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05章 七夕*遭遇(求粉票)
    ?、、、、、、、、、、    雪娘听说,微微有些失望,默默想了想,又高兴起来。随即说起了:“你可知道程媚娘为什么总看不惯戚玉珠?其实戚玉珠平时没那么让人讨厌啦,她几次我里玩,都讨喜得很,今日不知是【国色芳华】怎么了,总是【国色芳华】和你过不去。”

    没人是【国色芳华】傻的,就算是【国色芳华】天真爽朗如雪娘,也同样看出了今日诸女间的明争暗斗。戚玉珠为何针对自己,是【国色芳华】知道的,却不好和雪娘明说,便笑道:“也不算过不去,她说的都是【国色芳华】实话,我家里本来就是【国色芳华】生意的,我建了这园也本来就是【国色芳华】为了收钱的。”

    雪娘撇撇嘴:“不是【国色芳华】,我知道原因!”

    牡丹有些心惊,难道雪娘也知道李荇对自己的小心思了?是【国色芳华】谁说给她听的?果真知晓了,雪娘藏不住话,传出去可真就不好啦。

    谁知雪娘却道:“这戚玉珠与程媚娘之间,是【国色芳华】有些问题的。戚玉珠,一定是【国色芳华】因为你她表哥了,一家都觉得没面,他表哥又不得不娶那个瘸郡主,她姑母气得起不来床,所以才会怨上了你,不愿意给你好脸色看也是【国色芳华】有的。而这程媚娘,就算不是【国色芳华】今日这种情况,她也不会给戚玉珠好脸色看的,谁叫戚玉珠是【国色芳华】刘畅的表妹,也是【国色芳华】那瘸郡主将来的表妹呢!”

    牡丹奇道:“难道程媚娘与清华郡主是【国色芳华】有仇的?”原来欺负人被气得起不来床了,她也有这一天!现在人还没进家门,就已经气成了这个样,那等到人家正式进驻刘家,她岂不是【国色芳华】要被气得活生生吐血而亡?

    雪娘道:“你还记得那位被清华郡主弄得摔下马的兴康郡主的姨表妹刘芸么?这位程媚娘,同样是【国色芳华】那位刘芸的表妹。他家的人恨不得把和清华郡主撕来吃了,看到和她有关的人自然不会有好脸色,同样的,他们对着我们肯定是【国色芳华】要给好脸色的啦。”

    牡丹恍然大悟,既是【国色芳华】这样说来,这程媚娘多半说的就是【国色芳华】真话,就算是【国色芳华】旁人不肯去她的园里,程媚娘也一定会去。便问:“那位姑娘现在怎样了?”

    雪娘皱起眉头叹了口气:“挺不好的。”

    牡丹沉默下来,断手断脚,又被拖着狂奔了那许久,现在这医疗条件,能恢复到什么程去?想来也不会好。清华这样的人,就完全没把旁人的生死安危放在眼里心上,真正是【国色芳华】死有余辜。而那个时候她若非有蒋长扬帮忙,铁定比刘芸更惨。

    雪娘突然两眼发光地拉着牡丹晃:“我听说当初你也曾经差点被那恶毒的女人纵马踩死,还是【国色芳华】那位,那位蒋公救的你,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

    牡丹笑道:“是【国色芳华】,若非他仗义出手,我只怕是【国色芳华】不能认识你了。”

    雪娘咬着乌木包银筷久久不语。

    不多时,宴席散了,喝得微醺的女人们被李满娘和崔夫人邀请去里面休息说话,岑夫人过来和牡丹说:“何淳有点不舒服,大约是【国色芳华】中暑了,左右你表姨这里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了,咱们不如先家去吧。”

    牡丹心想崔夫人和李元大概都是【国色芳华】不想要自己在这里呆得长的,自己主动早点走,对大家都有好处,便和雪娘道别,说自己要走了。

    雪娘舍不得她,硬拉着她去和程媚娘等人道别,意思也是【国色芳华】提醒这些人,不要忘了以后牡丹开园时去捧场的诺言。崔夫人正兴高采烈地和吴十九娘的母亲夸赞十九娘端庄大方,甜美可人,见牡丹跟了雪娘进去和十九娘等人招呼说笑,俏生生的站在那里,说不出的扎眼睛,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恨不得牡丹赶紧消失才好。

    牡丹与众人别过后,又随岑夫人去找李满娘道别。李满娘忙得脚不沾地,听说何家人要先走了,也晓得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不忍心地拉着牡丹低声道:“好孩,我这回有了自己的房,进出招待人都方便许多,你日后要记得经常和你母亲过来,待到秋天的时候,我带你去打猎!”

    牡丹笑着应了,同样给崔夫人行了个礼。崔夫人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两句客气话,没提让何家人去他们家玩之类的话,牡丹也没当回事,她知道,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不会再踏足李家的大门了。

    一行人往外走时,到李荇站在墙边与人说话,何冽要去和他打招呼,牡丹一把扯住他,轻声道:“没看到你表叔正和人说话呢吗?不要去打扰他了,你七弟不舒服,咱们赶紧回家才是【国色芳华】正事。”别个也许没看到,她却是【国色芳华】看得很清楚,李荇明明是【国色芳华】看到她们的,不知为什么,故意把头别过去了,装作没看见。这是【国色芳华】为了什么缘故,但想来也和今天这些事分不开,既然他不肯和她们打招呼,她也不愿意强人所难。

    牡丹的声音很轻,李荇却听得很清楚,他无力地目送着牡丹窈窕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转角处,再也看不见。他曾经去试探过宁王,但是【国色芳华】宁王轻轻一句话,就浇灭了他所有的指望,宁王直截了当地和他提起了清河吴氏的十九娘:“你父亲和孤说过了,从前阿秦在世的时候也曾和孤说过,十九娘是【国色芳华】个好女,与你最配,她的眼光向来是【国色芳华】准的。你年龄不小,不许再和从前那般胡闹,成家以后就早日把心定下来,助孤成就大事,也省得让你父母担心。”

    他最难过时,也曾想过抛下这一切和牡丹一起远走高飞,但他冷静下来之后细细一想,牡丹是【国色芳华】绝对不会答应他的,奔者为妾,父母国人皆之,那又和李元故意刁难他,说的那番话有什么区别!

    他正在怅惘间,螺山咬着手指头走出来,万分同情地看着他:“公,夫人请您进去呢,说是【国色芳华】几位什么夫人要见您。”李荇阴沉着脸不语,苍山又走过来,低声道:“公,老爷叫您,有几位客人要见您。让您马上过去。”

    李荇默默站了片刻,步履沉重地跟着苍山去见李元。

    是【国色芳华】夜,牛郎、织女相会,凡是【国色芳华】有女的人家都要月下穿针理线乞巧,又在庭院中设瓜果酒脯。何家女人多,热闹程非同一般,大郎领着一群男孩、女孩满院地找蜘蛛,找到蜘蛛就放入事先准备好的小盒中,女人们人手一只,专等第二日清早起来检视各自盒中的蜘蛛结网稀密程,若是【国色芳华】密,那就是【国色芳华】巧多,若是【国色芳华】稀,便是【国色芳华】巧少。

    牡丹从来对蜘蛛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奈何风俗如此,无人能免,只得呲着牙接过何濡递过来的小木盒,嫌弃地扔在桌上,将手背摸了又摸,抹了又抹。芮娘胆大,见状抓了一只小蜘蛛扔到牡丹手上,惹得牡丹凄厉地尖叫一声,又跳又叫,张着两只手拼命地甩。

    一家人谁也不去帮她,光抱着手站在那里看她的笑话,孩们更是【国色芳华】笑得前仰后合,纷纷骂她胆小鬼。牡丹只觉得被蜘蛛爬过一只手臂都是【国色芳华】酥的,连着半边身和脖都是【国色芳华】酥麻一片,汗毛直立,差点眼睛和鼻腔就酸了。

    还是【国色芳华】大郎不忍,上前按住牡丹的肩头,道:“我给你拿掉,别叫了!”细细一瞧,那可怜的小蜘蛛早就被她甩得不知到哪里去了,当下道:“早就被你甩得不知去向了,还叫什么,跳什么?”

    牡丹僵着脖和手,委屈地道:“想必是【国色芳华】钻到我衣服里去了。雨荷,你过来帮我找找。”话音未落,就觉得后颈窝一阵酥麻,什么东西轻轻地爬了过去,不由不要命地喊了一声:“在我脖里!在我脖里!快,快拿掉!”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大郎更是【国色芳华】眼泪都笑出来。牡丹回头一瞧,却是【国色芳华】菀娘手里拿着一根细草叶立在自己身后,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无辜地看着自己。适才分明就是【国色芳华】她拿了细草叶撩自己的脖来着,牡丹又羞又恼,大叫一声:“好你个小坏蛋!”菀娘见势头不好,拔腿就跑。

    牡丹挽挽袖,凶神恶煞地追了上去,姑侄俩满院地打闹,其他几个孩看着好玩,也纷纷加入战团。一时间,何家的院里充满了欢声笑语,何志忠与岑夫人歪在藤榻上,笑得嘴都合不拢。

    一家人直闹到月上中天方才散去,因牡丹住的后廊屋相对低矮狭窄,窗也小,气流不是【国色芳华】那么通畅,夜里住着实在是【国色芳华】过闷热,少不得叫雨荷等人将藤凉榻搬到院里,取了碧纱橱罩上,又将山水小屏风在床头安好,准备在院里纳凉过夜。

    一切安置妥当,牡丹爬上榻去躺好,透过顶上的天青色薄纱,仰望着天上璀璨的群星,难得的生出些诗情画意来。那什么“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街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说的应当就是【国色芳华】这种情形了,只可惜,她只能看到满天的星星在眨眼睛,却不知道谁是【国色芳华】牵牛星,谁是【国色芳华】织女星。

    也不知是【国色芳华】谁家还在夜宴,丝竹歌声随风飘来,好听了,牡丹看着天上的星光,嗅着一旁银香囊散发出的梅香,听着飘渺的歌声,渐渐睡去了。明早醒来,又是【国色芳华】新的一天,又是【国色芳华】新的开始。

    忙碌的日总是【国色芳华】过得快,转眼间就到了七月中旬,牡丹算计着应该播种了,便使雨荷去和雪娘说,第二日她要去芳园播种,问雪娘可有空闲跟她一起去。雪娘自是【国色芳华】不客气。

    第二日一早,牡丹吃过早饭,仍由封大娘、雨荷并几个强壮有力的家丁陪了,站在启夏门外等候雪娘。不多时,骑着白马,穿着一身大红翻领胡服,梳着双环髻,打扮得美丽动人的雪娘神采飞扬地打马奔来。她身后跟了两个婆、一个丫头并四个家丁,甚至于还跟着一辆毡车。

    牡丹觉得奇怪,雪娘不过是【国色芳华】跟自己去玩一趟,怎地骑马不说,还带了车?

    雪娘也好奇地道:“你不是【国色芳华】说你要去庄里小住么?怎么你们就只提几个篮呀?”

    牡丹道:“我的东西早就送过去的,想住下方便得很,何况今日我也不打算在那里住。我得把你送回家呢。”

    雪娘不高兴地撅起嘴来:“你什么意思?”

    牡丹见她不高兴,很是【国色芳华】有些莫名其妙:“怎么啦?”

    雪娘的脸微微一红,小声道:“你说你要去小住,才来叫我,可不是【国色芳华】就是【国色芳华】约我一起去小住的?我好容易才说动了我娘,看看吧,我东西都收拾好了这么一车,你却要叫我当天就回家?可不是【国色芳华】戏耍我来着?”

    牡丹一时有些头大,庄里麻麻的,她可没想过在这种情况下在那里长久招待客人。特别是【国色芳华】雪娘这样的女孩,一天两顿饭还好收拾,时间一久,实在是【国色芳华】麻烦得很,吃的住的用的,什么都要重新安排。

    雪娘见牡丹沉默不语,也觉得自己有点鲁莽了,然而她盼望这一日,寻找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既然已经迈出这一步,断然没有无功而返的道理,无论如何都是【国色芳华】要达成这愿望的,当下拉着牡丹的手臂只是【国色芳华】撒娇:“何姐姐,我知道我鲁莽了,可是【国色芳华】我已经到这地步了,你不能把我赶回去。你也别担心我,我能吃得苦的,只要有吃的,有住的地方就行,被洗漱用具我什么都带齐了的。求求你了,我在城里和那些娇滴滴,一句话几个意思的小娘们处着也不愉快,就喜欢和你在一起!”

    牡丹无奈,只好道:“不管你能吃得苦还是【国色芳华】不能吃得苦,都是【国色芳华】那个样。还在修建着呢,乱七八糟的,你可别后悔。”

    雪娘脸上露出喜色来:“你都能吃得的苦,我就能的!”

    牡丹只好叫个家丁打马回家,请薛氏帮着重新准备吃食用具,稍后再送去庄上。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了城,往庄里去,雪娘见牡丹骑马的姿势比之从前娴熟了许多,不由笑道:“何姐姐,我们比比谁最先跑到上次我们去看打马球那地方好不好?”

    牡丹见上行人不多,便笑道:“好呀,我也想试试自己是【国色芳华】不是【国色芳华】还和从前一样的孬。”

    雪娘眨了眨眼睛:“如果你输了,你要请我在你庄上多玩几天。”

    自己这个半吊就算是【国色芳华】这段时间努力了,也是【国色芳华】不能和雪娘相比的,这点自知之明牡丹还有。小姑娘绕来绕去就是【国色芳华】想在自己的庄上多玩一段时间罢了,一天也是【国色芳华】麻烦,两天也是【国色芳华】麻烦,牡丹苦笑着扶了扶额头,拖长声音道:“行。”

    雪娘大方地道:“何姐姐,我让你六声。”

    牡丹毫不客气地应了下来,雪娘便叫她的丫鬟小玲喊数,待牡丹纵马奔出之后,从一数到六,雪娘方才打马追了出去。封大娘等人少不得大呼小叫地跟着追了上去。

    得益于这段时间的锻炼,牡丹再不是【国色芳华】那个风一吹就倒的弱女,一口气跑到那里对她来说并不是【国色芳华】一件难事,她放马狂奔,听到耳边有风声呼啸而过,整个人仿佛都要飞起来似的,不由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和欢乐。

    雪娘眼看着牡丹瞬间跑得老远,不由将手指含在口中,纵情呼啸了一声,然后带了几分志在必得的笑意,使劲儿给了马儿一鞭。

    论骑术,牡丹远远不是【国色芳华】她的对手,她一拿出真本事来,高下立见,很快就将牡丹抛在了身后。这样的结果早在牡丹意料之中,但牡丹心想着,就算是【国色芳华】输了,也不能输得多,因此也就继续打马跟上。然而双方差距实在大,待到牡丹追上雪娘的时候,已经是【国色芳华】两盏茶之后的事情了。

    前面围着一群人,雪娘身上那件火红色的胡服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显眼。她已经下了马,手里捏着把鞭垂着头,听面前两个上了年纪的嬷嬷狠狠训斥。边停着一张马车,十来个穿着青色圆领缺胯袍的带刀汉四散在周围,见牡丹打马奔过来,立刻就有个矮胖汉上前喝问,叫她停住下马避让到一旁去。

    那马车从外表上来看,并没有任何出奇之处,但牡丹心想着,这里靠近宁王的庄,多半又是【国色芳华】遇到什么了不起的贵人了,雪娘约莫是【国色芳华】冲撞了人家的车驾。人是【国色芳华】跟着她出来的,少不得要管到底,因此滚鞍下马,行了一礼,赔笑道:“这位大哥,那是【国色芳华】我小妹妹,她年纪轻贪玩好耍,粗心大意,不知又是【国色芳华】做了什么不妥的事情?”

    那矮胖汉扫了牡丹一眼,见她衣饰精致整洁,人生得美丽,笑容不卑不亢,言语也得当,猜着是【国色芳华】好人家的女儿结伴出游,便虎了脸道:“你这妹妹好不懂事!既然看到前面有车来了,就该放缓了马慢行才是【国色芳华】,怎能这样没头没脑地乱冲,冲撞了贵人怎生好?”

    果然和她猜的差不多,不过听这话,却只是【国色芳华】雪娘的行为让车中的贵人不高兴了,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损害。牡丹暗道侥幸的同时,连连赔笑,说尽了好话:“我这妹妹年前才从外地来的,不知道这京中的规矩,年纪又轻,难免失了分寸,还请大哥帮我求个情,让她陪个礼道个歉,若是【国色芳华】有损失赔上,饶了她这遭可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对方是【国色芳华】个娇美可爱的小娘,那矮胖汉瞪了瞪眼,道:“你跟我来。”

    牡丹忙把马拴在旁的柳树上,快步跟了那矮胖汉去寻雪娘,但见那两个嬷嬷声色俱厉地指着雪娘骂,你一句,我一句的,句句都不容情,一句比一句刻薄难听。

    雪娘的头都要埋到胸前去了,却一句话也不敢反驳,只能是【国色芳华】死死咬住唇,紧紧攥住了马鞭,骨节都发了白。听见声响,回头看到牡丹,眼圈儿一红,豆大小的泪珠一连串地滚出来,只死死咬着唇不叫自己哭出声音来。

    那矮胖汉同那两个嬷嬷道:“这是【国色芳华】她姐姐,替她来赔礼的,原来是【国色芳华】才从外地来的,不懂得规矩。”

    那两个嬷嬷冷冷地扫了牡丹一眼,其中一个穿灰色短襦的倨傲地道:“正是【国色芳华】因为不懂得规矩,所以才要教教她!省得什么时候把小命送了都不知道!”竟然是【国色芳华】不依不饶的。

    牡丹见那二人衣饰虽然简单,颜色也朴素,用料却讲究,再看那两张脸,都有个共同的特点,法令纹特别深,晓得一般的东西人家定然看不上眼,忙将手上戴着的一对镶了瑟瑟的银钏撸下来,不管不顾地一把握住那穿灰衣的嬷嬷的手,借着袖掩盖,把钏滑到了她手上,情真意切地道:“嬷嬷教训得是【国色芳华】。我回去一定好生教训教训她,断然不叫她再犯这种错误。烦劳嬷嬷行个好,替我们在贵人面前求求情,我们姐妹俩去和贵人行礼致歉,定然不忘嬷嬷们的好处。”

    那嬷嬷不动声色地用手指在袖里摸了摸牡丹塞过来的东西,眼神柔和了一些,但听说去和车中贵人行礼致歉,却露出不怎么愿意的样来。牡丹心中犹,这到底是【国色芳华】怎么回事?据她所知,冲撞了贵人车驾,被暴打一顿的也是【国色芳华】有的,但这样又不打,又不放,揪着人骂是【国色芳华】何道理?这到底是【国色芳华】个什么贵人?不由求救地看了那好心的矮胖汉一眼。

    那矮胖汉看了看天色,将那嬷嬷叫到一旁低声说了几句,牡丹侧耳偷听,只听到几个词,孺人,殿下,不好。

    那嬷嬷再回过头来时,脸色好看了许多,道:“你们等着,待我去禀明了贵人,若是【国色芳华】贵人愿意饶了你们,便罢了。”说完果真过去,停在那张车前低声赔笑。

    雪娘委屈地握住牡丹的手,低声哽咽道:“何姐姐,我真没故意惹祸,分明是【国色芳华】……”

    牡丹见另一个嬷嬷眼神犀利地看过来,忙握紧雪娘的手,示意她不要说了。二人齐齐看向车那边,只盼那嬷嬷和那什么贵人说好了,早点放人走。

    谁知那边却是【国色芳华】情况不妙,牡丹听不见人声,却看到那嬷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仿佛是【国色芳华】被车中的人骂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沧元图  南方财富网  三寸人间  万族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