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30章 你是【国色芳华】怎么想的(粉红575)
    13o章你是【国色芳华】怎么想的(粉红575)

    这就急了?刘畅惬意地拨开蒋长扬的马鞭:“何必呢,蒋兄,我不过是【国色芳华】好心说出一个事实罢了,你就算是【国色芳华】不领情也不用这样粗鲁无礼吧。 ~”粗鲁无礼才是【国色芳华】他想对蒋长扬说的话。

    蒋长扬收回鞭子,拨拨马头,贴近了看着刘畅微微一笑:“粗鲁无礼?”他猛地挥出一拳,重重打在刘畅左边的脸上,“我就粗鲁无礼了怎么样?打的就是【国色芳华】你这不知所谓的小人”

    刘畅不防他说动手就动手,根本来不及闪避,正觉眼前金星直冒,耳朵嗡嗡作响,紧接着右边又挨了一拳。

    无耻的小人,他竟然偷袭他刘畅差点没一头栽下去,牢牢抱住马脖子才算坐稳了。

    “别打了”秋实连滚带爬地从马背上下来,扑过来抱住刘畅的腿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公子,公子,你怎样?”

    “闭嘴”刘畅晃了晃脑袋,看到眼前的人影变成了好几个,他徒劳地伸手去揪蒋长扬,蒋长扬却早已拨马退开,站在一旁看着他,唇角含了一丝得意的笑:“还能骂人,看来死不了。”

    刘畅愤恨得无以复加,他死死地瞪着蒋长扬:“蒋长扬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你竟敢偷袭我。有本事正大光明地和我打。”

    蒋长扬淡淡地道:“刘畅,这叫教训。先前我和你讲道理了,可你不和我讲,可见不是【国色芳华】对谁都能讲道理的。你听好,既然你已和丹娘和离,就留着你的好心去伺候你的郡主。丹娘的事也好,我的事也好,轮不到你来置喙下次你再多管闲事,再多嘴,我不介意再教训你一回。”

    “你算什么东西,也轮得到你来教训我?”刘畅按上了腰间的剑。蒋长扬冷睨着他,讥讽地弯起唇角:“你还是【国色芳华】省省吧我的刀可不是【国色芳华】用来宰马的,是【国色芳华】宰人的。 ~”

    刘畅一下子想起了那日在宁王庄子上,那匹被他当众用短剑宰杀的,把清华摔下背的马。巨大的耻辱感让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雪白,他紧紧咬住了牙齿,才没有让牙齿颤抖出声。他握紧了剑柄,想抽出来往蒋长扬的身上砍过去,但他很清楚他不是【国色芳华】蒋长扬的对手。他的手在剑柄上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终他告诉自己,忍吧,忍吧,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于是【国色芳华】他抬起眼来看着蒋长扬:“你没什么好值得在我面前炫耀的,你不过就是【国色芳华】比我身高体壮,然后在军中的时间比较长而已,若我似你这般,我也能,说不定比你还好。”

    蒋长扬直视着他:“的确是【国色芳华】没什么值得夸耀的,我不过是【国色芳华】以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丹娘也不过是【国色芳华】个弱女子,你又有什么好值得在她面前夸耀的?我替你脸红。”

    刘畅抿紧了唇,固执地看着蒋长扬。

    蒋长扬轻轻磕了磕马腹,与他对视着,慢吞吞地从他身边走过去,刘畅不甘心地低声道:“我们拭目以待,看你将来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蒋长扬回头望着他自信地一笑:“我怕你会气死掉。”

    邬三站在青石砖场地上等蒋长扬,一看到他进来就迎上去:“刘畅走了,公子有没有追上何娘子?”

    蒋长扬将事情经过捡要紧的说了一遍,隐过了打刘畅两拳的事情。邬三沉默片刻,道:“只怕经过此事,何娘子会避着公子了。您是【国色芳华】怎么想的?可拿定主意了?”

    蒋长扬没有说话,二人一直进了中门,他才道:“我前几天给夫人写过一封信,你明日送出去。”

    果然是【国色芳华】这样,邬三在蒋长扬十三岁时便跟着他,对他的脾性也是【国色芳华】了解的,他不是【国色芳华】那种轻浮的人,他如果没有那个意思,没有拿定主意,是【国色芳华】不会几次三番主动去找牡丹的。 ~邬三低头算了一下,“如今已然深秋,要收到夫人的回信,只怕是【国色芳华】明年春天的事情了。小人斗胆猜测,夫人那里约莫是【国色芳华】没有什么问题的,但若是【国色芳华】,将来夫人许了,这边又黄了,怎么办?还有国公爷那里,不管怎样,你始终姓蒋……这一关怕是【国色芳华】有点难过,还得防着有人捣乱做手脚。不如先把这里定了,再一举成事。”

    蒋长扬想到牡丹先前谢他的样子,有些闷闷不乐:“我心里有数。要先定下她这里只怕是【国色芳华】有些难,先别说何家不会光凭我一张口就应下,她也不可能随便就信了我。即便是【国色芳华】能成,再去准备也伤人,还不如两头并进。将来她这里实在不成……”他默了一默,“实在不成大不了让人笑话我一回罢了。”说到这里,他有些不确定起来,只觉得越烦躁。

    邬三笑道:“那小人就着手去办,等忙过这段时间,您有空的时候还是【国色芳华】应该多往何家铺子里走走才是【国色芳华】。对了,潘世子在书房等您呢。说是【国色芳华】要找您下棋。”

    蒋长扬踏入书房,只见潘蓉闲闲地披了件青色绫子夹袍,半歪在榻上,对着半局残棋冥思苦想,听到他的脚步声也没抬头,而是【国色芳华】拿着一颗棋子比划过来比划过去,半晌落不下。

    蒋长扬走到他对面坐下,不客气地道:“你的棋艺什么时候这样厉害了?这半局残棋就连和尚都破解不开。”

    潘蓉皱眉道:“别吵,别吵,刚才我差点就想通了。”

    蒋长扬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汤,一饮而尽:“那恭喜你了,我试过几回,反正我是【国色芳华】暂时无法的。”

    潘蓉抬起眼来看他:“你确定你无法解开?”

    蒋长扬道:“那是【国色芳华】自然。”

    潘蓉将手里的棋子随意往棋盘上一扔,将棋局打乱,拍了拍手,嘻嘻一笑:“那我就悬崖勒马,不浪费精神了。”

    蒋长扬觉得他是【国色芳华】意有所指,便皱了皱眉头:“我刚才在路上遇到了刘畅,我打了他两拳,以后算是【国色芳华】撕破脸了,说给你听,你心里有数,省得以后又拿你哥哥出来说事。”

    “好,我不提,我不提。”潘蓉叹了口气:“他又故意惹你了,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

    蒋长扬算是【国色芳华】默认。

    潘蓉起身在房里踱了几步,道:“我真不明白他,原来视如敝履,弄得要死要活的。现在如愿以偿了,偏又放不下,是【国色芳华】魔怔了。还有你,蒋大郎,你是【国色芳华】怎么想的?你来真的?我看她也就是【国色芳华】皮囊好一点,懂得种牡丹,嫁妆丰厚一点而已。”

    蒋长扬很不高兴地道:“我不喜欢你用这种口气说她。”

    潘蓉眨了眨眼:“我自来都是【国色芳华】这种口气啊。阿馨也喜欢她得紧,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就是【国色芳华】很奇怪,到底为什么啊?”

    真要蒋长扬说为什么,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开始回想,到底是【国色芳华】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第一次见到牡丹,因为她的牡丹花,美丽,再加上她的遭遇,让他对她印象很深刻,但也只是【国色芳华】印象深刻加同情。在东市的冷淘店里相遇,他惊诧于她的明媚欢乐,哪里像个遇到那种事情的人?

    端午节,他救了她,她是【国色芳华】他成年以后第一个如此近距离接触的女性。但当时他的心里充满了正义和愤懑,也有故意高调做给某人看的心思在里面,无暇他顾。他看着她惊魂甫定后,当街怒吼清华郡主,口称老娘,又对着当时还是【国色芳华】她公公的刘尚书大吼大叫,喊着拿离书,又忙着救李荇,他就觉得很有意思起来,也觉得她那双闪着怒火的凤眼特别美丽,本来已是【国色芳华】想走了的,临时又改变主意留下来打算帮她一把,也想看看故事的结局。结果她成功威逼劝诱戚玉珠,她家的亲戚也很彪悍,根本用不着他伸手。

    事后她父兄领了她登门拜谢,先前说到牡丹时的头头是【国色芳华】道倒也罢了,他早知她擅长此道。可她一看到他那株从南诏来的牡丹后,围着那牡丹花直转圈圈,露出的那副竭力掩盖,却又掩盖不了的心痒着急样实在让人暗自好笑,特别是【国色芳华】她家那位厚着脸皮为了女儿敲边鼓的爹也是【国色芳华】让人印象深刻,更叫他有些黯然神伤。他牢牢地记住了这家人,也牢牢地记住了她的要求,她要那些牡丹花种子。

    打马毬,她病倒,他知道原来她是【国色芳华】个病人。邬三奉他的命令去送檐子,同时也开始关注起她来,自以为抓住了他的把柄,兴冲冲地去打听了她的事情来讲给他听,时时刻刻就要拿出来念一下,一直念到他有种错觉,仿佛他真的认识她很久,和她很熟悉了一样。

    他们做了邻居,邬三又在念,一直把宁王府的那位小管事念上了门。帮不帮?他刚好也要建池子水榭的,这庄子给别人住了那么多年,他住着不舒服,想重新换个样子,正是【国色芳华】好时机。利人利己的事情他最爱做了。

    她在路上遇到他,那么真挚地和他道谢,笑容甜美,眼睛在夕阳下熠熠生辉,很美丽,却也让他赧然,其实他真的不是【国色芳华】她所以为的那种好人。至少不完全是【国色芳华】。他只是【国色芳华】想,既又能帮看得顺眼的人,又能让某人忙得焦头烂额的,何乐而不为?

    因为惭愧,他关心地问起她的病,听说是【国色芳华】装的,他莫名替她高兴,在城门下分手的时候,他大包大揽,让她把宁王府那档子事全推到他身上去,那时候他是【国色芳华】真的想,如果她开口,不管怎样他一定会自己想法子帮她,而不是【国色芳华】通过那个人。

    但她一直没有动静,在福缘那里遇到她也没开口,他想她大概不需要他帮忙,况且她家的亲戚也不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后来邬三去送种子时一问,事情果然已经解决好了,而邬三又递给了他一只荷包。

    ——*——*——*——

    嗷嗷,这一章花的时间好长,3点写到现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圣墟  剑来  校花的贴身高手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