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15 靠自己(基础更+粉红250)
    ?、、、、、、、、、、    岑夫人也追了出来,拉住后,一边替牡丹擦泪,一边冷冷地看着崔夫人道:“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污水往自外甥女儿身上泼,一门心思想帮着外人来算计外甥女的舅母,我们家有不起你这么周到的亲戚。你请吧,我就不留客了,至于我家丹娘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真的收了聘财要赖婚,会惹上什么大麻烦,你也不必替我们担心,只管按着丹娘的话去回你家主去!要要杀要剐,请便!”

    崔夫人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心想何家已然如愿以偿地翻脸了,很好。但可不能叫他们知道,自己来之前就是【国色芳华】抱定了就是【国色芳华】达不成这目的也不会再和这家人有牵扯的。试想,彻底翻了脸,李荇不死心也得死心,她看他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还能隔岔五的跑去找牡丹,拖着不和吴家定亲?还秘密筹划着要出远门?砍了树老鸹还怎么叫?!

    一想到这里,崔夫人又鼓足了气,冷笑道:“丹娘,你别吓唬我,敢作要敢当,也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如今这事儿可说不清楚谁是【国色芳华】谁非,你不能非得一定要人家找出人证来吧?到那时,只怕是【国色芳华】面里都丢光了!你们好生想想该怎么办再回话,别到时候后悔都没地儿去后悔。我先走了!”说完也人赶,先大步走了。

    听见动静跑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的甄氏一看这样儿,忙大步奔进房里去,抱了崔夫人带来的几件礼追了出去,在崔夫人要上檐之前狠狠砸在她脚边,踩了几脚就开骂。要说甄氏什么最擅长,就是【国色芳华】火上加油,吵架骂人最厉害。

    甄氏一开腔,孙氏等人也追了出来,虽然没跟着她大骂,却是【国色芳华】在一旁阴一句,阳一句,你一言,我一语的帮腔。惹得好多人围着看热闹打听情况,甄氏哪里知道具体是【国色芳华】什么事,她只知道崔夫人得罪了岑夫人和牡丹,逼得牡丹都要拼命了,但想来也就是【国色芳华】官家夫人瞧不起亲戚,欺负人了呗。便按着她自己的想象添油加醋的说一气,听得众人直咋舌。

    崔夫人被围观,又听到许多难听话,不由又羞又气又恼。有心骂将回去,又觉得与这群粗鄙的人妇对骂着实丢她官夫人的脸,便沉了脸只叫自家下人赶紧抬了檐走,见家里一个下人还顾着弯腰去捡拾被甄氏砸出来的礼物,气得要死,骂道:“别捡了,就当喂了狗!”又厉声道:“是【国色芳华】条狗养它几年还知道报恩,是【国色芳华】个人帮了多年的忙,却因为一件小事情就翻脸不认人,简直是【国色芳华】狗都不如!”

    话音未落,牡丹已经高高举着一个写满了字的床头小屏风奔了出来,叫道:“我的一生是【国色芳华】小事?难不成我不肯去给人做个无名无份的姬妾就是【国色芳华】不识抬举,翻脸不认人,狗都不如了么?好,你家帮了我大忙,我欠着情,如今我拿这条命来赔你家!”她谁也不想靠,谁也靠不上,就只能靠她自己舍了这张脸不要,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看谁怕谁?

    白氏紧随其后,追出来拉住牡丹,苦心劝道:“丹娘,你别这样冲动,这样玉石俱焚又有什么好处?多大的事儿,值得你这样闹么?”与其他几个妯娌不同,她是【国色芳华】不赞同牡丹采用这样决绝的方式解决问题的,不是【国色芳华】男人们都还没回家么?谁知道这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李家父的意思?现在只是【国色芳华】崔夫人出面,那就还有转圜的余地,若是【国色芳华】真让牡丹举着这屏风在街上溜达上一圈,这门亲戚就彻底断绝了……毕竟从前李家给了何家许多帮助的,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再求着人?不能做得绝了的!

    崔夫人凝眸一瞧,牡丹高举着的那架紫檀木床头小屏风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几十个字:“我何惟芳与宁王府长史李元无亲戚关系,我所有的行为都是【国色芳华】自愿的,无人逼我,不怨李元。”字迹虽然有些乱,却也能看得清楚。

    崔夫人一看到那“宁王府长史李元”七个大字,不由冷汗直冒,这死丫头手脚可真快,可也真做得出来!既然和李元无关,总扯上李元做什么?还把李元的官职都写出来了,其心可诛!她从前怎么就不知道牡丹是【国色芳华】这么个难缠的主儿呢?真让牡丹举着这屏风游上一时半会儿,只怕不到第二日整个京城就全都知道了,到那时,不光是【国色芳华】李元脸上难看,就是【国色芳华】宁王的脸上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她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崔夫人混迹官场、商场多年,始终如鱼得水,她是【国色芳华】何等样人?惯常能伸能屈,该纯善时便纯善,该狠时便能狠的。她当下就叫人放低檐,一步跨出,朝牡丹小跑着奔过去,一壁厢去夺牡丹手里的小屏风,试图将那几个要命的字给遮掩了去,一壁厢腆着脸道:“丹娘,有话好好说,你这样实在是【国色芳华】冲动了!就算是【国色芳华】舅母不会说话处事,得罪了你,你也不能这样狠心地置你表舅表哥于死地吧?你说你一个女儿家,真的举着这屏风游街,一头碰死在宁王府前,对你有什么好处?对你父母家人又有什么好处?你倒是【国色芳华】一死了,他们怎么办?还要活着受累受罪呢!”

    牡丹很凶狠地一把推开崔夫人,红着眼冷笑:“我娘说了,我的意思就是【国色芳华】她的意思!头可断,声名不能丢!我不怕丢脸,也不怕死,待我死了,以后人家就会知道我们何家的女儿不是【国色芳华】任人拿捏好欺负的,也是【国色芳华】有气节要脸面的!给人做妾?先拿我的命去!你等着,我死了,还有人会替我命的!”

    不到万不得已,她当然不想游街示众,也不想把宁王府得罪狠了,让李元、李荇难看,更不想因此送了命,给家里惹一堆麻烦。可她不做出这么凶的样来,又怎能让崔夫人低头?关键时刻当然不能失了气势。其实被逼急了她也是【国色芳华】可以做到很泼辣的。

    崔夫人被牡丹推得一个趔趄,靠着白氏相扶才算是【国色芳华】站稳了,眼看着牡丹已经下了台阶奔前头去了,她赶紧去推白氏:“二郎媳妇,快点拉住丹娘,这样会出大事儿的,谁也讨不得好。”要问她为什么挑上了白氏,因为她晓得白氏是【国色芳华】个聪明机灵的。

    白氏果然帮着她去拉牡丹,吴姨娘和杨姨娘也在院里劝岑夫人:“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丹娘这样做会不会偏激了。真闹出去,他家固然得不了好,可也不好收场,对丹娘更是【国色芳华】没什么好处。夫人您倒是【国色芳华】发句话,叫丹娘回来呀。”

    岑夫人大声道:“难不成就叫丹娘这样不明不白地去给人做个丫头都不如的没名分的姬妾?我是【国色芳华】养不起她还是【国色芳华】想攀皇恰竟蓟孔国戚想疯了?我家世世代代虽然都是【国色芳华】行商,却就没有给人做小的!你们这是【国色芳华】要劝我让女儿给人做小去?要我咽下这口气,除非她把话说清楚,把事情给我解决好!”

    吴姨娘和杨姨娘都是【国色芳华】给人做小的,听到这话便都不敢再劝,歇了声缩了头,呆立在一旁不动。

    崔夫人闻言,知道岑夫人与牡丹果然是【国色芳华】母女一条心,便牢牢搂住牡丹的腰,死皮赖脸地拉着牡丹不放,一边将牡丹往何家的大门里拉,一边叫随行的家仆去驱赶周围看热闹的人,还喊着:“孩不懂事胡闹,大家别当真。”

    甄氏“咦”了一声,将袖一挽就要冲上前去帮牡丹的忙,薛氏赶出来,给她递了个严厉的眼色,然后领头去假意拦崔夫人,叫崔夫人松手,甄氏只好灭了那心思,和薛氏一道半推半就的让崔夫人和白氏把牡丹又拉进了何家的大门。

    崔夫人累得满头满身都是【国色芳华】汗,差点没流泪了:“丹娘,你是【国色芳华】要我这条老命啊!”

    牡丹被白氏牢牢箍在怀里,红着眼大声回道:“是【国色芳华】表舅母要我这条小命才对!我还你,你还不满意么?”

    崔夫人见她犟着脖,油盐不进的样,深感头痛,还说是【国色芳华】个娇娇女,原来就是【国色芳华】和何大郎等人一般的生成了牛脾气。她厚着脸皮对着一旁冷脸看着自己的岑夫人打感情牌:“你我相识几十年,我纵有万般的不是【国色芳华】,你表哥也还有真心待你好的时候,还有满娘,一直就当你是【国色芳华】亲姐妹,你用不着一言不合就这样赶尽杀绝吧?”

    岑夫人冷淡地道:“好,我不赶尽杀绝,那你也得别赶尽杀绝才是【国色芳华】。我晓得你因何起的毒心,也认得你到底想干嘛。你放心,这事儿一了,咱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若是【国色芳华】了不掉,我是【国色芳华】管不着这孩的,她气性大,她几个哥哥的气性也大,谁知道又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到那时,就真的是【国色芳华】覆水难收了!我倒是【国色芳华】想劝表嫂一句,表哥有今天不容易,你可别一个冲动就给他毁了。”

    崔夫人听这话有回旋余地,便道:“好,好,我这就去回绝了,你们等我好消息。”

    岑夫人淡淡地道:“我是【国色芳华】个急性,我们一家人都是【国色芳华】急性。表嫂做事情向来周密,想来也不会留下尾才是【国色芳华】。”

    崔夫人恨得牙齿发颤:“这不是【国色芳华】小事,总得让我好好想想,该怎么办才好。”也不知孟孺人说的是【国色芳华】真话还是【国色芳华】假话?宁王到底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真的想要牡丹进府呢?若是【国色芳华】孟孺人一个人做的主,那还好说,若是【国色芳华】宁王也有那想法,倒是【国色芳华】有点麻烦。可是【国色芳华】事到如今,这人也是【国色芳华】再不能要的了,她要想不通,关键时刻一剪给宁王刺上去,那可是【国色芳华】抄家灭门的大罪。

    牡丹在一旁喘了口气,边打量崔夫人的神色,边脆声道:“娘,你也别总催表舅母,我晓得这事儿不容易,总得给她些时间才是【国色芳华】。咱们要实在急的时候,去宁王府找表舅想法就是【国色芳华】了。”她想试探一下李元到底知不知道这事,也是【国色芳华】要到宁王府门前去找李元大闹一场的意思,看崔夫人怕不怕。

    牡丹这一威胁还真的起了作用,崔夫人拧起了眉毛,咬碎一口银牙,死死攥着手里的帕,嘶嘶地道:“你们放心,宁王殿下不是【国色芳华】强取豪夺的人,你们不肯,他还不屑呢。”说完一甩帕就走,岑夫人道:“慢着!”

    崔夫人停住脚,回头去看岑夫人,岑夫人上前两步,贴在她耳畔轻声道:“看好你儿!人穷怪屋基,没本事看好儿就怪别人,你可真有出息!”然后退了一步,淡淡地道:“可以了,你走吧。”

    崔夫人气得猛地打了一个哆嗦,怎么走出何家的大门都不知道。好在出门之时还想得起留个人在外守着,观察何家的动静,一旦看到不对劲,就立刻回去报告。

    岑夫人说了那句话,觉得长期以来一直闷在心中的那口恶气终于散了,她看着儿媳们,努力让自己显得镇定自若:“使人去把你们爹叫回来,全都散了吧。丹娘跟我来。”

    牡丹见崔夫人走远了,方将怀里死死抱着的那架用炭笔写满了字的紫檀木床头小屏风一下塞到了一旁满脸是【国色芳华】泪的林妈妈怀里,轻吁了一口气:“妈妈别哭了,替我拿拿这屏风,可真是【国色芳华】沉。”

    甄氏没好气地一把抢过去:“你也知道沉?不会另外找个合适的?这传了几代的。”她早看上这屏风了,谁知猝不及防就被牡丹给毁了。

    牡丹感激甄氏适才护着自己,也不计较她的语气,只道:“当时没有合适的。”若非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板,她也不会去抓岑夫人这架床头屏风。这东西不顺手,得另外重新做一个,两面糊绢,把字写得大一些,特别是【国色芳华】“宁王府长史李元”那七个字,一定要用朱砂写,要叫人老远就能看得清清楚楚的,那效果才好。

    岑夫人直叹气,这架紫檀花鸟床头屏风是【国色芳华】她的心爱之物,陪了她几十年,今日总算是【国色芳华】死在牡丹手里了,不过也算是【国色芳华】死得其所。岑夫人示意甄氏把那架小屏风拿去收拾,带了牡丹入内,心疼地给她揉着两只手道:“先歇歇。等你爹和哥哥们回来,立刻就商量出办法来,不会叫你一个人顶着。”

    牡丹道:“等不及了,她表面上倒是【国色芳华】答应了会去回绝,可咱们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会不会在背地里又做什么咱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必须先做好准备,赶紧先做个牌,轻巧一点,醒目一点,实在不行,我还真只有走这条;第二件事,我马上要去黄家,不能让他们去抢了先手。”

    岑夫人先前虽然由着牡丹去闹崔夫人,可真要牡丹举了牌去游街,撞死在宁王府前,她是【国色芳华】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的,她宁愿是【国色芳华】她自己。只这个时候却不说给牡丹听,只道:“牌我这就叫人去做。你去黄家一趟也好,只是【国色芳华】不知他们家肯不肯出面?毕竟这事儿并没有波及到他家,帮了你,便会得罪宁王,你……”

    这也是【国色芳华】牡丹所担心的问题,可不去试试谁也不会知道结果是【国色芳华】怎样的,她疲惫地揉了揉眉头:“死马当做活马医,实在不行又再说。我去也不会牵扯上雪娘,就是【国色芳华】请托他家,帮我关键时刻作个证,想来他家不会拒绝。可不管怎样,总得先确定他家的态。”她虽然和岑夫人说黄家不会拒绝,实际上她心里一直打鼓,若是【国色芳华】黄家拒绝,她是【国色芳华】没有任何办法强迫黄家的,那她就真的只有走那条了。

    岑夫人暗叹一口气,立刻命人安排,又说她陪牡丹一起去,牡丹道:“请大嫂陪我去吧,娘留在家中等着爹回来,要是【国色芳华】商量好了,稍后去接我也是【国色芳华】一样。”

    岑夫人却怕牡丹与薛氏出去会被暗算惹麻烦,正在寻思安排谁跟着一起去才妥当,就听封大娘来报:“夫人,张五郎来了,说是【国色芳华】听说有人在咱们家门口闹事,过来看看可有帮得上忙的地方。”

    岑夫人大喜,忙叫人把张五郎请进中堂奉茶,她略略收拾一下就领着牡丹赶出去见张五郎。

    张五郎歪戴着顶黑纱幞头,穿件花哨的姜黄色团花袍,袖高高挽着,露出两条粗壮多毛的手臂,脚下的黑色高靿靴上还糊着一点黄绿色粘鸡毛的可物质。看见牡丹与岑夫人进来,他立刻起身斯地行了礼,抬眼去看牡丹。但见牡丹穿着家常的襦裙,发髻松散,将堕未堕的,一点饰全无,脸上脂粉未施,一双眼睛还红着,虽然在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叫人看了就心疼,岑夫人虽然还是【国色芳华】平时那不动声色的样,眉目间却是【国色芳华】凝重得很。

    张五郎不等岑夫人开腔,牡丹还礼,直接进入正题:“适才小侄听兄弟们说有人打上门来欺负丹娘妹妹,便赶紧过来看看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已是【国色芳华】让人去知会了四郎,不知伯母可有什么事要吩咐小侄去做的?”

    岑夫人感激地道:“好侄儿你有心了,你来得正如及时雨,事情的经过来不及与你说,此刻丹娘要去宣政坊拜会她的一位朋友,没人护送,我生恐她会吃亏,正好请你送她一回。”

    张五郎使劲儿拍着胸脯保证道:“请伯母放心,小侄定然护得丹娘平安。”

    岑夫人也不多言,将薛氏叫来,又问张五郎带了几个人过来,依数备了马,目送牡丹出门。牡丹前脚刚走,崔夫人留下看门的人立刻奔回去通知崔夫人不提。

    而此时,家最近的四郎也得了消息赶回来,听岑夫人言两语说了经过,把眼一瞪,转身就往外走。岑夫人恨道:“你要去哪里?”

    四郎道:“待我去打杀了李行之!除了他这个祸根就好了。我再砸了他的铺,也叫他老娘难过一回。”

    岑夫人道:“胡说!你又去扯他做什么?”

    “他惹出来的事,不找他找谁?”四郎一侧头,大步奔了出去,岑夫人高喊一声:“拦住他!”四郎脚下如飞,蒲扇似的大手将上前来拦自己的家丁两把拨开,转眼就消失在门口。

    白氏上前扶住岑夫人,劝道:“娘您放心,四郎不是【国色芳华】不长脑的人,他不过是【国色芳华】说气话罢了,行事向来有分寸。这事儿想来行之是【国色芳华】不知道的,让他知道也好。您要不放心,媳妇这就跟了去看着,不叫四郎闹出事儿来就好。”

    岑夫人顿足道:“那还不快去?”

    白氏忙招呼了四郎媳妇李氏,妯娌二人带了几个孔武有力的家丁,骑马去追四郎不提。

    有道是【国色芳华】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却说牡丹才一出门,就发现围在外面还没散去的左邻右舍看她的目光又不同了,有几个好搬弄口舌的直接撞上来与薛氏和她打招呼,一脸的八卦表情,幸而都被张五郎黑着脸策马直直撞过去,如此两次,方才无人再敢滋扰,出了何家所在的街,这才是【国色芳华】清爽了。

    一行人出了宣平坊,绕过东市,直到皇城跟前,准备往黄家所在的布政坊而去。张五郎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明显满怀心事的牡丹,有心打听事实真相,却又不好意思开口。踌躇良久,方问薛氏:“敢问大嫂,到底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

    薛氏不好和他细讲,却又觉得请人帮忙连缘由都不说清楚不地道,便斟字酌句地道:“有人想强将我们丹娘送进王府去做那没名分的姬妾,丹娘不愿,这才闹将起来。”

    张五郎怒火中烧,啐了一口,骂道:“贼肏的,还有没有王法?丹娘,你放心,谁要真敢这样,我定然饶不了他,你说,现在要我去做什么……”

    牡丹感激地道:“谢张五哥,您能送我们去布政坊,就已是【国色芳华】帮了大忙了。其他暂时真没什么。”这样的事儿,她惹上是【国色芳华】一身骚,张五郎惹上又何尝不是【国色芳华】一身骚?护送一下还可以,多的却是【国色芳华】不敢让张五郎牵涉入内。

    张五郎还要说什么,忽听前面有人道:“咦,那不是【国色芳华】何娘么?这是【国色芳华】要往哪里去?”却是【国色芳华】邬跟着几个头系红色细绫带,穿酱色圆领缺胯袍,满脸胡须,腰间挎着刀的汉立在皇城安顺门前的街边,满脸惊讶地朝牡丹看过来。

    牡丹忙朝邬勉强笑了一笑:“邬总管好,我有要事在身,就不下马了。你忙着,我赶时候。”

    邬一边打量牡丹等人的神色,一边笑着行了个礼:“您忙,您忙。”待牡丹走远,便回头同那几个人道:“你们在这里等公,我去去就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帝霸  大奉打更人  伏天氏  万古天帝  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