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16章 毛毛雨(粉红275加更)
    ?、、、、、、、、、、    是【国色芳华】第一次来黄,以往来过的荷又不在,少不得问着去。张五郎一看见黄家向着大街开的门和门口列着的十把门戟,知是【国色芳华】官员,便死活不跟牡丹等人入内,只肯带了人在外面守着。

    牡丹勉强不得,只好与薛氏一同入内。才走了没几步远,付妈妈就满脸堆笑的迎了出来,一眼瞧见牡丹的样,便被唬了一跳,却很有眼色的没有多问,只道:“何娘是【国色芳华】稀客,上次夫人要请您过来吃饭,哪知您在庄上,听说您忙得很,就没有去扰。还说等过了这段时间,要好生请您过来玩玩呢。”

    牡丹强笑道:“辜负夫人的好意,只是【国色芳华】我这段日真的是【国色芳华】很忙。”

    付妈妈陪着她往里走,笑着释雪娘为何没有出来迎接:“雪娘听说您来了,高兴得了不得,要跑去将她新的秋衣穿来给您瞧,只怕是【国色芳华】要过些时候才能出来。”

    牡丹道:“没关系,我现下是【国色芳华】有急事先要求见夫人的,也不知夫人可在家?可有空闲?”

    付妈妈早猜到她这样来,必然是【国色芳华】有事相求,却也不敢先就替窦夫人应下,便留了余地:“今日夫人是【国色芳华】有访客,奴婢没在那边伺候,也不知道客人走了没有。您稍微等等,待奴婢去看看。”

    牡丹怕窦夫人拿不准自己前来的目的而借故推脱,便略提了一提:“实际上是【国色芳华】和上次雪娘冲撞了宁王府孟孺人的车驾那事儿有点关系,我必须要见上夫人一面。”

    “您等着,奴婢这就去瞧。”付妈妈的脸色果然就不一样了,叫个丫鬟过来将牡丹和薛氏领到窦夫人惯常见客的侧厅去奉茶,低头行了个礼,快步往后头去了。

    窦夫人却是【国色芳华】闲着的,正在弄几棵菊花,听付妈妈说了,便皱起眉头道:“她具体没说是【国色芳华】什么事儿么?”

    付妈妈对牡丹心怀好感,便笑道:“没说,不过看起来应该是【国色芳华】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她平日里为人也挺有分寸的。那次还真的多亏了她,挺仗义的。”

    窦夫人将手里的剪放下,命人打水上来洗手,道:“你也不必替她说好话,既是【国色芳华】已经上了门,又是【国色芳华】雪娘的好友,不见她怎么都说不过去,总得听她把话说完再做定论。先将雪娘拘着,别让她出来坏事。”

    窦夫人收拾妥当了,悄悄到了侧厅外,但见牡丹与薛氏在客位上正襟危坐,二人的面色果然都不是【国色芳华】很好看,但还算平静。略一思,便提步往里,扬声笑道:“丹娘,早请你你不来,说是【国色芳华】忙得很,我也不敢让雪娘去打扰你,害得那丫头成日里就总说我拘着她,可巧的,你今日总算是【国色芳华】来了!”

    牡丹与窦夫人见面的次数不多,也不相熟,又是【国色芳华】来求人,总免不了有些忐忑和拘束,先为薛氏与窦夫人介绍了,行过礼分宾主坐下,本想单刀直入,偏窦夫人又要寒暄,少不得只好陪着。

    窦夫人见牡丹眼里有急色,言谈举止却还淡定从容,便更有了几分欣赏,这才将话题引到正事上:“听付妈妈说你有事和我说?还和上次雪娘冲撞了宁王府孟孺人车驾的事情有关?”

    牡丹忙从怀里取出孟孺人当初硬塞的那串檀香木珠来:“那日孟孺人硬塞给我和雪娘一人一串这样的珠,不知夫人可否知晓此事?”

    窦夫人扫了那珠一眼,开玩笑地道:“我知道这事儿。怎么了?莫非这珠内里有古怪?”

    牡丹含泪道:“这珠没古怪,倒是【国色芳华】人有古怪。我这是【国色芳华】来求夫人救命的!还望夫人伸出援手。”言罢起身对着窦夫人深深一拜。

    窦夫人见她含了泪,又行大礼,忙起身将她扶住,道:“好好的说,到底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

    牡丹知道没人会欢外人跑到自己家中哭,强忍着把眼泪逼回去,轻声道:“宁王府孟孺人使人上门来说,我收的这串珠便是【国色芳华】聘财,要把我抬去宁王府,不然就要治罪。我虽然身份低微,却也不是【国色芳华】那等眼里只见富贵的,更不愿意被人这样强了去,让人因此把我当成那下无廉耻的女。我有心一死以证清白,可又不想死得不清不楚。”

    牡丹偷眼觑着窦夫人的表情,但见她面色凝重,听得认真,便继续道:“我思来想去,唯有求雪娘替我作个旁证,只需实事求是【国色芳华】,证明我与孟孺人从不曾提过婚配之事,这珠也是【国色芳华】她自己说了做见面礼,硬让身边妈妈塞给我二人的即可。我知道这会让夫人为难,可实在是【国色芳华】没法,若是【国色芳华】夫人此番能伸出援助之手,丹娘感激不尽。”说完又是【国色芳华】一礼。

    窦夫人伸手接过那珠,细细看了一回,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神情来:“上门去传话的是【国色芳华】谁?”牡丹虽然没有提雪娘,而是【国色芳华】很有分寸地只提作证一事。但二人是【国色芳华】同时得到的珠,还一模一样,牡丹这个都可算是【国色芳华】聘财,雪娘那个又怎么说?这孟孺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牡丹面红耳赤,小声道:“是【国色芳华】我表舅母崔氏。”

    窦夫人又是【国色芳华】一哂,把珠还了牡丹,道:“我知道了。既是【国色芳华】你替我家雪娘出头才惹来的麻烦,我断然没有旁观的道理。你先回去,一有消息我就会使人找你。”

    牡丹得了窦夫人这句模糊的承诺,虽然还有些不安,却也知道只能到这里了。她说来请雪娘替她作证,实际上是【国色芳华】来求窦夫人的。所赌的,不过是【国色芳华】希望窦夫人还有一份仁侠之心,她也没指望窦夫人能做到什么程,只要窦夫人关键时刻站在她这边,在中间推波助澜,转圜一下就行了。

    送走牡丹,窦夫人沉思片刻,让人去将雪娘那串珠取出来,命人备了檐,准备去寻李满娘不提。

    却说牡丹与薛氏才出了黄家的大门,就见张五郎和邬站在街对面的墙脚下,一边说话一边不时往这里张望。见着了她二人,张五郎立时扔了邬,飞奔过来,焦急地道:“怎样?”

    牡丹看到他歪偏偏的幞头和靴上还糊着的半干鸡屎,还有脸上的焦急,突然由衷地生出一股亲切感来,也作了轻松的样笑道:“说是【国色芳华】不会旁观,让我回去等消息。”

    张五郎高兴得像个孩,大声道:“我就说嘛,这天下还是【国色芳华】有公理在的。走,我送你们回家。”

    邬袖着两只手,慢慢地走过来,望着牡丹和薛氏行了个礼,认真道:“何娘无需担忧,这不过小事儿一桩,就和似的,用不着多少时候它自然就停了。”

    牡丹笑道:“借邬总管吉言,但愿果真如此。”

    邬非常认真地道:“一定会的。何娘是【国色芳华】好人,有志气,老天爷断然不会让您受这样的委屈。”说完抱了抱拳,和几人告辞:“小人还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了。”言毕翻身上马,打马而去。

    张五郎很敏感地感觉到牡丹对他的态与从前相有些不同,高兴地抓了抓头,笑道:“丹娘,这人是【国色芳华】做什么的?适才与我吹了几句,挺有见识的,脾气也挺对。”

    牡丹道:“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国色芳华】做什么的,只知道他大概是【国色芳华】大户人家得力的总管,听他说早年曾经走南闯北,大概是【国色芳华】因为这个原因吧。”

    虽然自给袁十九买石头那事之后,她又与蒋长扬见过几次面,彼此之间算得上是【国色芳华】更加熟悉了一些,说话也随便了许多,却始终不曾提过彼此的私事。所以邬到底是【国色芳华】干什么的,她实在是【国色芳华】不知情。说他是【国色芳华】蒋长扬的长随下人吧,很多时候两人相处的那态模式又有些不像,说不是【国色芳华】呢,他又是【国色芳华】一口一个小人,该有的礼节一点不少,对蒋长扬也是【国色芳华】绝对的服从。很古怪却又很协调的一对主仆。

    张五郎得到这样一个含含糊糊的答复,很有些不满:“我看他挺关心你的,还以为是【国色芳华】你家的至交好友呢。”

    牡丹尴尬一笑:“张五哥,我真是【国色芳华】不知道,虽有过几次来往,却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只晓得叫邬。”

    张五郎很肯定地道:“他从前一定是【国色芳华】从过军的。”

    牡丹没吭声,原来李荇也曾猜测过,蒋长扬一定是【国色芳华】从过军,长期握刀,甚至于杀过人的。假如是【国色芳华】真的,邬从过军也就很正常,张五郎算是【国色芳华】猜着了。一想到李荇,牡丹的心又控制不住地往下沉,简直说不清心中的滋味,只觉得又酸又涩又难过。

    花开两头,话分两支,却说四郎憋着一口气直奔李荇在东市的铺,连寻了两家都不在,愈发气闷地奔了出去。不理身后大喊大叫的白氏和李氏,径直打马去了西市,才闯进李荇最大的那家绸缎铺,虎汹汹地在大堂里一站,抓住一个小伙计问道:“我问你,你们公爷呢?”

    那小伙计是【国色芳华】才来的,不认识他,见他一脸凶相,便警惕地道:“我们公爷不在。”

    四郎便猛地将他一推,目光从货架上一一扫过,正想着从哪里下手开砸,先出了这口鸟气再说。还没动手,苍山就含笑迎上来道:“何四表公,您今日怎有空闲过来?是【国色芳华】来寻我们公的么?他在后面静室里,待小人替您通传一下。”

    四郎听说李荇在,不由冷笑了一声,当下伸手轻轻将苍山拨得转了个圈,一步跨前,大声道:“不用了,我自去会他!”轻车熟地走到静室前,抬脚就将门给踢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三寸人间  第一序列  帝霸  半仙  儒道至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