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11章 狠心(粉票150加更,求票!)
    ?、、、、、、、、、、    看了厨房里剩下的几个菜,觉得怎么都端不上桌面,只好叫人去请了周八娘来想法。

    周八娘听说没有菜,便从自抓了只鸡,地里扯了几颗菜带过来,下五除二便麻溜地将鸡宰了一半炒一半炖,不多时就弄了几个新鲜可口的家常菜出来,将一坛郢州富水酒加上,叫牡丹让人送上桌,从雨荷那里接了鸡钱菜钱,往怀里一搁,拍手走人。

    牡丹远远的看见李荇和蒋长扬二人吃喝上了,一个说,一个听,貌似都很专心的样,也就不去扰,自在一旁默默盘算过几日要的事情不提。

    月上中天,那边终于散了,阿桃过来请牡丹:“娘,那里事了,表公身边的小厮让奴婢来请您过去呢。”

    牡丹过去时,桌已然收拾干净了,蒋长扬与李荇面对面坐着,一人捧了杯茶,正在说她这个园,又说她一个女人不容易。

    李荇见牡丹过去,便笑道:“丹娘过来,我与蒋公的事情已经说好了。天色已晚,蒋公既是【国色芳华】有事找你,还需早些说了才是【国色芳华】。”说完也不避开,就在那里坐着不动。

    蒋长扬也不避讳他,望着牡丹道:“昨日我和你说过,明日领你去我那朋友家中看石头,现在事情有变,我想先和你量一下。”

    牡丹笑道:“无妨,但请直言,若是【国色芳华】买不成也没关系。”

    蒋长扬道:“买是【国色芳华】一定买得成的。只是【国色芳华】我今早得知,我那朋友家中的事情又有些变化,所需的钱更多了。我们几个朋友都想帮他一把,无奈他性情骄傲,定然不肯接受。所以我想请你高价向他购买那些石头,多出来的钱我补给你,你看如何?”

    牡丹笑道:“这真是【国色芳华】容易不过的事情了,你放心,我一准儿办得妥妥当当的。”

    蒋长扬笑道:“但只是【国色芳华】他心病重,我是【国色芳华】不能陪着你去了,得你自己上门去问才行。我会送你到附近,然后你去门房一问便可把事情办妥。”

    牡丹应了,李荇突然道:“敢问蒋兄这位朋友是【国色芳华】住在哪里的?姓甚名谁?家中做何种营生?”丹娘一向傻得很,心又好,别不小心就给人算计了去。

    蒋长扬看了他一眼,静静地道:“袁十九,住在兰陵坊,没有任何营生,不过给人做清客尔。我认识他将近十年,人还过得去。”

    李荇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道:“原来是【国色芳华】他,我记得他是【国色芳华】闵王府中深受器重的人,闵王前两日还得到圣上的夸赞,怎会放着他不管?而且,他不是【国色芳华】识宝挺厉害的么?怎会没钱用?”他回头看着牡丹道:“丹娘,你还记得袁十九吗?时,我们曾经见过的。高高瘦瘦的,跟了刘畅和潘蓉一起去的那位。”

    他才一说,牡丹就想了起来。她对袁十九的骨瘦如柴,还有明明跟着刘畅等人一起出现,却总和那些纨绔弟反调的那种态很深刻,说实话,她对那人的印象还不差。而闵王其人,她就不清楚了。不过她却能从李荇的语气和表情中听出一点意思来,大约闵王会是【国色芳华】宁王的竞争对手,李荇是【国色芳华】不想她与闵王相关的事物沾上边吧?

    从李家的亲戚这个角来说,她能理解李荇不希望自己与宁王的对头有任何交集的心情;但她欠了蒋长扬那么多的人情,他不过是【国色芳华】一个小小的请求,对她来说,如同举手之劳一样的轻松,这个忙,无论如何,她必须帮。

    而且她只是【国色芳华】微不足道的小老姓一枚,她买她的石头,和王爷们之间的竞争又有什么关系?宁王也不会因为她买了闵王府清客的石头,就会生李家的气,若果真如此,天下生意人卖东西之前,都要先问恰竟蓟垮楚对方的身份由来了。那么这生意,还怎么做?难道说,他日闵王府来和她买牡丹,她也不卖?不卖怎么办?等着找死吗?因此牡丹只是【国色芳华】沉默了片刻,便道:“我记得他,他识宝挺厉害的,为人也不差。”

    蒋长扬身在其中,自然更容易听懂李荇的意思,轻轻一笑,道:“是【国色芳华】人都有为难的时候,与他曾经效力于谁,而那人又有多大的权势无关;他急需用钱,也和他的能力高下无关。坐拥千金,衣食无忧者,不见得就是【国色芳华】人中龙凤,山中伐樵者,不一定就是【国色芳华】没有见识的山野村夫。当然,何娘若是【国色芳华】不便,我另外找人就是【国色芳华】。”

    牡丹抓住了他用的一个词“曾经”,那就是【国色芳华】说,袁十九没有再效力于闵王了,那么就和宁王府更没有多的关系。她只是【国色芳华】一个生意人,一个欠了人情要还情的生意人,她认真的道:“我方便。非常方便。”

    蒋长扬开心的笑起来,道:“你放心,绝对不会给你惹任何麻烦。”

    看到蒋长扬望着牡丹笑,而牡丹又不肯听自己的话,执意要按着蒋长扬的意思去做,李荇的心里突如其来的升起一股邪火,他不高兴地看着牡丹,冲口而出道:“既然这样,到时候我另外找个人去帮你买,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牡丹飞速看了李荇一眼,静静地道:“表哥,谢谢你的关心。但这不过是【国色芳华】小事,我能自己做。”休要说李荇此时的态行为都不妥,就说她那不用依靠谁,就能好好的生存于这世间的愿望,也不会容许得她事无大小总去求人。

    牡丹的语气很轻柔,但不容拒绝的意味很强烈。李荇不曾听到过她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他在惊觉自己失态的同时,也有些接受不了。他紧紧抿着唇,看着牡丹,牡丹静静地看着他,一双眼睛黑得发亮,里面是【国色芳华】一种他觉得很陌生的情绪。这样的牡丹,越来越陌生,他也越来越远。是【国色芳华】的,她离他只会越来越远了,多日来累积起的情绪突然直冲胸臆,他委屈而愤恨的看着牡丹,一言不发。

    蒋长扬见状,起身道:“时辰不早了,我先告辞。明日巳正,我在口上等你。”

    牡丹“哎”了一声,起身要送,蒋长扬看了李荇一眼,道:“何娘不必客气,你忙。”

    牡丹也就不客气,叫雨荷送了他主仆二人出去,自回头给一直瞪着自己的李荇斟满一瓯茶,双手递了过去。李荇不接,仍然紧紧抿着唇,死死瞪着她。

    牡丹看他这样,头皮有些发麻。想到他给过自己那么多的帮助,不管怎样也还是【国色芳华】亲人,自己有必要和他说说自己的想法,没必要让他心里不舒服。便道:“表哥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担心我和袁十九买石头,会惹什么麻烦上身?我也不知道闵王府和宁王府如今是【国色芳华】个什么样的情形,只想着我就是【国色芳华】个生意人,买石头不过就是【国色芳华】件小事,更何况,我还欠着蒋公的大人情,这人情是【国色芳华】必须要还的。可若是【国色芳华】会给你们添麻烦,你和我说明白,我另外想个妥当的法,你也再掺和进来才好。”

    她倒是【国色芳华】把所有人情都考虑得面面俱到了,李荇生气地把脸别开,半晌才道:“不会添麻烦,我只是【国色芳华】担心你会上当受骗,这世上,坏人多得很,常常被坑了都不知道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他就是【国色芳华】嫉妒了,嫉妒一切未婚未配,可以名正言顺靠近她的人。

    既然不是【国色芳华】她担心的缘故,那她就可以放下心了,这事儿更是【国色芳华】非做不可。牡丹沉默片刻,道:“坏人不少,好人其实也不少。我不能因为知道这世上有坏人在,就不往前走了。不管前面是【国色芳华】好是【国色芳华】坏,我总要往前走的,谁也代替不了我。就像表哥,你的人生就在你的脚下,你该怎么走,还得怎么走。”

    李荇恨恨地道:“你其实就是【国色芳华】相信他是【国色芳华】好人,绝对不会害你,不相信我,特意避开我的好意罢了。”

    牡丹咬了咬牙,硬着心肠道:“我的确相信他是【国色芳华】个好人,特意避开你的好意也是【国色芳华】实情!我听说你立刻就要定亲了,不想再让人生出什么误会来,叫大家心里都不舒服。你父母不高兴,我家里人也不高兴,我也不高兴!”该撕破的不如早撕破,一刀来个痛快,省得这样黏黏糊糊的,憋得难受。

    夜风轻轻拂过,柳枝在月影下婆娑起舞,李荇半晌无语,低头看着地上的狂起舞的柳枝投影,良久方道:“我只是【国色芳华】放不下,特意来看看你,既是【国色芳华】这样,那便罢了。”他本想问她愿不愿意等他,但他大概是【国色芳华】早就知道答案的,所以一直不敢问。想来也是【国色芳华】可笑,他就要定亲了,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嫉妒吃醋,阻拦她和别人来往呢?

    牡丹不敢看他,轻声道:“十九娘人不错。”

    李荇轻笑了一声:“谁知道呢。”他理了理袖,道:“我近日心情不好,酒又多喝了点,加上和蒋长扬谈事情没有谈妥,有些失态。明日你若是【国色芳华】见到他,替我向他道声谦,请他不要介怀。”

    牡丹先前见他二人仿佛相谈甚欢的样,还以为二人把事情谈妥了,此刻听来却是【国色芳华】没有谈妥,不由又带了几分担忧:“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什么要紧的事情?他不答应,那你怎么办?”

    话音刚落,李荇已经轻笑一声,在她脸上轻轻抚了一下,转身走了:“你不必替我忧心。我会很好的。”

    他的指尖冰凉,从脸上拂过的感觉犹如被清早的柳枝拂过一般,牡丹静静地站在月影下,目送他越走越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汉乡  第一序列  校花的贴身高手  汉乡  万族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