日都要对账,但他若是【国色芳华】有心,怎样都能找到法。我最怕的是【国色芳华】他以次充好,赚取差价,败了店里的名声。你们兄弟二人拿出个章程来,看看怎么处理这事儿最好,没拿实在之前,不得轻举妄动,注意莫要伤了他的心。”

    二郎应道:“知晓了。”

    忽听六郎的笑声在门口响起:“咦,今日又是【国色芳华】我一人最后归家。”

    众人微微一笑,都住了口,并不露出什么特别的神情来。六郎先给岑夫人行了礼,又同众人打过招呼,方在牡丹身边坐下来,笑眯眯地道:“丹娘,听说你今日去铺里找过我?”

    牡丹嗅了嗅,闻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酒味儿,便笑道:“是【国色芳华】呢,伙计说你招呼客人去了酒肆。六哥要来碗醒酒汤?”

    六郎边看着牡丹的眼睛,边笑道:“不用了,哥哥我有分寸,店里的生意重要,怎会那么早就喝醉了?我只是【国色芳华】和卢五郎喝了一会儿酒,他就来我们家,我去了另一家胡人铺看降真香。店里的降真香不多了。”

    看来是【国色芳华】已经和杨姨娘对过话了,牡丹抿嘴笑笑,眨了眨眼:“那看着了吗?”

    “质不好,我没要。”六郎又坐了片刻,坦然自若地和其他人说了会闲话,又像模像样地说了一些店里的生意,哪个客人如何挑剔,他又如何应对等等,表现得淡定自若。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早,送走二郎兄弟几人不久,卢五郎就来了。果然不出牡丹所料,他是【国色芳华】来拜她的。原来秦娘真是【国色芳华】跟了景王,却不曾入住景王府,而是【国色芳华】住在丰乐坊中,无名无份。

    “我初时与小姨相认,她装作不认识我,让人把我赶出去。可第二日,却又派了人来,引我去见。”卢五郎叹了口气,心情沉重地道:“她说她日过得不错,让我们莫要担心,我看也果然不错。便决定回扬州去……可前两日她的丫鬟来传话,说她最近身不好。”他停顿了一下,起身对着牡丹深深一揖,“我本想上门去探,却不方便去,想来想去,只想到了您,拜托您去看一看,也好叫我放心,回去后和母亲有个交代。”

    牡丹想起秦娘那日见着了她也装作不曾见到的样,沉思良久,断然道:“卢五哥,你看见的,上次她就不愿认我,我去不合适。再说了,她既然上次能悄悄引你去见,这次自然也能悄悄引你去见。你不如多在京中待些时候,她总能找到机会引你去见的。”

    卢五郎沉默片刻,起身深深一揖,道:“是【国色芳华】我对不起您,我说了假话。她不肯与您相认,其实是【国色芳华】有苦衷的。这次……”

    牡丹淡淡地道:“这次她又有难了,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

    卢五郎有些尴尬:“景王与她有些误会,许久不曾去她那里了,她有了身孕,却不能自由出入,所以我想请您去……”

    牡丹咬了咬牙,打断他的话:“卢五哥,实在对不起你。这件事儿,我没法答应你。我只是【国色芳华】个小老姓,能力有限,不敢掺和王府里的事情,更何况我是【国色芳华】吃过大亏的。若是【国色芳华】您手头不方便,我倒是【国色芳华】可以设法,唯独这事儿,我实在没法。”

    “不需要钱,不需要钱。”卢五郎虽然很是【国色芳华】失望,脸上却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样,默默地坐了片刻,到底没有再说什么,告辞走了。

    岑夫人道:“丹娘,你为何拒绝他?你果真是【国色芳华】因为上次秦娘不曾与你相认,生了气么?其实如果只是【国色芳华】上门替他去看看人,并不会怎样的。”

    牡丹道:“不是【国色芳华】。我是【国色芳华】觉得不对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圣墟  国色芳华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武极天下  医道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