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笔趣阁设为首页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国色芳华 > 九十三章 未雨绸缪
    ?、、、、、、、、、、    张五郎?量了一番自己这身装扮,衣裙也就不说了,但头发就是【国色芳华】个马尾,和人在一起还好,见外人是【国色芳华】万万不能的。少不得就在岑夫人房里取了梳,将头发绾了个简单的发髻,随手插了根素银簪,由何志忠陪着出去见张五郎。

    张五郎坐在何家的中堂里,捧着茶瓯,大大方方地打量着四周的装饰。他还是【国色芳华】第一次来何家,何家的装饰没他和他那群弟兄们背地里猜测的那么华丽惹眼,到处都是【国色芳华】金啊银的,但他是【国色芳华】个认得东西的,晓得这些半旧家具其实都是【国色芳华】好东西,而那座糖结奇楠香堆砌雕琢而成的香山更是【国色芳华】稀罕之物。

    四郎和大郎陪坐在他身边,见他打量那座香山,便热情地和他讲起一些出海买香料时的旧事和一些稀奇的香料来。张五郎虽然经常在四郎的铺里混,对这些香料还算熟悉,然而说到细微之处却不是【国色芳华】很听得懂,但他愿意,所以人交谈得很热烈。

    直到牡丹跟着何志忠进了中堂,几人方止住交谈,张五郎快速扫了心心念的人一眼,正儿八经地上前给何志忠行礼问好,又要朝牡丹抱拳问好,何志忠一把扶住他,哈哈笑道:“莫要客气,贤侄快坐下说话。”

    牡丹倒是【国色芳华】向他福了一福,笑着喊了一声:“张五哥。”

    张五郎见她一笑,觉得面前仿佛突然开了一朵牡丹花,怎么都看不够,他什么都顾不上,先使劲看了牡丹一眼方收回目光,很正人君很严肃地应了一声。

    分宾主坐下后,四郎笑道:“今日丹娘去我铺里,让我派伙计去各个寺院和道观里打听牡丹花的事情,后来伙计们回来禀告,无一例外的,都说是【国色芳华】那些好种今年秋天的接头都被人高价定下了。问也问不出什么缘由来,倒是【国色芳华】五郎这里听说此事,让他的朋友兄弟们去想办法,才打听到了点有用的情况。”

    张五郎眼看着牡丹一双如同秋水一般的美目朝自己看过来,心里先颤了一颤,使劲清清嗓方严肃认真地道:“正是【国色芳华】。说来也巧,我手下一个兄弟,平时与布政坊善果寺的一个和尚来往较密,他昨日去善果寺寻那和尚玩儿时,恰好到有人出高价买那些牡丹接头,还提到丹娘的名字。”

    说到此,他正大光明地看了牡丹一眼,“丹娘前些日总去道观和寺院里买牡丹的接头,已经是【国色芳华】在这些道观和寺院中传开了。我那兄弟就是【国色芳华】听那人提起了你的名字,方才注意到的,又特意跟着他走了一趟,结果发现那人去了好多个道观和寺院,都是【国色芳华】高价买人家名贵种的接头。”

    牡丹皱眉道:“五哥可知道是【国色芳华】个什么人?他怎么说?”

    张五郎略微有些得意地道:“我那兄弟当时觉得奇怪,便跟着他走了一趟,才知晓他住在光化门外,姓曹名万荣,有个牡丹园,每年春天总要在牡丹花上赚好一笔恰竟蓟慨财。他当时和身边的人说,不能叫何家的牡丹把好种全都买了去,不然以后她再建起那个园来,岂不是【国色芳华】叫人没活了?”

    牡丹听说是【国色芳华】曹万荣,不由得松了口气:“原来是【国色芳华】他。”她还以为这事儿和她的芳园那件事是【国色芳华】有关联的呢,想着是【国色芳华】个什么严重事件,是【国色芳华】个厉害扎手的人物,但既然是【国色芳华】曹万荣,那不管他是【国色芳华】只了与她抢购这牡丹接头还是【国色芳华】两件事都与他有关,那他都没什么可怕的。

    张五郎义愤填膺地挽了一把袖,道:“丹娘从前得罪过他么?他这分明就是【国色芳华】故意和你作对!一个大老爷儿们,怎么能和娇娇滴滴的小娘们争这个呢?简直不是【国色芳华】男人!待我去好生收拾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来?”

    牡丹笑道:“先谢过张五哥了。但说起来,同行相忌,这也正常。他既然赶在我前面去买,又是【国色芳华】出的高价,不偷不抢,原也没什么错处。”

    张五郎暗想,是【国色芳华】了,牡丹大概是【国色芳华】不欢人家随便就动粗的,自己这个提议真是【国色芳华】糟糕透了。不由微微红了脸,坐在一旁转着茶瓯玩。

    大郎皱眉道:“我只奇怪,曹万荣怎会知晓丹娘要建园?还没建起园,只是【国色芳华】买花他就知道丹娘建园就是【国色芳华】要抢他的饭碗了?这人未免也精明过头了。”

    牡丹道:“大哥没见过那人。那人的确是【国色芳华】很精明的,他当初就想和我抢买一株牡丹来着,后来不知怎地就打听到了我是【国色芳华】谁。那日我和五哥五嫂一起去他的园里看牡丹,刚好遇到了他,他就般套近乎,想要我卖花给他。我没答应,他又说换,可当时五嫂身不舒服,我们急着回家,我就和他说改日,结果他差点没翻脸。

    我这些日总往寺院和道观里跑,到处打听这好种,付钱预定接头,他做这行的,总是【国色芳华】随时关注着这些消息,怎能不引起他的注意?再加上我们家本就是【国色芳华】做生意的,两下里一联想,也能猜着我大概就是【国色芳华】要建牡丹园的。他既然有心在这上面有所建树,自然是【国色芳华】要的。”

    何志忠原来曾听牡丹提过曹万荣抢买牡丹之事,印象其深刻,便道:“这也正常,咱们做生意的,谁不是【国色芳华】这样?只是【国色芳华】此人性似不好,丹娘以后出门要小心一些才是【国色芳华】。”又叫牡丹给张五郎行礼道谢,然后回头望着张五郎一笑:“五郎留下用饭如何?我们几个喝一杯。”

    张五郎恋恋不舍地强迫自己将目光从牡丹的背影上收回来,笑道:“叨扰伯父了。”

    何志忠一笑:“客气什么?”命人去整治酒席,邀了张五郎入席,问他:“前不久听说你开了个米铺,如今生意怎样了?”

    张五郎红了脸,呐呐地道:“五郎不是【国色芳华】做生意的料,已然是【国色芳华】关张了。”

    何志忠“哦”了一声,晓得他大概又是【国色芳华】重操旧业了,便捋捋胡,道:“五郎若是【国色芳华】想建功立业,不如去从军。”说到此,斜睨了张五郎一眼,见他虽没有反感的意思,但明显也没什么兴趣,便道:“又或者,你是【国色芳华】有什么打算?”

    张五郎手心里冒出一层薄薄的冷汗来,张口就来:“我还在想到底什么好做。”他这些日就带着兄弟们去各处场给人家稳场抽成,也试着养斗鸡,日过得自在多了,油水也足。只是【国色芳华】总想看看牡丹,不然真是【国色芳华】好过。

    何志忠便也不再追问,只道:“其实做生意,初入行的人还是【国色芳华】需要引人的。”

    张五郎一听这话,似有些意思在里面,立刻抬眼看着何志忠,何志忠不避不让,坦然举杯笑道:“你也知道,丹娘生成这样,偏又闲不住,总想做点事情。我们也不能随时跟着她,五郎认得的侠士多,还要拜你多多费心,四处打声招呼,休要让她被人欺负了去。我和大郎他们都是【国色芳华】万分感激你的。”

    张五郎咽了一口口水,皱眉想了片刻,起身道:“伯父放心,我和四郎交好多年,丹娘就像是【国色芳华】我亲妹妹一样的,我一定会尽力照顾好她的。至于做生意……”他沉默片刻,“我想我不是【国色芳华】那块材料。不过我总能养活妻儿老小。”

    何志忠有些讶异他拒绝了自己的好意,但见他的神色明显有些不高兴,想到自己的意思他大约明白了,便略过这个话题,说些其他事。四郎适时与大郎一起上前去敬张五郎,称兄道弟一番,将张五郎喝得又高兴了,方才使人送了他回去。

    大郎问何志忠:“爹爹是【国色芳华】想引他入海么?”

    何志忠淡淡地道:“他这种人是【国色芳华】得罪不得的,他帮了丹娘两次,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也还会再帮上咱家的忙。他想要的我给不了他,唯有赚钱这一样,反正那船上不多他一人。他要是【国色芳华】有那个胆,我就敢带他出海,若是【国色芳华】他运气好,赚到钱,那也是【国色芳华】他该得的。偏他还有志气得很,不肯跟我去呢。”

    四郎送张五郎回来,闻言看向何志忠:“爹爹是【国色芳华】说张五郎吧?”

    何志忠叹气道:“他几次看牡丹那眼神,我早就看出来了。但我的丹娘,是【国色芳华】舍不得给他的,丹娘只怕也不会愿意。”也没个正当职业,日日就和那些人一起混,横行坊市,恶名在外。这样的人,是【国色芳华】父母的都不会舍得将独生宝贝女儿给他。

    四郎笑道:“他不是【国色芳华】没眼色的人,只是【国色芳华】胆大又直率了些,可也没做什么过失礼的事。而且他不是【国色芳华】也从没提过么?我看今晚他也懂得您的意思了,不会乱来的。”

    何志忠道:“他性的确还率真直爽,但他不适合丹娘。红颜易老啊。”养女儿的父母,真是【国色芳华】痛苦,女儿没人盯着吧,觉得担忧;被不合适的人盯着,又或者是【国色芳华】盯着的人多了,更是【国色芳华】担忧。

    牡丹自是【国色芳华】不知道何志忠又在前面替她办了件事,好生休息了一夜之后,起个大早就让封大娘和雨荷跟着,叫两个孔武有力的家丁拿了礼,按着那张纸写的内容去拜访芳园的邻居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第一序列  剑来  圣墟  半仙