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104章 掉在钱眼里去了
    ?、、、、、、、、、、    的话让众女一阵沉默,程媚娘摇扇轻笑:“何姐姐这个愿望虽然只是【国色芳华】为了让天下之人有花可看,但着实远大得很。奈何我却是【国色芳华】认为,这人生来就分六九等,这花同样也分六九等,养得起或是【国色芳华】养不起,都有定论。不过呢,我倒是【国色芳华】愿意到时候去你的园中一游,到时候也请和我说一声。若是【国色芳华】果真美丽,包园游宴也是【国色芳华】可以的,就算是【国色芳华】你不想多收钱,也定然不会让你吃亏。”

    雪娘嚷嚷道:“媚娘姐姐,你可别忘了今日你说过的话!”

    程媚娘笑道:“我从来都是【国色芳华】说话算数的人,也不喜欢没事儿总欺负人,知道我的人,都会晓得我最是【国色芳华】公正。只要这园建得好,我愿意第一个客人,去你那里举行春宴。不管你是【国色芳华】为了养活自己,还是【国色芳华】为了达成愿望,但不肯忍气吞声的求人养着就是【国色芳华】个有志气的。”说到这里,她淡淡地扫了戚玉珠一眼。

    戚玉珠见自己不管自己说什么,即便是【国色芳华】同样看不起牡丹女身份的人也不曾帮忙附和,而是【国色芳华】都从其他方向暗讽自己,不由气结。想不通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当下神色更是【国色芳华】郁郁。

    吴十九娘看在眼里,淡然一笑,低头拿着手里那把象牙丝编成的扇左看右看,仿佛那扇上有朵花儿似的。

    雪娘则眨巴着眼睛,“那我岂不是【国色芳华】很没用了?”

    程媚娘轻轻了她的脸颊一把:“不,你很有用,最起码让人看着就能高兴起来,而不是【国色芳华】看着就想哭。”

    戚玉珠意识到程媚娘这话是【国色芳华】讽刺自己的妆容,脸色越发委屈难看,差点就没立时站起来转身就走。还是【国色芳华】旁边一个女好心地拉住她,和她说了几句悄悄话,她的脸色方才又稍微好看了些。

    牡丹不知这程媚娘是【国色芳华】何许人,为何还不曾见到自己的庄就说出这种话来,也不知程媚娘为何事事针对戚玉珠。但她不会因为程媚娘这样一说,就抱了大希望,认为人到时真的会去包自家的园。但她还是【国色芳华】试探着邀请众人:“既然如此,等到园建好以后,诸位若是【国色芳华】有空,我再请诸位去游玩。”

    这回众人都没有表示反对,纷纷道:“你不晓得我们住哪里,到时候让雪娘来通知我们。若是【国色芳华】有空,定然要来的。”

    雪娘突然想起为什么带了这些人来寻牡丹,拉着牡丹的袖直晃:“何姐姐,说芙蕖衣香呢,你快说说看,是【国色芳华】怎么弄的?你不是【国色芳华】说另外还有几种法么?一并说给我们大家听听。”她贴在牡丹耳边轻声道:“上次你给我那香以后,就再也没人敢笑话我啦,今日你务必要让她们开开眼界!啊,你今天身上的又是【国色芳华】梅花香,怪好闻的,你这配方和她们说,只和我一个人说,让我和她们讲,显摆显摆,好不?”

    牡丹听她说得可爱,笑着应了,伏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戚玉珠低咳一声,道:“雪娘你好不懂事,何姐姐家中就是【国色芳华】开香料铺的,这些香想来都是【国色芳华】密不外传的香方,是【国色芳华】要留着卖钱的,怎会轻易就和我们说了?你快别强人所难啦。”

    利用共同的爱好拉近彼此的距,这是【国色芳华】一个屡试不爽的办法,牡丹道:“玉珠妹妹不必担忧,我们家虽然开香料铺,却不曾卖成香。我之所以知道点制香的法,实是【国色芳华】因为我二哥喜欢。我所知晓的不多,不过倒是【国色芳华】可以和诸位互相交换一下。要是【国色芳华】各位觉得我说的方还好,去我家的铺里时,还可以问问我二哥,他知道的更多更好更妙。”

    吴十九娘率先道:“我有个宫中传出来的香方,也可以说给大家听听。”

    牡丹便笑着将那芙蕖衣香的法说了:“丁香一两,檀香一两,甘松一两,零陵香半两,牡丹皮半两;茴香二分,微微炒制。全数研成粉末,再加入少许麝香,研磨均匀,用薄纸蘸取,用新帕包裹贴身放着。也可以再加一点点龙脑香,切忌不能用火烘焙。越出汗越香,最适合热天用。”

    吴十九娘道:“我的这个,却是【国色芳华】已经薨逝的宁王妃教我的。沉香二两切碎,用绢袋盛着,再将绢袋悬空挂在铫中,加蜂蜜水浸泡,用慢火煮一日;再用檀香二两,用清茶浸泡一夜,炒炙,直至去除檀香气味;龙脑二钱,麝香二钱,甲香一钱,马牙硝一钱,研磨成细粉,加入炼蜜,调和均匀,窖藏月余,取出再加龙脑麝香搓成丸,用寻常的方法焚熏即可。”

    雪娘清了清嗓,得意地将才从牡丹那里得到的梅萼衣香说给众人听:“丁香二钱,零陵香、檀香各一钱,茴香五分微微炒制,木香五分,甘松、白芷各一钱半,龙脑、麝香各少许,全都切碎。选晴明无风雪之日含苞待放的梅花,傍晚时用丝线系住不许它开,第二日日出之前连着梅蒂一起摘下来。和前面的香料一起搅拌、阴干,随身携带。旖旎可爱得很!”

    另外几个女也不甘示弱地说了几个方,但因为寻常,大家都不甚在意。戚玉珠见势头不好,风头都给她二人夺去了,忙将裴夫人秘藏的一个养颜鹿角霜方说出来:“用鹿角霜二两、穹藭、细辛、白蔹、白术、白附、去心的天门冬、白芷、杏仁各一两研磨为末,与牛乳调和,放在银锅内慢火熬成膏,夜里睡前抹上一层,第二日清早洗净,可以美白细肤,效果好得很。”

    程媚娘笑道:“都是【国色芳华】雅人,只是【国色芳华】我记不得,不如等我问人要了笔墨记下来。稍后大家人手一份,不是【国色芳华】更好?”也不问其他人的意思,直接就叫随侍的丫鬟去问李满娘家的管事要了笔墨来,当众铺开蜀纸,洋洋洒洒地写起来。

    牡丹见了她的字不由微微一笑,原来这程媚娘却是【国色芳华】为了间接地向大家展示自己的一手好字。戚玉珠,心里爱慕李荇,视所有女人为敌人,适当地激发了别人的表现欲;雪娘天真可爱,父亲的官职又高,能够很好的调节气氛;吴十九娘,出身不凡,轻轻就表现出了自己的风雅,以及与宁王府元妃的情谊,不能轻易撼动;程媚娘,敢说敢做,也另有才能。崔夫人替李荇挑选的这些候选儿媳妇,果然个个都各有各的长处和优势,实在不容小觑。不过在她看来,崔夫人应该更属意吴十九娘才对。

    那么,众贵女比拼才艺是【国色芳华】为的突出自己,博得一门好姻缘;而她呢,就不过是【国色芳华】纯粹浑水摸鱼,趁机混个脸熟,将来好做生意。这么一想,简直是【国色芳华】各取所需,双赢!所以牡丹对每个人的长处和优点,都是【国色芳华】抱着真诚的态去欣赏,力称赞的。故而大家对她的态虽然说不上十分亲热,却也不错。都表示有空的时候,愿意去何家的香料铺里看看,还直接表示让牡丹新园落成,一定约了她们去看。

    唯有知道李荇对牡丹有意的戚玉珠,一阵一阵的气苦,觉得牡丹实在是【国色芳华】过分了,自此对牡丹带上了十二分的看法。

    待到崔夫人听到消息反馈,知晓牡丹竟然和这些人推销起了何家的香料和她那个还没开张的牡丹园时,不由气道:“这孩,竟是【国色芳华】不放过任何可以赚钱的机会,也不想想,要是【国色芳华】人家回去以后,和家里人说起来,咱家的亲戚就只知道做生意,那可怎么好。”说完吩咐人去将众人请出来入席,结束这种尴尬的场面。

    两方人的座次是【国色芳华】分开的,各不相扰。唯有雪娘得了窦夫人的允许,八爪鱼一样地贴着牡丹,和牡丹坐在一起,咬着牡丹的耳朵轻声道:“你可知道这些人今日是【国色芳华】来做什么的?”

    牡丹摇了摇头。

    雪娘低声道:“我和你说,她们其实是【国色芳华】听说圣上有意让宁王去做尚书省左仆射,而你家表哥有可能得到一个好职位,所以才来的。你明白了吧?”

    这相当于一个信号,宁王前途无量,连带着李家也要飞黄腾达了,所以才会有了清河吴氏的女出现。牡丹点点头,笑看了雪娘一眼,难道说窦夫人也有这个意图?

    雪娘见她笑看着自己,不由恼羞成:“不许你这样笑!我才不是【国色芳华】为了这个来的。我是【国色芳华】因为我娘和李夫人交好,所以才来的。我要是【国色芳华】有那个心思,还不着她们那般去讨好主人家?还陪着你在这里说闲话?”

    牡丹见她脸都红了,赶紧认错:“是【国色芳华】,是【国色芳华】我笑错了,我不笑就是【国色芳华】了。”说完果真板起了脸。

    雪娘忍不住又笑了,伸手去拉她的脸颊:“难看死了!”

    二人笑了一歇,雪娘轻轻靠在牡丹的肩膀上,低声道:“何姐姐,你不知道我,除非是【国色芳华】那个人,我才有心思和她们一样的去讨好人,不然我是【国色芳华】不耐烦的。”

    牡丹笑了一笑:“既然不喜欢,自然是【国色芳华】做什么都不情愿的。”同样的,假如人家不喜欢她,无论她怎么做都是【国色芳华】错,甚至存在呼吸都是【国色芳华】错。

    雪娘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可是【国色芳华】,有些人,就算是【国色芳华】你心甘恰竟蓟块愿想为他做点什么,哪怕就是【国色芳华】想多看一眼,也都没机会的。”

    牡丹捏了捏她的脸:“说得这样沉重,小丫头有心事了?”

    雪娘不语,抬手将面前的雨露春酒一饮而尽,回头看着牡丹讨好地绽放出一个笑容来:“何姐姐,明日我和你一起去你庄玩可好?”

    牡丹道:“明日我不去庄里,过段时间我要种花种,那时会到那里去住段时间,到时候再喊你好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奉打更人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绝世唐门  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