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09章 一袋钱
    ?、、、、、、、、、、    月色朦胧一片,鸟儿早就不叫了,远处不时传来回的女郎们缠绵悱恻的歌声,一行人依次走在田埂上,大约是【国色芳华】大家都累了的关系,便谁也没说话,就埋头静悄悄的走着。

    雪娘感觉今天很累,很伤心,几次告诉自己再去看蒋长扬了,却又总忍不住回头去偷看。突然看到刚才踏歌的地方影影绰绰的,好似还有好些人没走的样,便道:“怎么还有人不走?”

    牡丹回过头去瞧,果见还有好些人在堤岸上来回游走,只是【国色芳华】月色黯淡,又隔得远了,看不清楚在什么。便道:“真的呢,难道他们都不回家的?”其实她心里更怀是【国色芳华】情侣,趁着此刻人走得差不多了,才好一诉衷情。但转一想,又觉得自己这个猜测不对,如果要幽会,应该是【国色芳华】大家都在纵情狂欢的时候,偷偷躲到一旁去才对,这会儿留在那里可不是【国色芳华】招人注意么?

    蒋长扬笑道:“你们都看看自己头上的簪钗在不在?这些人就是【国色芳华】专门候在那里捡拾大家落下的簪钗换钱的。”

    众人闻言,全都伸手去摸自己头上的簪钗,又检查环佩。牡丹为了出门方便,不引起注意,戴的饰本就不多,款式也简单,就是【国色芳华】些银的,掉了也不心疼,只略一检查就算完:“我的没掉。”

    雪娘因是【国色芳华】精心装扮,头上戴的饰多,却是【国色芳华】掉了一支赤金结条钗和一朵珠花,就连什么时候掉的都不知道。付妈妈急道:“完了,那结条钗是【国色芳华】夫人的陪嫁,上面镌刻有字样,必须得去找回来才行。”说完也不等雪娘示下,先就转身回去了。

    牡丹虽然想着不一定能找得回来,却不可能放着付妈妈一个人去忙,只得道:“一起去找吧。”想到平白耽搁了蒋长扬这么久,便道:“蒋公,夜深了,你们先回去吧,左右我们人多,这里我的庄也没多远,不碍事的。”

    蒋长扬微微一笑:“送佛送到西,既然上了哪里有不管的道理。”便问雪娘是【国色芳华】支什么样的钗。

    雪娘因是【国色芳华】和窦夫人借的,不小心掉了也很着急,加上心情又不好,便带了哭音道:“是【国色芳华】一支赤金结条蜻蜓钗,翅膀上镶嵌有翠玉的。上面刻有我娘的名字。”

    话音未落,蒋长扬已经一撩袍,领着邬一道大步折回去了。他并不如同付妈妈与其他人那样低头四处寻找,而是【国色芳华】从怀里摸了一袋钱出来递给邬,命邬高声问那些堤坝上捡拾东西的人,表示谁要是【国色芳华】知道那钗的下落,过来说一声就将钱作为奖赏答谢;若是【国色芳华】故意隐瞒的,日后寻到便要报官,以偷盗论处,又警告捡到等人不要心存侥幸,最多天一定能查出是【国色芳华】谁。

    邬高声询问的时候,蒋长扬就背手立在那里,腰背挺直,神色肃穆,威严无比。雪娘轻声道:“这样只怕找不回来的吧?一支结条钗和一袋钱相比,少了吧?”

    牡丹却觉得不一定。假如只是【国色芳华】两双眼睛盯着的时候,这东西的确难得寻回来,问题是【国色芳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有无数人眼红着,这东西就不可能藏得住了。悬赏检举,蒋长扬这个办法应该很有效。

    果然不过片刻功夫,就有个小孩奔过来将钗递过去,眼巴巴地看着蒋长扬。蒋长扬果然从邬手里接过钱袋递给了那孩,还摸了摸那孩的脑袋,柔声夸他真乖真能干,那孩兴奋地提着钱袋拔腿就跑。

    失而复得,而且几乎没费什么力气,雪娘感激又崇拜,望着蒋长扬道:“蒋大哥,谢谢你。我现在身上没带钱,明日我再送到你庄里去还你。”

    付妈妈听到她又主动叫上了蒋长扬“蒋大哥”,不由抚额叹气。

    蒋长扬却似没听见那声“蒋大哥”似的,而是【国色芳华】不在意的淡淡一笑:“黄娘不用谢我,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您若是【国色芳华】真要谢,不如谢何娘,我和她是【国色芳华】朋友,您又是【国色芳华】她的好朋友,我总不能看着你们没头没脑的乱忙一气。”

    一切都是【国色芳华】看在牡丹的面上,不然只怕看也不会看自己一眼……雪娘彻底呆住,片刻后才轻轻道:“我自然是【国色芳华】要谢何姐姐的,但我欠你的钱总要还你。”

    蒋长扬呵呵笑道:“还何娘就好,这钱是【国色芳华】她往日借我的。我本来也要还她,今日您正好还她也一样。”

    牡丹一愣,自己什么时候借过他钱?她狐疑地看向蒋长扬,竟然从他脸上看到了几分恳求之色。再看雪娘,雪娘呆呆的看着自己,脸色被最后的月影印得惨白。牡丹心回电转间明白过来,蒋长扬大约是【国色芳华】看出了小姑娘的心思,但并不想与小姑娘有任何牵扯,这是【国色芳华】要彻底断了小姑娘的念想,而她,正好的,就成为了在中间转折的那一个。

    牡丹很是【国色芳华】为难。雪娘对蒋长扬的这种崇拜和好感不过是【国色芳华】来源于他那次飞马击钱的惊艳亮相,更多时候是【国色芳华】她自己把人越想越好了。从理论来说,这种莫名的激情不如趁早断的好。但从情感上来说,牡丹却是【国色芳华】不愿意雪娘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的。可是【国色芳华】要叫牡丹当众揭穿蒋长扬的话,说她并没有借过钱给他,她却是【国色芳华】做不出来,假如做了,那就不只是【国色芳华】蒋长扬难堪,就是【国色芳华】雪娘也会深感没面,说不定会更加羞恼。

    因此牡丹斟字酌句地道:“不过一袋钱而已,比起你对我的救命之恩,又算得什么,我已是【国色芳华】忘了。”

    蒋长扬见她应了,轻轻吐了口气,也不看雪娘的表情,望着牡丹笑道:“什么救命之恩,我也忘了,光记着你借我一袋钱了。这救命之恩,还请何娘以后不要再随时挂在嘴上,省得我若是【国色芳华】有想请府上帮忙之时,反而不好开口。”

    牡丹听他这样说,微微一笑,应了一声好。

    雪娘的肩头颤了两下,拼命咬住了嘴唇,迅速回过了头,快步往前走。付妈妈见状,忙上前将她挡在了身后,不叫她的泪眼给人看到笑话,回头望着牡丹笑道:“既然如此,咱们就还何娘也是【国色芳华】一样的。但无论如何,蒋公费了心,也一样要谢。”

    牡丹偷看着雪娘的表情,笑道:“好啦,夜色深了,要谢也明日再说。还是【国色芳华】赶快赶吧。”

    众人纷纷称是【国色芳华】,都加快了速。这次只用了一盏茶多一点的功夫,就到了芳园的门口。听到脚步声响,胡大郎养了看门的几条大黑狗猛地跳起来,狂吠了几声,闻到牡丹身上的味道,哼唧了两声,又讨好地上前围着众人转了两圈。一直候着的胡大郎已然开了门,着灯笼出来接人了。

    牡丹一行人与蒋长扬别过,自进了门不提。

    蒋长扬与邬刚转过身去,胡大郎又追了出来,把一盏灯笼递过去:“公,我家娘说月亮沉下去了,天色渐晚,田间地头难行,吩咐小人送这盏灯笼给您照。”

    蒋长扬正要说用不着,邬已经接了过去,笑道:“烦劳大哥替我家公谢过你家娘,明日再送还来。”

    蒋长扬也就不再言语,任由邬提了那盏灯笼在前面引。待走得离芳园远了,邬一副迷茫的样道:“公还记着那袋钱那?今晚您给那孩的,真是【国色芳华】那袋钱?怎么好像不是【国色芳华】?”

    蒋长扬淡淡地道:“原来你给那袋钱每一个都做过标记的,而且你隔着袋就能分出来。敢问是【国色芳华】香的,还是【国色芳华】臭的?”

    邬翻着死人眼道:“明明荷包的花色就不一样。”

    蒋长扬沉默片刻,不高兴地道:“我没你那闲工夫,更没有闲心去记这个。”

    邬“哦”了一声,道:“明日小人来还灯笼,公要来么?不如再叫她们一起去踏歌吧?您自从来了京城后,就没见过您踏歌呢。话说何娘在月亮下笑起来真是【国色芳华】好看呢,最难得的是【国色芳华】脾气修养真好。”

    蒋长扬不语,非常认真的走。

    邬喋喋不休:“那位黄娘,您帮她真是【国色芳华】应该的。要是【国色芳华】没有她……”话音未落,蒋长扬已飞速将手伸出去,在他腰间抓了一把,摘下他的荷包,猛地往一望无际的稻田里扔了出去。不等他反应过来,又从他手里一把夺过灯笼,道:“你先找着,我回去了。”

    待蒋长扬打着灯笼去得远了,邬还哭丧着脸站在原地不动,那是【国色芳华】他媳妇儿给他做的啊,那母老虎凶得会吃人,这回可怎么好?

    牡丹等人刚进了屋,阿桃忙领着几个留家的粗使妇人将热水送了上来,又问要不要吃宵夜。牡丹看了紧抿着唇,一言不发的雪娘一眼,笑道:“雪娘,你吃么?我是【国色芳华】真有点饿了。”

    雪娘抬眼看向牡丹,抿着嘴不说话。付妈妈见状,忙插到中间去打圆场:“雪娘吃点吧?这下补觉只怕要到午间呢。”

    雪娘轻轻推开付妈妈,道:“要吃的,你们下去,我和何姐姐有几句话要说。”

    雨荷担心地看了牡丹一眼,不想出去。牡丹沉默片刻,道:“你们都退下去吧,做好宵夜再送上来。”然后微笑着看向雪娘:“雪娘想和我说什么?”

    雪娘一张脸皱了起来,接着就哭出了声音:“何姐姐,你一定看不起我了吧?我是【国色芳华】个笨蛋,是【国色芳华】个傻瓜。不会看人眼色,我不知道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诡秘之主  医道无双  万古神帝  大奉打更人  史上最强炼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