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42章 目标一致
    ?、、、、、、、、、、    正德斟字酌句:“小人不知。这些天听来的消息都只是【国色芳华】说他曾经为这女出过头……其他的却是【国色芳华】不好说。”

    蒋二公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匕,不耐烦地道:“管她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反正干净不到哪里去。不然为啥他不去帮别人,专门来帮她?”

    正德道:“公,其实他与她倘若真是【国色芳华】那样,对你只有好处没坏处。”

    蒋二公饶有兴致地道:“是【国色芳华】呀,是【国色芳华】呀,我娘也是【国色芳华】这么说的。要真是【国色芳华】都听老头的安排,真让他再娶了高门大户的女,这里哪里还有我们的位置。”

    正德的眼睛亮了亮,道:“所以说,公目前要的事情不是【国色芳华】吓唬她,折腾她。小人窃以为,应该博得她的好感,让她乖乖听话,撮合他们才是【国色芳华】。”

    蒋二公哼了一声,道:“还用你提醒我?我自然知晓。不然你以为刚才惊风会只是【国色芳华】搭在她肩头上玩玩就算了?我还会让人送桔去赔礼?我刚才不过是【国色芳华】为了试试她的胆量,看看她到底是【国色芳华】个什么货色,胆还真不小呢,就那样都没让她变颜色。”

    正德道:“小人适才见那窦夫人、李夫人命人拎着那半筐桔,领着那两位小娘往兴康郡主那边去了,您要跟过去瞧瞧?”原本朱国公是【国色芳华】不许二公出来的,勒令他在家面壁思过,若不是【国色芳华】夫人想了法,替他求了情,他还没机会出来参加这次狩猎会。这次狩猎会,看着普通,实际上有许多军中人士的家眷在,还有一位夫人盯上许久的人也在。若是【国色芳华】二公在这些人面前留下个难看的印象,可就白白糟蹋了夫人的这番计算。

    蒋二公起身道:“当然要去,我要去赔礼道歉呢。他越压着我,我越要叫他知道我的好。一个野人也能和我?”

    正德谄媚地道:“那是【国色芳华】,公才武略,温如玉,少有人及。”

    蒋二公斜睨着他道:“正德,这些谄媚话少和我讲。我娘才欢听,我不喜欢听。你与其和我说这些谄媚话,不如多上点心,护得我周全才是【国色芳华】正理。”

    正德晓得他的脾气,重话听不得,好话又假装不爱听。却也不戳破,乖乖前面引。

    却说在另一旁,兴康郡主正满面兴味地看着:“丹娘,好久不见,你还好么?”

    牡丹笑道:“谢郡主挂怀,我很好。”

    兴康郡主上下打量她一回,笑道:“果然是【国色芳华】不错。我听说你建了个园,请的福缘大师设计,还买了袁十九的石头,又种了许多名牡丹,可有这回事?”

    她怎会如此清楚?牡丹有些诧异,仍然回答:“的确如此。”

    “你这园,还未开张,却已名声在外。许多人都期待着呢。”兴康郡主哈哈一笑:“你倒是【国色芳华】越来越好过,有人却不好过啦,明明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却不敢出门,生怕出丑。可见这天理昭昭,善恶有报,不是【国色芳华】不报,时候未到。”她虽然没有直接提清华的名头,但在座的人都知道她指的是【国色芳华】谁。今日和她来的人,多数都是【国色芳华】和她交好的,闻言都露出会心的笑容来。

    牡丹不好接她的话头,便也低头微笑不语。

    兴康郡主原也不指望她接话,笑了一回后,抓了个桔扔给身边一位穿橘红色胡服,眉目浅淡,樱桃小口的女,笑道:“阿溪,你吃个桔。”然后回头对着旁人道:“蒋二郎养的那只猎豹,我是【国色芳华】见过的,看着还不错,实际上根本没我四哥养的那只好。这猎豹,养来本就是【国色芳华】为了狩猎的,重要的是【国色芳华】要听指挥,它不听驯豹师的话,性又急躁,只怕和好的猎狗相比都不如。”

    那女轻轻推了她一下,兴康郡主抬眼看过去,但见蒋二公领着几个锦衣大汉似笑非笑地站在人群外看着她,她无所谓地一挥手:“蒋二郎,你来得正好,我说你那猎豹,没有教好,远不如我四哥养的那只,还该好生调教调教才是【国色芳华】。”

    如今这京中,已然有许多人知晓了朱国公府的事情,可蒋二公母却仍然以嫡长自居。蒋二公最恨最忌讳的也就是【国色芳华】被人当众称呼他做蒋二郎,家中的仆从谁也不敢叫他二公,叫了就是【国色芳华】一窝心脚。偏生这兴康郡主先说他的豹不好,然后还叫他蒋二郎,真是【国色芳华】叫人气死了。

    蒋二公眉毛一挑,眼里闪过一丝气,随即强压下去,笑道:“郡主说得是【国色芳华】,我的惊风的确是【国色芳华】没有调教好。不然也不会惊扰了两位娘。”说着满脸堆笑地上前给牡丹和雪娘赔礼道歉,当众深深一揖到底:“都是【国色芳华】我的不是【国色芳华】。还请二位娘莫要计较,待得明日猎了鹿,再送给二位赔礼。”

    牡丹和雪娘对视一眼,虽然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仍然起身还礼:“公言重了。不过就是【国色芳华】小小的误会而已。”

    蒋二公却仍然满脸的诚恳难过状:“二位这是【国色芳华】不肯接受我的赔礼道歉么?我本是【国色芳华】想立刻就送上点好东西表明诚心,奈何出门在外,我实在是【国色芳华】没有其他好东西在身边,唯有这筐桔还算拿得出手,故而……”他有意顿了顿,“不管怎么说,今日都是【国色芳华】我的不是【国色芳华】,二位若是【国色芳华】不满意,想要什么只管开口,但凡我能做得到的,必然要做到……”

    他装得十分像,其他人纷纷劝道:“不是【国色芳华】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你那豹不是【国色芳华】还戴了嘴套的?二位小娘都不是【国色芳华】那小气的人,你一个大男人也就莫总挂在嘴边了。”

    牡丹若不是【国色芳华】知道他的脾性,只怕都要以为他真的十分过意不去。凡事反常必为妖,她自是【国色芳华】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也笑道:“蒋公莫要在意,我真是【国色芳华】没放在心上。”雪娘也应了一声同样的话。

    兴康郡主挑眉道:“蒋二郎,如今你的脾气好多了嘛。从前我们不怎么和你一起玩,是【国色芳华】因为朱国公管得紧,你的脾气也有点……”她微微笑了笑,继续道,“现在看来却是【国色芳华】不一样了。出来玩就是【国色芳华】寻个开心,别有些人有事没事总爱生事。误会解开就好啦。”

    “郡主,我爹管得严。你们不知道实情也是【国色芳华】有的,我其实向来就不是【国色芳华】个爱惹事的。”蒋二公笑眯眯地坐下来,听众人说话,不时插上一两句,又总偷偷去瞧兴康郡主身边那个穿橘红色胡服,叫阿溪的少女,那少女察觉了,却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神色,反而微微将下巴抬了抬。不光是【国色芳华】蒋二公总偷看她,言辞中吹捧着她,就是【国色芳华】另外几个宗室弟,对她也多有客气之意,她显然也很受用。

    牡丹悄悄问李满娘:“那个穿橘红色胡服的女是【国色芳华】谁?表姨认识么?”

    李满娘轻声道:“我听说是【国色芳华】赵郡萧氏族长的嫡长孙女,叫做萧雪溪的。她的父亲刚升任了吏部尚书,她则刚刚及笄,正是【国色芳华】目前京中最热门的婚配对象。”

    不多时,天色黑尽下来,四处燃起了篝火,众人围着篝火吃过晚饭,各各寻了相熟的人把酒谈笑。牡丹白日里本就觉得有些乏累了,便带了恕儿起身去毡帐中休息。走到半途,忽听有人笑道:“哎呦,这不是【国色芳华】何娘么?真是【国色芳华】巧啊。”

    却是【国色芳华】蒋二公领着那缺耳朵站在一棵树下,望着她笑得热情万分。牡丹吃了一惊,左右一看,周围人都在顾着玩,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略一思忖,想着他也不敢把她怎么样,便笑了一笑,福了一福:“原来是【国色芳华】蒋公。”

    蒋二公听她如此称呼自己,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围着她和恕儿转了一圈,笑道:“我其实排行是【国色芳华】二,蒋长扬是【国色芳华】我兄长。”

    他想干什么?牡丹皱了皱眉,有些惑地道:“这样啊?还请公恕我眼拙,不曾识得恩人之弟。令兄对我有救命之恩呢,我曾经去他那里道过谢,却不曾见过公。幸亏公提醒,不然真是【国色芳华】怠慢了。”

    蒋二公呵呵一笑:“我不和我哥哥住在一起,何娘不认得我也是【国色芳华】正常的。不要说你,就是【国色芳华】京中许多人都不知道有这回事。”他皱着眉头幽幽叹了口气,“说起来真是【国色芳华】遗憾,我与我哥哥本是【国色芳华】这世上最亲近之人,他却从不曾在外人面前提起过我,还视我为仇敌。实在是【国色芳华】让人想起来就格外心痛。”

    牡丹谨慎地没有作答。

    蒋二公却不打算就此放过她,目光灼灼地道:“何娘,难道我哥哥就不曾和你提过我和我爹的事情么?”

    牡丹笑道:“我只知道他从安西都护府来,其他都不知道。”她有些难为情地道:“蒋公,这样的事情,你哥哥恐怕只会和他的至交好友说吧。”言下之意就是【国色芳华】她和蒋长扬不是【国色芳华】至交好友,蒋二公找错了人。

    蒋二公哈哈一笑,突然压低声音凑过去道:“你别怕,我不会害你,只会帮你。某种程上,我们的是【国色芳华】一致的。”

    牡丹抬眼看着他:“我不明白蒋公的意思。”

    蒋二公胸有成竹地一笑:“你看到安康郡主身边那个女孩没有?那就是【国色芳华】我那未来嫂嫂的人选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汉乡  韩三千苏迎夏  万族之劫  三寸人间  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